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

第9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因为孩子的关系,唐欢欢虽诊病救人,但却从未有过留宿在外之事,如今她七日未归,这话当真是不能令人信服。

因宫洺中毒颇深,若是按正常的方式来解,少说也要半月之余,但是唐欢欢没有办法在他的窥探之下帮他解毒,所以只能在他昏迷的这几天完成所有的事,然而这种种缘由,她却无从述说。

动了动手腕,却没有挣脱开苏子辰钳制着她的手,唐欢欢眼一垂,淡淡道:“放手,不然我就让你睡上十日。”

闻言,苏子辰倏地将手收回,嘴角一抽,不满却又不敢言。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绿绣带着两个丫头端着大大小小的碗盘走了进来,“小姐,您醒了?”

绿绣朝着唐雨茗和唐思瑞招了招手,“小少爷,小小姐,过来吃饭了。”

房内上等的紫檀香,仅在一瞬间就被饭菜之气所掩盖,唐欢欢拧了拧眉,“我的房间何时变成饭厅了?”

绿绣闻言笑了笑说:“谁叫小姐多日不归,小少爷和小小姐说,他们要在这看着您,免得您再走了。”

唐欢欢奇怪的看了一眼两个小鬼,平日里也没见他们有多粘她,如今她不过是几日未回,他们竟变成了寸步不离,一直以为他们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现在看来,倒是也没差多少。

宫洺两日前就已经醒来,只因身子虚,直到今日才能下地走动。

一身墨袍与那白玉地面形成极大的反差,白玉微凉,实则令人沁心,不得不说,这个毒医倒是个懂得享受的。

宫洺闲来无事顺着那药柜一一打量,一排排的白色瓷瓶,或大或小整齐排列,然而却有一块突兀的石佩很是不符的混在那些药瓶之间。他顺手拿起,眉心却不由的一抖,通关碟佩,这个只有朝中大将才有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私自碰别人的东西很没有礼貌吗?”

宫洺闻声寻去,就见一身红装的唐欢欢缓缓走来,他转身看向她问:“你怎么会有这碟佩?”

红袖轻抬,微凉的玉指在夺过石佩之时,不经意的轻触了一下宫洺的手,“我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感应着手上遗留的触感,宫洺不由的想要探究她红纱下的面容,唐欢欢眼未抬,侧身而去,走到轻纱后坐于地塌之上,“公子是想让我站着给你诊脉吗?”

闻言,宫洺隔账而坐,袖袍轻撩,手腕搭在了脉枕之上。清凉的指尖在他手腕上轻跳,许久,唐欢欢好似闲聊般的问:“公子可有将钱准备好?”

“南影已去取银票,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冷沉如冰的声调竟是五年都没有改变,唐欢欢眼皮轻抬,隔着纱帐睨了他一眼,收回手,悠声道:“如此甚好,如今公子的毒也解的差不多了,只要今日再施一针,往后五日,服药便可。”

妙草阁外,苏子辰一声白衣而立,唐欢欢的离开,让他更加想知道那个在她眼里重于他的病人到底是何人,举步走进,却见那本该就诊的位子并无一人,穿过层层胭红纱帐,苏子辰在软榻之上看到了两抹身影。

看着那赤着上身的男人,苏子辰眉心不由的一抖,他的眉眼像极了那两个小家伙,可是,唐欢欢说过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难道这只是巧合?

见宫洺一瞬不瞬的盯着坐在他面前为他施针的唐欢欢,苏子辰不由的心生妒忌,他无法否认这么男人长得很好,可难道就因为这样,就值得她扔下孩子,并且对他置之不理吗?

“扔下我跟孩子跑来给人诊病,你这神医当的,都快要抛夫弃子了。”

这酸溜溜的话唐欢欢倒是听惯了,可是抛夫弃子是什么鬼?她哪来的夫?侧首睨了他一眼,唐欢欢很是不在意的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我很快就会回去吗!”

在两人的对话间,宫洺已将视线转移,他看了一眼苏子辰,却不料苏子辰也在看他,两道视线撞击,一冷一柔皆不和善。

苏子辰越看越觉得他跟那两个小家伙长得很像,他心有不甘,提步走近。他坐于唐欢欢身侧,温和的笑颜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刻意,袖口握起,轻拭唐欢欢额上的细汗,柔声关切道:“你这身子素来怕热,为何不叫人多抬进来一台拂扇?”

苏子辰这幼稚的举动,让唐欢欢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她眼一斜,含笑望着他逗趣道:“若是再多一台拂扇,那么还有谁来给我拭汗?嗯?”

这般毫不忌讳的暧昧之语,成功的平复了苏子辰那颗酸透了的心,他唇微弯,邪肆一笑,“我不吵你,等你一起回家,孩子们还在等着呢!”

唐欢欢忍笑不禁,敛回视线,没有再回应他。她不反驳苏子辰的话,是因为她知道宫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而她不再跟他继续胡扯下去,是因为他这个人很容易把玩笑话当真,为了爬出一个坑而把自己扔到另外一口井里,这样的事她唐欢欢可不做。

一个时辰之后,唐欢欢拔下宫洺身上最后一根针,微垂的眼始终不肯与他对视,而宫洺在听到她与苏子辰那番暧昧的对话之后,也不再执着于她面纱下的真实了。

之后,当苏子辰看到南影递来的那一叠银票之时,他瞬间明白唐欢欢为何会连家都不回也要给他诊病了。见宫洺和南影离开,苏子辰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说你可真狠,十万两黄金,你也真敢开口啊!”

听不出他是羡慕还是嫉妒,唐欢欢懒得理他的一惊一乍,低头一边数着银票,一边喃喃的说:“有什么不敢的?我不偷不抢,凭本事赚钱,我又没逼他,我开了价,他也愿意医,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何不可?”

唐欢欢能言善辩,苏子辰无话可说,可是,他却还是有些奇怪,“你说他是什么人啊?出门在外,身边怎会带这么多钱?看他的穿着不俗,想来定是什么大人物吧!”

“我怎么知道,我跟他又不熟。”唐欢欢亦是懒懒的没有过多反应,苏子辰套话的技巧太差,在她面前玩算计,这家伙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