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二章愿南王

当时飞羽的年纪尚轻,只有十八岁,但他已经颇有领袖气派了,那种天生的正义感和对百姓们的怜悯,让这支队伍充满了人情味儿,大家平时里都是兄弟相称,但飞羽说什么话,底下士兵却是十分信服。

飞羽让军队平日里除了训练之外,就是开荒补种庄稼,因为受过洪水湮没,洪水退却后裸露出的地表却是十分的肥沃。

飞羽军队占据了离唐寅皇城遥远的偏逾之地,就在这里广积粮,帮助百姓们渡过难关。唐寅皇帝派兵镇压了几次,飞羽部队都在百姓的帮助下相安无事,甚至是还取得了几场小小的胜利。

这让唐寅皇真的感觉到恐慌起来,飞羽军队得民心,唐寅皇帝再无知,也知道这些年搜刮民脂民膏,百姓们也深恶痛绝,早有推翻他统治的念头,只是缺了像飞羽这样的热血青年。

而现在,飞羽军队是得民心者得天下,要是任其飞羽部队发展壮大下去的话,很快自己就要被迫退位了,到时候江山不保,美人不保,恐怕是性命也不保啊!

想到这层,唐寅皇赶紧召集大臣们商量剿灭飞羽军队的事情。在大殿上,唐寅皇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这飞羽是如何也要灭了的,要不然,我每天都睡不好觉,你们谁有良策,赶紧说。”

低下大臣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还是让唐寅皇自己解决吧。弄不好再让自己当个战前将军,这种无谓的牺牲是怎么也划不来的。

见低下无人应答,唐寅皇大怒:“你们这帮无用的东西,要不是大敌当前,真想把你们这批给换了。”

底下大臣心里暗骂:“这个软蛋皇帝,只会享乐,我们每人给你进献的奇珍美女,你从来就是来者不拒。”

当然,唐寅皇不会真的杀人,这帮官员还是对自己不错的,平日里衬着自己的心思玩。

当下也是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唐寅皇的宠妃苾奴儿从后殿前来,附在唐寅皇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唐寅皇顿时脸上乌云散尽,当众抱起苾奴儿,当着众人说道:“数十位吃皇粮,拿官饷的大臣,关键时刻竟然抵不过一个弱女子,我鄙视你们,退朝。”说罢,抱起苾奴儿“叽叽咕咕”说笑着向后殿走去,大臣们也司空见惯,丝毫也不介意,赶紧退朝去了。

原来,苾奴儿是让唐寅皇施展美人计,迷飞羽心智,再趁机将飞羽杀死,义军其实就是以飞羽为精神支柱,飞羽一除,剩下的那群乌合之众就根本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了。

而这个人选,苾奴儿也早就想好了,就是前些天西域边塞将领王崇进贡过来的一苗疆美女素人氏,此女擅长用毒,而且平日里以一些毒虫秘制药水养颜,并应苾奴儿的要求当场为妃子们演示过一次,从此,妃子们便不再靠近这个怪异女子。

那些用各种不知名毒物的尸体抹在娇颜上的情境,让这些妃子们想起来就感觉胃里蠢蠢欲动,吃下去的东西往上翻涌,虽然见素人氏的娇颜便知道这种方法很是管用。

所以平日里素人氏就单独在一寝宫,而唐寅皇也在得知此女有此种喜好后便从来不去亲临了。保不准哪天爱爱的时候从她身上跑出只蝎子来。

还是自己的真龙天命值钱,唐寅皇嫔妃众多,还要用这有用之躯来恩泽众美女们呢。况且那种西域苗疆打扮,五彩的衣服将好好一个人包裹的密不透风,这种行头实在不是唐寅皇的菜,所以在唐寅皇狠狠的诅咒了王崇几次,并让他多守边防半年后,也就把此事此人淡忘下来了。

这次听苾奴儿说起后,因为事情关系到身家性命,唐寅皇赶紧答应了下来,派素人氏前去接近飞羽,暗中下毒谋划,真是两全其美的妙计。

素人氏很快就被带到唐寅皇面前来,因为受苾奴儿安排,已经换下了西域服饰,穿上了普通百姓少女穿的粗布衣服,脸上也不施任何一点妆。

“素人氏叩见陛下。”但见素人氏被带来后恭敬的跪在唐寅皇跟前,低下头去。

“嗯,好好,交代你的事苾妃跟你说了吧,此次你是身系国家安危啊,责任重大,如果此次能够顺利诛杀飞羽,那你就是我的救世主,想要什么给你什么。”

