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

第7章 敲诈

唐雨茗眨了眨那双大眼,而后拉着唐欢欢的手晃了晃,“娘亲,我们有正道上的朋友,公子苏就是我们正道上的朋友啊。”

唐欢欢撇了撇嘴,伸手在唐雨茗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胡说,那苏子辰明明就是我的朋友,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若是认真说起来,你们还应该叫他一声师傅。算了,既然你们不想上学,明日我就传书给苏子辰,让他将你们带去琳琅阁,送给苏公亲自管教。”

琳琅阁,江湖第一阁,苏公乃琳琅阁阁主,而苏子辰是苏公之子,也就是少阁主,江湖习惯称他为公子苏。

四年前,唐欢欢怀胎八月,却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老阁主一命,至此之后琳琅阁便视她为恩人,江湖人素来讲究情谊,苏子辰也是在那时便已结识,唐欢欢虽为女子,但那随意不羁的性子更是与他们这些江湖人一拍即合,直到后来她诞下这一儿一女,老阁主更是将这两个孩子当亲孙般对待。

老阁主虽疼爱这两个孩子,但身为阁主他亦不能失了风范,一贯的严厉迫使这两个小家伙见到他就害怕。

唐思瑞听闻要将他们送去给苏公管教,小脸顿时吓的一抖,可是他又不想服软,所以只好端着。

唐雨茗撒娇似的往唐欢欢怀疑一扑,小脑袋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娘亲,苏公年岁大了,您就别折腾他老人家了,还是叫公子苏来吧,茗儿想他了。”

话说,这小丫头撒起娇来简直是让人抵挡不住,不知道她是打哪学的,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好用。

唐欢欢扭头看了看还在绷着脸强装淡定的唐思瑞,半晌,就见他小嘴不情愿的一噘,哼哼着说:“瑞儿也想苏子辰了。”

噗嗤一声,唐欢欢没憋住笑,这两个孩子虽然都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但这性子差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想要听这小子的一句软话,在唐欢欢看来那可是比登天还难,可是眼下他这般,还真是让她有征服了这小子的快感。

“好啦,不逗你们了,前几日收到了苏子辰的书信,算算时日他这两日也该到了,到时候你们就好好的解一解你们的相思之苦吧!”

翌日,城南山脚一座独门大院,木栅而围,房屋以竹草而砌,从外而望看似简陋无比,但内里却以红纱为帐,地面玉石而砌,两架铁摇拂扇下各是一块晶莹的清冰,至外走进甚是清凉。

不知何时起,江湖上出了一位有名的毒医,人称妙毒仙,短短几年时间竟是名声赫赫,传言,妙毒仙可杀人,亦可救人,凡是进入‘妙草间’的人,只要不是死了一年半载的,她都可以给救活,当然,前提是她见到钱才肯救。

“主子,就是这了。”

宫洺轻轻点头,提步走进,南影欲随,然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清淡的慵懒,“看病的进来,没病的再外面等着。”

闻言,南影抬起的脚慢慢落回原地,宫洺看了一眼轻纱之后那若隐若现的身影,而后朝着南影淡淡道:“罢了,你在外面等吧!”

“可是主子……”若是平常,他在外面等到也没什么,可是眼下他这身子,万一出了点什么状况,谁能负责?

“放心,我不吃人,况且还是个有病的人!”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后就见一抹曼妙的身姿越过层层红纱款款而来。

脚步驻在仅剩的一层轻纱之后,薄纱欲穿,几乎遮挡不住她的任何姿态,一身红衣穿出了少有的妖娆,墨发如瀑,肆意而散,只是那掩面的红纱遮住了她最重要的部分。

宫洺微微侧首看向南影,“去吧,在外面守着就好。”

“是。”南影不情愿的离开,离开之前,还探头看了一眼红纱之后的人。

纤细的指尖轻轻的探着宫洺的手腕,看着那尖细如笋的手,宫洺不由的有些出神。

许久,唐欢欢指尖轻抬,敛回玉手搭于膝上,半晌,她似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纱帐之外的人。中毒这么深,若是常人早就被抬进来了,可是他却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这样的人她还真是头一次见。

两道视线隔着轻纱相撞,唐欢欢心底猛地一怔,看着那阴沉而俊朗的面庞,让她不禁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五年了,那张脸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本以为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可谁能想到他居然自己找上门了?

“神医?”见她发愣不语,宫洺出声轻唤。

唐欢欢回了回神,再次看了看他那张面瘫脸,不时,面纱下的红唇轻轻一扯,目光逐渐变的狡黠,“你体内的毒我可以解,但因你中毒过深,且又用内力压迫了太久,解起来可能有些麻烦,所以这价钱……”

“多少?”宫洺废话不多,直戳重点。

唐欢欢秀眉一扬,满眼笑意,“不多,你这毒需解十日,每日万两便可。”

这位毒医爱财之事宫洺早有耳闻,所以在来之前他已准备好了足够的银票,宫洺叫来南影,南影掏出十万两银票从轻纱下递进,然而里面的人却丝毫没有伸手去接的打算。

一声悦耳的轻笑,唐欢欢抬眸看了宫洺一眼,“公子可能误会了,我说的万两,不是白银,而是黄金。”

那肆意而笑的双眸令宫洺心头一颤,他手一伸,想要去掀眼前的红纱,可是在他碰到红纱的同时,里面的人也及时的伸手将他拦下。

“在我妙草阁,就要守我妙毒仙的规矩,轻纱不可掀,银两不可少,若有异议,慢走不送。”

一听这话,本是跪坐在地上的南影顿时坐不住了,他窜起来恼道:“什么妙毒仙,我看你就是个江湖骗子,什么轻纱不可掀银子不可少,你当你是谁啊?不过是解个毒,你居然要十万两黄金,你这跟敲诈有什么区别?你信不信我到官府告你?”

“南影,住嘴。”宫洺淡淡一声,不似呵斥,但好像比呵斥还要管用。

听闻南影的一番话,唐欢欢不但没恼,反而笑了,“我是不是江湖骗子,我相信你们心里清楚,如若不然,你们也不会找到这里不是?我妙毒仙开价向来没有低的,难道你们来之前没有打听好?还是说,你们以为那只是江湖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