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帝传

第三章 秋水剑

小六子此时只觉得口干舌燥,满头大汗,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这两人要是再不走,那自己肯定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那时候,一切可就糟了。

此时,小六子暗自庆幸起来。还好这个贼和尚只顾着调笑,再说这深更半夜的,他也没想到在都护府的内室中有人会在外边偷听他们讲话。刚才但凡他小心一点,肯定能觉察到门口有人,那自己铁定要遭。

想到这些,小六子不禁有些后怕。这二人正在里面上演大戏,要不要悄悄溜进去瞧一瞧呢?自己还从来没有看过如此么鲜活的场面,他有些犹豫了。

正在纠结的时候,他突然轻轻一拍脑门,哎呀,差点忘记此行的目的。

罢了罢了,还是干正事要紧,再说和尚太厉害,还是不要去看了,免得自己又受“火攻”之罪。

想到这些,小六子一扭身,开始仔细打量起这间不大的屋子来……

小六子打量着这间装饰豪华又简单的屋子,屋里除了日常用品外,就是几张质地精良的桌椅板凳和满满一架的书,还有墙上的几幅名贵的字画以外,并无它物。

小六子仔细翻找着他此行的目标——秋水剑。

秋水剑是秋水门创门祖师秋水真人的随身佩剑,有着翻江倒海之能。据说当年秋水真人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的时候,有一次被仇家追杀,他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逃进了秋山深处。因祸得福,在秋山中,秋水真人遇到了一个阵法,但阵法因为年久而失去控制,他在阵中看到一把长剑,直直插在阵法的中央,这就是后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秋水剑。后来,秋水真人正是凭借这把剑在江湖上闯荡出偌大的名头,最终创立了秋水门,经过秋水门几代人掌门真人的努力,秋水门成为了南越城境内的一大门派,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修仙大派。

可惜,八十年前的谷雨那天晚上,风雨交加,秋水门被一伙人黑衣人突然攻上山门,秋水门负责警戒的门人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护派大阵没起到作用。当时在门内的长老弟子死伤无数,此战有六大高手团团围攻当时的后天境八层的秋水门掌门真人蔡锦山,蔡锦山在多处负伤后,采取了以命搏命的方式,在硬抗了一掌后一剑击杀了其中一人,将秋水剑的威力全部释放后抵挡挡住其余黑衣人片刻,这才侥幸逃了出去,不知所踪。

此战过后,秋水门差点断了道统,门派的象征秋水剑也就随之消失不见。

秋水门被灭的事情,令当时的修真界一片哗然,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动的手。五大门派甚至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调查,但可惜事情调查了一个月,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最后不了了之,调查组也随之解散。

蔡锦山逃出来了后,一路西逃,一直逃到西荒城下属的凉州郡的一片荒山上,因为伤势过重坚持不住而晕倒在山中,被上山砍柴的放牛娃捡到,放牛娃将他背了回家中。在每天放牛砍柴之余,放牛娃抽出时间在山上采草药泡水,为蔡锦山擦洗身上,半个月后,蔡锦山终于醒转过来,在暗暗观察了放牛娃的品行后,这才开始教他秋水门的修行功法,其中就包括秋水剑法。后来,蔡锦山由于伤势太重,没能坚持几年就一命归西,在他弥留之际,传掌门之位于放牛娃。同时,为防止被黑衣人发现,将秋水门改为秋雨门,取秋水与谷雨各一字,要求后辈门人弟子莫要忘记秋水门在谷雨这天被灭门的这段惨痛历史。

放牛娃也就是小六子的祖师爷,但祖师爷由于自身天资不高,成就有限,最终也只是达到了后天境三层,在江湖上没闯出多大的名头。

在放牛娃五十三岁的那一年,西域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当他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全家都已饿死了的小孩。放牛娃见小孩哭得可怜,又考虑到自己岁数已大,应该找一个衣钵传人了,在征得小孩同意后,就收他为徒。

