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帝传

第六章 苦口婆心

一听到“都护府”三个字,小六子眼前一黑,这下真完了。

“龙青侠,你现在翅膀硬了,武功高强,都敢独自到都护府去散步了,看来以我低微的能力,是教不了你了,你走吧……”说完这句,程铭振好像突然老了许多似得。

听完这句,小六子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其他,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师父……”说了这么一句,两行热泪就掉出来了。

都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程铭振这句话的威力,不啻于要了小六子的命。

“唉,也是怪为师平日疏于管教,让你养成这种胆大包天、胡作非为的性格,为师也是有错啊……”程铭振摇了摇头,声音有点嘶哑地说到。

“师父,徒儿知错了,求您原谅小六子这次的鲁莽吧,我以后一定听您的教导,求您原谅我吧……”小六子声泪俱下,向程铭振哀声求情到。

程铭振也不说话,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师父,你就原谅师兄这一次吧,他也不是那种嚣张跋扈、不听您教诲的人,念他初犯,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饶了师兄这次吧……”

此时,程秀秀也站了出来,半是撒娇半是诱惑地替小六子求情到。

“唔……”程铭振含糊地答了一句。

“师父……你就原谅师兄呗,虽然他确实淘气又爱胡闹,还经常闯祸需要您来处理,但他也是您的徒儿嘛,以后还需要他来继承我们秋雨门的掌门呢,现在您把他赶走了,以后我们秋雨门不就是后继无人了嘛,您怎么对得起祖师爷的教诲呀……师父……”程秀秀继续着她的撒娇绝技。

听到程秀秀的话,小六子不由地翻了个白眼,什么叫自己“淘气又爱胡闹,还经常闯祸”?貌似闯祸最多的还是她程秀秀吧,再说自己多数是被她给拖累的,或者直接替她顶罪,结果基本上受罚的都是自己,现在她倒装起好人来了,想到这些,小六子气得牙痒痒。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和程秀秀争论这些的时候,她正在替自己求情,还是暂时忍耐忍耐吧。哼哼,小丫头片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唔……好吧,看在小秀儿给你求情的份上,暂且绕你这次,下次如有再犯,直接从秋雨门除名!小六子,你可记住了吗?”程铭振神色奇异地看了看程秀秀,这才原谅了小六子。

小六子听到程铭振的话,心中狂喜,赶紧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头。

“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原谅!!小六子一定把你的教诲放在心上!!以后绝不敢再惹祸让您生气了!!”

程铭振还没有搭话,程秀秀又站出来捣乱了。

“哼哼,小六子,枉我为你费了半天口舌,你怎么都不谢谢我呀?”

“呃……”小六子心里不由气极,好你个程秀秀,我替你受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谢呢?

但抬眼一眼,师父程铭振正眼神凌厉地盯着自己,似乎是在等着自己向程秀秀道谢。

“哎,完了完了,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哼哼,小妮子,你给我记着……”小六子不由地心里嘀咕道。

“嘿嘿,师妹呀,师兄以后会好好谢谢你的……”小六子皮笑肉不笑地说到。

“师父,你看看他,一点儿谢意都没有,还威胁我……”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闹了。”程铭振终于站出来说话了,小六子不由地舒了一口气。

“小六子,跟为师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为师对你此次擅闯都护府的事情有点小题大做了?”程铭振低声问到。

“弟子不敢……”

“你呀,心里肯定这么想。小六子,秀儿,你们都坐下来听为师细说。为师啊,这一生蹉跎到这个年岁了,一直为振兴我们秋雨门而奔波,可惜,为师的能力还是太低了,秋雨门现在只有我们师徒三人,连最小的门派都比不上。”说到这里,程铭振的声音里充满了遗憾和感伤。

小六子和程秀秀都没有答话,静静地听程铭振继续讲下去。

“我们虽然名为师徒,可我把你们当成我的亲生子女一般看待,我不想你们出去闯荡江湖,最后落得像为我一样满身是伤,甚至白白丢了性命。

作为一个父亲,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平平安安活下去,做一个普通人,忘记江湖的厮杀,忘记秋雨门的恩恩怨怨。振兴秋雨门的事儿,从我这儿,就算断了!如果我有生之年,有幸能够查出秋水门灭门的凶手,替秋水门列祖列宗报仇,使秋水门重现于秋山之巅,那是最好的事儿了。但如果我没能做到,那就让我百年之后去向秋水门祖师爷请罪。我不想我的徒儿、我的孩子再背负这些……”

“所以,你们长了这么大,我出来教过你们一些简单的修炼法门外,再无其他东西,没有让你独自闯荡过,也没有告诉过你们武道的境界划分,还有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一口气说完这些,程铭振身上好像突然年轻了一般,给人的感觉不再是那么沉重和艰辛。

听到程铭振说起这些,这给小六子和程秀秀带来了很大冲击。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以振兴秋雨门为己任,都想着查出秋雨门灭门的凶手。现在程铭振突然说不让他们参与秋水门的事情,他们定定望着眼前的师父,他们的奋斗目标在一瞬间垮塌,充满对生活的迷茫,一时忘记了说话。

程铭振静静地看着尚处于震惊和迷茫中的两个弟子,心里想到:唉,该来的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