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

第4章 这男人有毛病吗

见此,唐欢欢唇角微微一扬,转眸,却被那阴冷的目光吓了一跳。特么的,这男人有毛病吗,有好戏不看,看她干嘛?

唐欢欢佯装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低头怯怯的咬着手指,“守宫砂是什么,能吃吗?”

绿绣上前轻抚着她的背,故意解释道:“小姐又忘了吗,奴婢不是跟您说过,守宫砂是女子的贞洁,小姐有没有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红点,那就是守宫砂。”

唐欢欢愣愣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扭头看了看衣袖尽烂的唐梦之,“姐姐手臂上没有红点,是不是就说明她没有贞洁,她不是好孩子。”

“小姐,这事羞的很,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总之女子出嫁之前是不能没有守宫砂的。”

这打脸的话被这主仆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说,唐梦之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委屈的看向宫楚,而宫楚却是拧着眉,示意警告她不要乱言。

他与唐欢欢的婚事是先皇在世时亲自指腹为婚,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他无法悔婚的理由,本想着毁了她的清白,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求退婚,可是谁知,事情竟变得如此荒谬。

这两个人分明全都中了媚毒,但是何原因让他们就这样无药而愈,唐欢欢如今仍是处子,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虽然眼下已经证实唐家不是处子的人是唐梦之,但宫洺的视线却始终凝着唐欢欢,他要找的那个女人言语轻浮,行事不羁,帮他穿个衣服,竟然连里衣和外衣都没分出来,她的性子与唐梦之相差甚远,所以他并不认为那个女人是她。

微眯的眼底尽是探究,宫洺缓步上前,剑眉紧蹙,俊朗的脸上不带一丝笑意,唐欢欢见他走来,怯懦的朝绿绣身后躲了躲。

“那衣纱上的血迹是哪来的?”宫洺脚步停驻在绿绣身前,见唐欢欢躲开,便看向绿绣问道。

然而这话倒是问住了绿绣,她也不知道那血是哪来的,正在她想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一只缠满白布的手,从绿绣身侧伸了出来,“痛。”

看着那纤细如笋的指尖,宫洺顿时吼头一紧,不由的让他想到之前在黑屋时那两只小手的触感。为了证实刚刚跟他亲密过的人不是这个傻子,他大手一伸一把扯开她手上的缠布。

细小的手掌之上一道极深的伤口,看着那即将干涸的血迹,宫洺轻轻蹙了下眉。伤口上并未涂过任何药,而这缠伤口的布也像是从衣服上剪下来的,想来,这痴儿定是不受唐家人的重视,但若是她,她会任由他们这般对待吗?不由的,宫洺自嘲一笑。

唐欢欢站在绿绣身后缓缓抬眸,看着宫洺那略显失望的脸,粉嫩的唇瓣轻轻一挑。想找她?哼,除非她自己愿意承认,否则他这辈子也不会知道她是谁。

……

“呜呜,娘,我不是有意的,我是真的喜欢四皇子,四皇子说过他会娶我,只要唐欢欢不在,他就会娶我的,呜呜呜!”

唐梦之跪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陈氏更是气的快要断气,唐梦之见自己的母亲一直不说话,便跪着爬到老太太面前,伏在她的腿上,哭着说:“祖母,您最疼之儿,之儿求您了,之儿真的不能没有四皇子,求祖母为之儿做主”

老太太皱着眉,本是气恼,但见她这般又实则不忍,“你简直是胡闹,你一个未出阁的丫头,怎可轻易做出这样的事?欢欢与四皇子的婚约是先皇定下的,岂能轻易改变?你这样随便就把自己的身子交出去,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四皇子不能娶你,你该怎么办?”

唐梦之哭声愈发渐大,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老太太见此甚是心疼。

平日里,唐梦之最得老太太欢心,如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也不能眼看着她受委屈而不管,思虑半晌,老太太叹了口气,道:“罢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好将欢欢送走,反正她是个痴儿,四皇子对她也不甚喜爱,就随便找个理由把她送去聊城,我们唐家在那边也有座宅子,虽已荒废多年,但好歹也是个落脚的地,之儿的事就等欢欢离开之后再做定夺吧!”

两日后,通往城外的马车上,唐欢欢悠哉而靠,阖眸而息,对即将离开之事一点都不在意,反而绿绣对此却是诸多不满,她看着唐欢欢这般,心里甚是急切。

眼看着就要出城门了,绿绣实在是忍不住了,“小姐,难道咱们真的要这样离开吗?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二小姐,为何离开的人会是您呢,老太太摆明就是想要偏袒二小姐,小姐您就不会觉得委屈吗?”

唐欢欢靠着车壁,眼未睁,淡淡开口,“有什么好委屈的?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个家里的人,更不喜欢那什么狗屁四皇子,与其留在这被他们算计来算计去,我宁愿自立门户,跟他们老死不相往来。”

这话说来倒是也没错,绿绣垂头半晌,低声喃哝:“小姐都要离开了,也不知道少爷得没得到消息,这一别还不知要多久,老太太也太狠心了,好歹也要让你们兄妹再见上一面啊!”

轻阖的眸子缓缓张开,唐欢欢看着那垂头失落的绿绣,疑惑开口:“你刚刚说,我还有个哥哥?”

绿绣轻轻点了点头,“嗯,小姐不记得了吗,无辛少爷是小姐的同胞哥哥,他也是整个唐家最疼小姐的人,虽然少爷常年在外练兵很少回来,但是他每次回来都会来陪着小姐,而且还会将那些欺负过小姐的人狠狠的处罚一顿。”

“哦。”沉默了一下,唐欢欢撇着嘴淡淡的挤出一个字,随后再次闭眸欲睡。

这话听着倒是感人,可是对于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哥哥,唐欢欢实在是感动不起来,反正她这一走,以后还能不能见面都难说,她也没必要浪费精力去感动。

不知走了多久,唐欢欢早已昏昏欲睡,就连绿绣也犯困靠上了车壁,突然,一声嘶鸣,马车急速停下,唐欢欢眼眸倏张,眼底瞬间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