“谢陛下。”素人氏遭受冷宫待遇已久,当下受宠若惊。

“好说,好说,起来吧。”唐寅皇赶紧说道。

素人氏起身抬头,唐寅皇随意看了素人氏一眼,当下就后悔了,因为这素人氏素颜真是太漂亮了,简直是“素颜天使”。雪白的肌肤,楚楚动人的神色,在粗布下也隐约可见的婀娜的身姿,让唐寅皇第一感觉就是即使被蝎子咬也愿意。第二感觉就是好对不起王崇啊,错怪他了。第三感觉就是宓妃儿心真狠,这是怕素人氏和她争宠了吧。

虽然说唐寅皇这个皇帝当的一无是处,软弱无能,但只要是关于女人的,他倒是极有天赋,连女人的心思都能猜得出来。

其实,苾奴儿这样做却是正有此一层意思。

当下苾奴儿赶紧说道:“事关重大,素人氏即刻起身,皇命在身,不得有片刻的延误。”素人氏起身出去了,而唐寅皇却还怔怔的不知道在意淫什么东东。

“陛下,皇命在身,皇命在身,皇命在身啊。皇命啊,命啊!”苾奴儿娇嗔加恶狠狠的说道。

唐寅皇随即一顿,缓过神来,收起心念,赶紧应和苾奴儿:“对的对的,皇命,命,命,我的命最值钱了,我是真命天子。”

苾奴儿眼神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精光,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面露娇媚之色,说道:“陛下,您上朝也累了,我们歇息吧。”

唐寅皇点头称是。

飞羽军队本营。飞羽正在埋头沉思反攻之事,这样在这偏远之地长期待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三万多人的后勤问题就是个让飞羽头疼的问题,每人每天半斤的口粮,那一天下来就是将近两万斤的粮食。

待到开荒补种的粮食成熟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如果长期避而不战,或者是被动应战,这样下去对于补给,还有士气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现在战士们都渴望在飞羽的带领下推翻软弱唐寅皇统治,建立一个新的和谐的王朝。这几天,飞羽也在谋划着进行一次大的反击战。

“报。”忽的听到飞羽帐外有哨兵通报。

“进来。”飞羽放下手中地图,说道。

帐外一个精瘦灵活的士兵跑进来,半跪在地:“大哥,我在驻地五公里地方发现一姑娘!”因为飞羽要求,手下士兵都管飞羽叫大哥。

“姑娘??!!”飞羽眉梢一挑,感到好生奇怪,“这地方方圆百里穷山恶水,丛林密布,怎么会有一个姑娘?”

“是啊,大哥,咱也感觉到奇怪,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皇帝老儿的军队都难以攻过来,这姑娘是怎么出现的?”士兵说道。

“哦?那你是怎样发现她的,不会是唐寅皇帝派来的斥候吧?”飞羽顿生警觉。

“不会不会,”士兵肯定的摇摇头,“我发现她的时候她晕倒了!”

“咦?晕倒了?那人呢?”飞羽起身问道。

“被几个弟兄抬回来了。”士兵手一挥,“快抬进来,让大哥瞧瞧。”

话说罢,有两个士兵像抗长矛一样一人一端扛着个麻布裹住的物体走了进来。“咚”,往地上一放,“大哥,在这里呢。”

里面姑娘吃痛,估计是从沉迷中转醒过来,发出“嗯”的一声。

“怎么把人给包起来了?快解开。”飞羽赶忙命令。

“大哥,山路崎岖,兄弟们一个人不好抗,两个人抬也很拧巴,只好找个帘子卷起来扛回来了。”士兵嘴里说着,手上麻利的解开捆着草帘的绳子,稍一用力,帘子就铺展开来。咕噜噜,正好一个姑娘滚到飞羽脚下。

姑娘悠悠转醒,见四周环境陌生,又见四个大男人眼睛直勾勾的像看动物一样望着自己,条件反射一样的向后匍匐而去,双手抓住胸前衣襟,尽量让胸前因为颠簸而露出的雪白藏于衣襟里面,眼神恐慌的望着飞羽。

这女子长得好生漂亮啊,飞羽登时脸变得一红,“那个,姑娘你别害怕啊,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义军,见你晕倒在路旁,才把你抬回来的,虽然这种抬得方式不是很妥当。”

姑娘怔怔的望了飞羽半天,又左右观察了四周环境,见四周挂着铠甲长矛,这确实是在一军营帐篷中,又回过头来迷迷瞪瞪望着飞羽,半响,才问道:“这是愿南王所带义军的地方吗?我想见愿南王。”

“见愿南王?我就是啊!”飞羽指指自己。

女子见飞羽如次年轻,满脸疑惑:“你真的是愿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