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

第6章 两个小家伙

见此,宫洺微微蹙了下眉,伸手想要拭掉女孩脸上的泪,却不料被男孩一把挥开,“不许你碰我妹妹。”

宫洺本就没跟小孩打过交道,可这一碰就是俩,而且这俩一个软一个凶,当真是不好对付。

“你妹妹哭了,你看不到吗?”

男孩一脸的严谨,两条细眉紧紧的拧在一起,面对宫洺他似乎有些厌烦,“不用你管,总之你离我妹妹远一点。”说罢,转身便拉着女孩跑开了。

宫洺蹲在原地,看着那两个渐渐消失在人潮中的矮小身影,喃喃道:“这么小的孩子竟会自己在街上,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想的。”

见那两个小人儿已经不见,南影站在宫洺身后劝道:“王爷,您就别管他们的父母了,您已经奔波了多日,实在是该休息了。”

闻言,宫洺一声轻叹,点了点头,“也罢,我们回去吧!”

……

“唐雨茗,你又偷东西,当心我回去告诉娘。”男孩将女孩拉到一个没人的小弄堂里,手一甩,冷声呵斥。

唐雨茗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抿着小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灰蓝色的荷包,小手拖着那荷包掂了掂,抬头看着男孩笑呵呵的说:“这些钱够去花苑楼吃一顿了,唐思瑞,我请你,去不去?”

唐思瑞一脸正色,头一扭,冷哼道:“不去,我才不要用你偷来的钱呢!”

唐雨茗将荷包往怀里一塞,歪着小脑袋,很是不在意的说:“做大事需不拘小节,像你这样扭扭捏捏,一点都不像男人。”

唐思瑞闻言顿时不服,“你说谁不是男人?你别忘了,上次你被娘处罚,可是我救的你。”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唐雨茗可不记得,她头一扭转身就走,那傲然的姿态哪里还能看出一点软糯可怜?

唐思瑞见此气的直跳脚,“唐雨茗,你给我站住,你去哪?”说着,那急切的脚步便不可抑制的追了上去……

——

拂柳六月,虫嘶鸣,风微过,午时的阳光极度灼热,荷塘旁一座玉砌的白亭下,一女子身着嫣红箩纱躺靠在竹椅之上,轻薄的箩纱掩盖不住那傲人的玲珑,微晃的躺椅带动衣摆微微飘荡,轻搭在小腹之上的手,白如荑,嫩如笋,细弱的指尖更是透着种种的娇柔。

不远处,两个矮小的身影躲躲藏藏,见躺椅上的人似乎睡着了,两人这才放宽了心,转身欲走,却闻躺椅上的人开口了……

“每人说十种蛊名,不可重复,说对了便饶了你们。”

闻言,两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一眼,随后怯怯的挪动脚步,转身来到亭内。

唐雨茗一身锻萝紫纱,那不菲的料子就与这纯玉凉亭一般,她刚要开口,就被身侧的唐思瑞伸手拉了一下,并且朝她摇了摇头。

唐思瑞看向躺椅上的人,稚嫩的小脸上一片清淡傲然,“娘亲,我们各说十个您就饶了我们,那若是我们各说二十个,您带我们出去玩可好?”

一听这话,唐雨茗嘴角一扬,看着自己的哥哥扬了扬眉,好似在赞赏他这个好主意。

“好,说吧!”淡淡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唯有那慵懒的成分明显的夹杂在其中。

闻言,唐思瑞嘴角一扯,一股得逞的笑意浮现在他的眼底,唇轻启,声声铿锵,“滚蛊,金蛊,银蛊……”

唐思瑞说完了,唐雨茗可怜巴巴的眨着大眼咬了咬嘴唇,那乖巧又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然而,那躺椅上的人却对此不予理会,她眼未睁慵懒而道:“唐雨茗,不要装可怜,唐思瑞说完了,该你了。”

唐雨茗弩着小嘴,好似在埋怨自己的娘亲不知道心疼她这可怜的宝宝,开口,柔柔糯糯的声音就像是发软的面团,听得人好生舒服。

“皖螂蛊,挑生蛊,石头蛊,……”

话音落,躺椅上的人红唇轻轻勾勒弯起,如翼般的羽睫一抖,那隐藏的黑眸便显现而出。

“为什么逃课?”

唐欢欢侧目看着站在身侧的两个小鬼,慵懒的神色稍稍带着那么一丝严厉。

“因为先生的课太无聊,那些东西我们早就会了。”唐思瑞一脸的正色严谨。

“娘,茗儿不想去上课。”唐雨茗嘟着小嘴,柔糯的声音明显带有撒娇的成分。

唐欢欢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将他们两个往自己面前拽了拽,“茗儿,瑞儿,娘让你们两个去上学,并不是真的想让你们去学什么,娘知道你们两个聪明,但是聪明的孩子更要懂得如何交朋友,你们说说,这么久了,你们交了几个朋友?”

闻言,唐雨茗抿着小嘴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这样的难题她可不想参与。

“娘亲,学堂里的那些全都是小孩子,我不想跟他们交朋友,而且,我和茗儿也是有朋友的。”

看着唐思瑞一脸严肃的样子,唐欢欢不以为意的轻笑一声,“是,你们有朋友,而且你们的朋友能耐还大着呢,一窟岭的三大恶人是你们的朋友,举世闻名的采花大盗梅兰也是你们的朋友,还有一些天南海北,说不上名字的怪人全都是你们的朋友,请问两位小鬼,在你们的朋友当中,有没有哪位是正道上的?有没有哪位年纪稍微小一点的?”

唐思瑞闻言面色一正,反驳道:“朋友不分正邪,更不分大小,瑞儿的这些朋友全部都是生死之交,可以救我于水火,娘亲这般区分,是对他们的不公,更是贬低了孩儿。”

见他这般正色的与她争辩,唐欢欢不以为意的挑了下眉,而后再次懒懒的倒回竹椅之上,哼哼着说:“你别误会啊,我可没对你的那些朋友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想让你们交一些正常点的朋友,你们两个小朋友年岁加起来还不够十根手指头,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交一些跟你们年纪相当的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