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透视学生

第9章 影帝级表演

“哎,黑哥,你的苹果六掉了!”

黄毛刚起来,一旁的那名平头青年看到地上掉落的手机,故意一惊,就赶忙捡起来冲着黄毛说道。

“哦,什么,碎了?”

黄毛一接过手机,一看到显示屏爆碎,牛眼一瞪,就立刻看向了佟雅倩怒道:“你将我的苹果六弄坏了,赔钱!”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佟雅倩看到对方手中的手机真的碎了,吓了一跳,就赶忙说道。

“不是故意的就拉倒了?我刚买了十几天,现在就成这样了,赔钱,我买的六千二呢,看你是个学生,你赔六千得了!”

黄毛盛气凌人,站在佟雅倩面前,趾高气扬。

一听到六千块钱,佟雅倩脸色都变了,神色接连变化,身形更是不自觉的退了退。

不过早有两名小青年堵住了去路,让她避无可避。

“我……真没有钱给你们……”

佟雅倩都要急哭了,原本被这这样的小青年堵住,就够害怕的了,更何况对方一张口就是六千啊。

六千放在平常的学生家里都不是个小数,更何况她家比较困难。

而这边的骚动瞬间就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注意,顿时就有很多人围了上来,都是看热闹的。

不多久,大量的围观就将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各位,可不是我欺负这小妹妹啊,大伙可以问问她,她将我绊倒了,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过她将我手机摔坏了,我让她赔一个不过分吧!”

眼看众人都围了上来,黄毛气焰更为嚣张,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大伙亮了亮,就高声说道。

“我.....”

佟雅倩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仿佛周围都是指指点点,顿时又急又无助,一时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她毕竟只是一个不韵事故的大学生,哪里经历过这等场面,眼下只是贝齿咬着嘴唇,眼中已经含着泪花。

周围原本还有些颇有正义的学生,但看到这一伙人不像是持枪凌弱,一个个也打消了念头。

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而且并未动手,另外这些人一看都不好惹,也没有人强出头。

“黑子,别在这里嚷嚷了,都堵住校门了,我们不如去那里慢慢商量,这个小妹妹也不容易,看看谈个多少的价钱你能接受!”

鸡冠头这时候倒是做了个难得的好人,环视了周围一圈,就放开声音商量道。

“好吧,既然三哥开口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小妹妹,咱们去那里谈谈吧,看看你能出多少钱!”

这会黄毛似乎也消气了,就指着不远处一条黝黑的小胡同,声音也放缓了一些道。

佟雅倩这时候哪里还有主心骨,被这么多人围观,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闻言就单纯的点点头。

双方都同意解决,旁人自然不会阻拦,随着这几名小混混簇拥着佟雅倩进入到那条小胡同,周围的人群也散去了。

等到几人进入到小胡同中,宁涛随后也悄然跟了上去。

这会功夫他已经大致看明白了。而他之所以没出手,也是因为人家早已计划好的,他就算刚刚跳出来,也无济于事。

不过他没有忘记这几人口中的曹少,当下心中念头急转,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小妹妹,没有钱也没关系,只要陪哥哥们一次,手机的事情就算了!”

一进入到小胡同中,几名小混混立刻就原形毕露,将佟雅倩逼入到胡同深处,就语气不善的道。

“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几人露出狰狞之色,佟雅倩心中一惊,就急忙捂着胸口惊吓道。

四周光线很暗,她心中顿升不好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想走出小胡同,却被鸡冠头给一把拉了回来。

“你要是敢喊,老子弄死你,六千块钱陪哥几个几次,你也值了!”

鸡冠头眼中闪过一丝欲望,大手一伸,就抓向了佟雅倩。

“啊…你放手!”

佟雅倩一惊,就想往后退,只是脚步稍一退,就撞上了身后的一人,那人伸手在她后背上一推,就推向了鸡冠头的怀中。

黄毛倒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在佟雅倩的短袖上一扯,那纤薄的短袖哪里能挡住这等撕扯。

“啊.....”

佟雅倩一惊,赶忙用双手捂住了胸口,眼中饱含的泪水再也遏制不住,滴落下来。

“放心吧,小妹妹,哥哥会心疼你的!”

鸡冠头嘿嘿一笑,借着微弱的光,看到佟雅倩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他小腹中升起一股邪火,大手就再度抓向佟雅倩。

不过他这些自然是虚张声势,自然不会在这里对佟雅倩怎么样,之所以这样,也是为等一个人,好成全对方的英雄救美。

这会,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为了让对方满意,佟雅倩身上的衣服,他已经撕开了大半。

“住手!”

宁涛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事,他知道对方的阴谋,只是还没计划好,但眼看着佟雅倩受屈辱,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热血,也不管打得过,打不过,就冲了进来。

“谁……”

鸡冠头装作一惊,一回头看到宁涛,立刻狰狞道:“我当是什么人,一个毛孩子,兄弟们给他松松筋骨!”

鸡冠头话音一落,旁边那平头青年骂了一声,大步来到宁涛面前,一脚就朝他踹了过来。

“咦!”

宁涛在进来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再看到平头青年的攻击,他稍稍一愣。

在这个地方,他目光所到之处,宛如白昼!

除此之外,在进来时,他已经打开了透视,在他精神专注之下,这平头青年的攻势发生了变化。

似乎对方踢来的那只脚变慢了,凭借他的眼力,竟然能看清对方的攻击痕迹。

“还有这等作用?”

宁涛心中一喜,不过现在来不及多想,二话不说也伸出一只脚,就踹在了对方的腰上。

“砰!”

一声闷哼声,伴随着平头青年的一声惨叫,他的身体踉跄之下,直接咚的一声撞在了小胡同的墙上,口中似乎还有鲜血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