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帝传

第四章 西门钟归来

这都护府实在太大了,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才对,只是看到这间屋子亮着灯,就潜了进来。

只见屋里的东西动来动去,却不见人影。

小六子把屋子里能找得地方都找了一遍,没有!也没有发现暗格之类的地方,他感觉有点沮丧。

也不管屋子里床上正在颠鸾倒凤的两人,就蹑手蹑脚溜到其他屋子里。

花费了一个时辰,也只草草翻找了一小部分房间。真他娘的有病,没事修这么多房间干嘛?小六子心里暗骂道。

在此过程中,有些地方隐隐约约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小六子确信在都护府中一定存在一些武功高强的守护者。虽然有隐身符,但他也没敢自大的乱闯。

这样像无头苍蝇般搜寻了半天,并没有丝毫收获。

难道真的是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有误,秋水剑根本就不在西门钟的手中?还是西门钟入京面圣述职的时候将秋水剑随身带走了?

思索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他想到,反正既然来了,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看看就走,还是多找找吧,兴许就找到了呢。怀揣这样的侥幸心里,小六子并没有放弃,继续胡乱翻找起来。

突然间,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在小六子心中乍起,他猛然间一惊!

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将要发生,难道是自己被都护府中的守护者发现了?这是小六子的第一反应,可是倾耳细听一番后,并没有丝毫动静。

难道是错觉?可是,这种心悸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甚至强烈到令他的后背凉了起来!

小六子不敢耽搁,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赶快离开为好。想到这,几个跳跃后,就翻出了都护府。

刚走出没多远的距离,小六子就感到一股庞大的气息,逐渐在向靠近自己靠近,目标直指都护府。

难道有强者打都护府的主意?小六子不禁心下一喜,暗道:要是果真如此,那么都护府的守护者肯定要出来迎敌,正好方便自己浑水摸鱼,潜进去再多找找。

咦,不对!!!!

若果真是敌人的话,怎么到了现在,都护府中还如此平静,一点反应都没有,任由这股气息的主人逐渐靠近?

感觉到那股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来,马上就要到达此地,小六子不敢多想,赶忙找了一棵有着庞大树冠的大树爬了上去,完全收敛身上的气息,小心翼翼将自己躲了起来。

不管来人是敌是友,在这么庞大气势下掩藏的力量,自己身上这小小的隐身符绝对起不到丝毫作用!

虽然是在暗夜中,竟然能将来者看清,五十岁上下,方正的脸,嘴唇上两撇胡子,下巴上垂着一撮山羊须,身着绣着麒麟的紫色长服,方心曲领,头戴直脚幞头,腰挂鱼袋,脚蹬岐头履,身上发出一股贯穿天地的庞大气息,压得小六子喘不过气来。

虽然还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从他身上散发的气势来看,小六子肯定这是一个久居高位的人。

而此时,小六子早已经满身湿透,大颗大颗的汗液从浓密的头发中冒了出来,顺着额头滚落下来。

幸好!自己手快,将滴落的汗液都接在手中,悄悄抹在了树上!像对面这种级别的高手,即使是绣花针落在地上的微弱声音,都能被他准确地捕捉到。

小六子静静趴在树上,一口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运功抵抗,只能调动他自己肉身的力量,硬生生来承受这种强大的压力。

你快点走吧,快点走吧,小六子心中暗自祈祷。自己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如果再过半炷香的时间,来人还没有离开,那自己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自己跳出去后被发现,要么被这种压力将骨头生生压碎,自己变成一滩肉泥。

就在小六子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都护府的大门打开了,从门里雄赳赳跑出两排二十个精兵来。这些士兵,一眼望去,就知道他们平日里训练有素、功夫出众,绝对是精锐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从他们身上发出的气势来看,绝对都是后天之上的境界!

“参见侯爷!!”

两排精兵快步跑到来人面前后,赶紧行礼,他们行的是军队的单膝跪拜之礼,齐刷刷的一排,令人望而生畏!

侯爷??原来是平西侯西门钟回来了!

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后,小六子感到后怕不已。听刚刚的女子所说,和尚都是后天境三层的,连他都害怕西门钟,这西门钟得多厉害呀,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也是传来了阵阵凉意!

嘿嘿,还好自己行事英明、处事果断,及时逃了出来。小六子心中一阵得意,为自己点了二十个赞!若是到了现在,自己还滞留在都护府中瞎晃悠,别说西门钟这种级别的强者,就是那二十个精兵中的一个,自己都搞不定,到那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免礼~~”

西门钟的声音绵软而悠长,穿透力却极强,小六子感觉就像他在自己耳边说话一样,心中微微跳了一下。

龙行虎步,西门钟几个跨步后就直接进了都护府,那两排精兵一路小跑,也跟着进去了。

小六子心里这才松了口气,任由满脸的汗水流淌着,一下子瘫倒在树上,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一大早,睡得香甜,正在做美梦的小六子被师妹从床上揪着耳朵提了起来。

“哎哟哎哟,你轻点,师兄耳朵都快被你揪断了。”小六大声叫唤起来。

“小六子,师父喊你起床!!哎哟,师父,你快来看呀,有人抱着自己的袜子在吃咯!咦~~看你,这么脏的袜子,您都能下得去嘴……真是佩服佩服……”

边上这个双手叉腰,正一脸得意地坏笑,嘴里嘟囔个不停地青春美少女,便是小六子的师妹程秀秀。

程铭振在抱养了小六子半年后,有一天出门去给小六子买吃的东西,刚一出门,就在门口看到一个用毯子包裹着的女婴,包裹是用不知名的材料制成。

程铭振想到,自己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就把她抱进了家。

这个女婴就是程秀秀。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