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三道纪元

第2章 轩式本家

轩辕府,后花园。

“小少爷,你快下来,要是让老爷看到了,我可是要跟着你一起受罚的啊!”想着老爷的惩罚手段,树下的阿福惊慌的直跺脚,这个少爷真难侍候不说,还专门惹各种麻烦,自从跟着这个活宝少爷,阿福可没少挨过打。

“没事,我就掏个鸟蛋玩玩,爹他忙的要死,哪会有时间来看我。”

说话之人正是阿福口中的小少爷轩宇宸,年方十二岁,平日里不爱读书识字,却酷爱各种上蹿下跳,常常搅得轩辕府鸡犬不宁,人人敬而远之。轩宇宸也因此挨过不少打,可就是不长记性,这不,刚听说府上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爹爹走不开,这家伙就从书房里面跑出来掏鸟窝了。

这棵树是轩辕府后花园最古老的一棵树,名曰桫椤树,树干粗而壮实,枝叶茂而繁盛,虬结的树枝是不少鸟儿栖息筑巢的圣地,不过可能大多鸟儿都领教过这个轩辕府里面的这个小少爷掏鸟窝的本领,所以鸟儿都把自己的窝巢建的高高的。

“小少爷,太高了,万一摔下来,可就没命了啊!”

眼见搬出老爷这一套没用的阿福赶忙提醒道,这个小少爷不知不觉已经爬了这么高了,万一要是掉下来了,可就不是脑震荡那么简单了。

“没事,这才多高一点啊,就快好了,里面有小鸟,别吵啊。”轩宇宸看着眼前的一个鸟窝刚刚飞来一个觅食回来的千夜鸟,给树下眺望的阿福嘱咐道。

与此同时,轩辕府大厅。

“堂叔这次来是代表本家物色人选的吧,不知今年本家给我们轩辕家多少名额呢?”大厅正座上,一中年男子气宇轩昂,神色泰然,不怒而威的脸上闪现出难得的喜色,似乎是因为下座的客人吧。

正座之人正是轩宇宸的父亲,轩辕府的一家之主轩辕顾宇。

与中年人的沉稳不同的是,客座之人须发皆白,而且气定神闲,飘飘乎犹如不食人间烟火,鹤发童颜也不过如此。

“一个。”

客座的老者没有丝毫的动作,闭着眼,淡淡的说了出来。

“什么?一个?可是我有三个儿子啊,除却我那个不成器的,还有两个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啊,本家就没有考虑多给一个名额么?”轩辕顾宇好像对老者的态度和给出的名额很不满意,当初要不是自己得罪了这个堂叔,可能留下来娶妻生子的就是自己的兄长了。想到这里,轩辕顾宇对眼前老者的语气不由得冷淡了许多。

“就一个,不可多,但你可以选择放弃保送本家的名额。”老者依然那副淡然而又欠揍的样子。

本家的意志向来凌驾于这些分家,轩辕顾宇也只能顺从,虽然名额确实少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强,可是长子轩宇啸和次子轩宇浩都是不错人选,而且轩辕顾宇实在难以抉择,他也很清楚,自己的推荐不仅关系到这一系分支的存亡和未来,更关系到自己两个儿子的将来,这一切,都源于这该死的祖传的规矩。

轩式本家,是轩式家族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也是轩式家族的领导阶层,轩式之下有众多的分支,譬如轩辕氏、轩青式、轩煌式等等,轩式本家每五年就会对各个分支未满十六岁的子嗣进行一次挑选,被选中的孩子户籍归为本家,不仅享受特殊待遇、而且地位高人一等,而未被挑选上的只能履行传宗接代的责任。

所以,能被本家看上的人,绝对是命运的宠儿。而轩式家族的各个分支也为这个名额争夺的不可开交,能被本家看上多少,能在本家给分支带来多少荣耀,都是衡量这些轩式分支在轩式家族中地位高低的重要因素。

这一次,轩辕家只有一个名额,而有三个孩子除却一个不务正业的轩宇宸,真的很难抉择。

“是要放弃这个名额么?我还需要去轩青家。”客座的老者似乎对轩辕顾宇的犹豫很不满意。

“不不,堂叔,这个名额我要了,不过侄儿不才,膝下有两个才智皆不错的孩儿,轩宇啸和轩宇浩,不知道何以抉择,一时犯难。”轩辕顾宇说出了自己的顾虑,确实,在自己手心手背都是肉的选择下,轩辕顾宇的任何决定都是艰难的,更何况这不仅关系到孩子的将来,更关系到轩辕家在轩式家族中的地位。

轩辕家已经在轩式家族中没落了,如果现状在不改变,恐怕轩辕氏再也不会存在了,这可是轩辕顾宇这个当家的一百个脑袋都担当不下来的历史罪责。

“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来帮你挑选一下吧。”

老者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不过凝望的却是轩辕顾宇身后的那副古画上:一个外貌俊秀身着白衣的男子,手握七尺长剑,直指苍穹。

一听堂叔肯帮自己,轩辕顾宇顿时喜上眉梢,要知道,被本家看中的堂叔,在选人方面肯定别有用意,心中有底的他赶忙的让仆人召回轩宇啸和轩宇浩,让他们在后花园等候,自己和堂叔随后就到。

轩辕府,后花园。

“嘿,大哥,你看,宇宸那小子又去掏鸟窝了,趁爹还没来,要不我俩再去整整他?”

后花园的静心池上,一个样貌俊秀,一身白衣的少年对着身边壮硕不失爆发力量感的少年邪邪地说道。

白衣的就是轩辕顾宇的次子轩宇浩,而那个小小年纪就肌肉虬结的就是长子轩宇啸了。

“今天先放过他了,也不知道爹叫我俩来这儿有什么事,不过最好不要让他看到我们这样欺负二娘的孩子。”轩宇啸斜着眼睛很不屑的看了一眼趴在树干上的轩宇宸,如此胸无大志的家伙,真是丢尽了轩辕家的门面。

“玩玩而已嘛,爹现在不也是没来么?”轩宇浩可没轩宇啸那么多顾虑,走到假山的一旁,寻觅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子。

“适可而止,别玩过火了。”轩宇啸见弟弟拿起石块,也没有制止,只是让他注意点分寸。

“知道,哥,你看好了,好戏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