这个小孩叫程铭振,也就是后来小六子的师父。

程铭振的天资很好,功力一路攀升,二十五岁的时候已经达到后天境三层,在凉州郡闯出了秋雨剑客的名声。后来,随着武功境界的提升,他开始着手追查当年秋水门灭门的真相。没过多久,程铭振得知在镐京有人知道当年那一战的消息,他没有多想,就匆忙往镐京赶去。谁能料到,到达庆州郡境内后,在一条偏僻的小山道上,被一群黑衣人围住,领头的是锻体境四层,其余人都有着后天境两层的境界,程铭振在死战后将黑衣人全部诛杀,但他自己也受了重伤,从此不能痊愈。程铭振心灰意冷之下,就在西荒城购置了一处房产和店铺,店铺交由别人打理,他自己则躲在家里很少出门。由于他经常咳嗽,被邻里们在私下称做“病痨程”。

十六年前的一天,才上午时分,太阳便已烤的大地开始冒烟,树叶都要枯萎了。突然,从天空飘下了几滴雨,滴落在程铭振的脸上,他忽有所感,感觉到城外有什么东西在急切地召唤着他。

程铭振匆忙出了城,循着召唤的方向,一直就到了龙岭山的山腰,就看到一颗几丈大小的青石,在青石底下,在一层厚厚的树叶上,躺着一个男婴,没有穿衣服,胸前有一个明显的龙形印记,长得白白胖胖的,不哭也不闹,看到程铭振的第一眼就开始笑,可爱极了。

程铭振想到,谁家这么不小心,把这么小的婴儿落在了这荒山中,也不怕孩子被山中的野兽叼走?为防止意外,程铭振一直在旁边守候,直到太阳落山,也不见婴儿的父母来找。考虑到孩子肯定饿极了,再说晚一点回去城门就要关闭了,程铭振这才抱起孩子下山往城里行去。

说来也怪,等程铭振抱着孩子回到城里后,上午那种召唤再也感觉不到了。

询问了好多天,也没听说谁家在龙岭山中丢了孩子。

程铭振想到也许是老天赐给他的吧,这才安心将孩子养下。

这孩子也真好养,不爱哭闹,也不生病,长得圆圆胖胖,给什么就吃什么。

孩子起名叫龙青侠。因为他是程铭振从龙岭山上抱的,就给他取姓龙,当时孩子是躺在一块大青石下,第二个字就取青字,程铭振希望他长大后能成为一代大侠,第三个字就取侠字。

那时候的规矩,孩子为了好养活,都要取个贱名。由于龙青侠是在元狩六年的六月初六那天被程铭振捡到的,所以程铭振喊他小六子。

小六子一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说话、能走路,很是神奇。

从三岁开始,程铭振开始教他一些基本的修炼法门,为他日后修炼打下基础。从七岁开始,小六子正式开始学习修炼之法,程铭振教给他的是一套十二路虎勾拳。

小六子对练武很是上心,每日早早起床,在天地间灵气最为浓郁的时候,就开始打起拳来。此时,程铭振一定在边上坐着,偶尔开口指导一番。

小六子把这套虎勾拳打得虎虎生风,全身灵力涌动,一拳出,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轰”地一声,土石飞溅,竟将地砸出一个大坑来。

到了这时候,程铭振开始教他秋水剑法。

但小六子却不喜欢练剑,虽然在程铭振的压制下学会了秋水剑法,但他却不喜欢使用,他觉得剑法太秀气,只适合女儿家练习,简直把程铭振气得半死。

小六子十岁后,程铭振也对他讲解了秋雨门的来历,他也知道了秋水剑失踪的事情,他心中暗自发誓:一定想要程铭振将秋水剑找回来!他想到,配合秋水剑,那师父的秋水剑法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也许师父的伤就会好了呢。

前几日,小六子在不经意间打听到秋水剑有可能在西域都护西门钟手上,这才趁西门钟入京面圣述职的时机,瞒着师父,冒险潜入这都护府,打算盗取秋水剑。

但都护府实在太大了,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才对,只是看到这间屋子亮着灯,就潜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