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三章素素

“是啊是啊,如假包换。这年头谁闲的没事干冒天下之大不为,冒充皇帝口中的叛军首领啊。”飞羽说道,同时那三个士兵也不住的点头称是。

“哇。”在感情神经还很大条的飞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飞羽便眼前一花,女子扑将到飞羽怀中,飞羽只感觉胸前一阵柔软,一个带有体温的娇媚之物已经将自己紧紧抱住。

“哎,姑娘,姑娘,别这样啊,咱有事说事,请勿动手。”飞羽瞟了一眼旁边士兵,赶紧推开女子。

而女子反而把飞羽抱得更紧了,飞羽又怕用力把她给弄疼了。

“大哥,你先忙,我们出去了。”三个士兵使个眼色,退后离开把帐篷帘拉上。

“这哪儿跟哪儿啊。”飞羽完全没有明白过来,只得任由这个陌生美丽女子抱着。

“愿南王,我家被洪水湮没,父母都因这次洪涝大灾难得痨病死去了,邻家大哥告诉我,让我到东南边隅找寻愿南王,方可以活得一命,小女子无依无靠,要不来找寻愿南王,要不就街头乞讨,或沦为卖场卖笑之红尘女子,再或者就是冻死饿死街头,早早去见我那可怜的爹娘。”

女子抽抽搭搭,梨花带雨般的哭诉,虽然满脸污垢,满身泥土,但却更显得美艳动人。“小女子只好拼的被这山林野兽吃掉,不惜路途艰辛来找寻愿南王,如果上天眷顾,有幸让小女子寻得愿南王,那是小女子前世功德,如果肯求得愿南王收留,那小女子更是感激涕零,做牛做马也甘心愿意。而如果天不佑我,我就死在那荒野山林间,也好比在这人间地狱遭受无尽苦楚。”

女子说的毅然决绝,语气中又充满悲凉苦楚,这使得飞羽内心如翻江倒海,正气凌然之情顿时填充于胸口,心中也充满了同情:“昏君当道,百姓才遭此厄运,姑娘你也不必担心,在这里有我一口吃的,就决计饿不着你。”

“那愿南王意思是肯收留我了?”女子疑问的大眼睛中还带着点点泪花。

面对这样的情况,飞羽也不知说些什么,那些大气凌然的话对这一小弱女子还不如一句简简单单的承诺来的实在。叹口气道:“你暂且在这里住下吧,这里距人烟之地相隔不差千里,估计你也走了不下半月了。”

女子当下也感激不已,“多谢愿南王肯收留我这柔弱女子,您放心,我们穷苦人家吃的苦来,只要您吩咐,我当牛做马也受得,只是别让我再受得那孤苦无依之苦。”说罢,便要俯身下跪。

飞羽连忙把女子扶起,“姑娘这是哪里话,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街头流浪乞丐,天地不仁,才使得这些个兄弟们起兵举义,大家都是穷苦人,就不要说什么当牛做马之类的作贱自己的话了,那是在狗皇帝那边的那一套,我们都是兄弟姐妹,相互帮忙才能早日举义成功,推翻暴政。”

见女子停止了抽泣,飞羽又说道:“还有,以后别一口一个愿南王了,这个是叫给那些个唐寅官兵听的,你叫我飞羽就行了,你没听见吗,我手下的士兵都管我叫大哥的。”

女子抬头,望着飞羽,却是什么话也不说了,见飞羽如刻画出来一样的清晰俊朗的五官,深邃的双眸,擦擦眼角的泪水,笑了起来,而看飞羽的眼神也变得水汪汪的,仿佛是一滩清泉中荡漾出来的阵阵柔波,眼神竟然变得有些迷离了。

刚才还是被那些个悲苦现状所感染,飞羽胸中满是悲愤之气,脸上满是感慨之色,而现在两人都不说话,又见女子这般神色,因为刚才扶女子起身,飞羽还保持着与女子双臂相交的姿势,帐篷里静悄悄的,一种旎欹之情在帐篷里蔓延开来,看那女子情景,竟然还在不自觉的向飞羽身边靠近。

飞羽这一纯情小处男哪里经历过这般情景啊,虽说在战场上勇猛有加,可这方面确是一片空白啊。

而且前九世飞羽修行七情中的其他,冥冥中情窍便被堵塞,对这方面毫无念想。而此世主修情欲,忽然遭到此情此景,却不争气的砰砰心跳。

眼看眼前这样的尤物,鼻子中又似有似无的闻着一股股幽香的气息,像兰花,也像百合,从眼前女子身上散发了出来。

“这,这,咳咳,你饿了吧,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飞羽赶紧松开手,故作轻松的在身上拍拍。

“飞羽大哥,你就叫我素素吧。”女子用手挽了挽额前散落的秀发,轻声回答道。

“哦,素素,这个——”飞羽忽然想起了什么,刚才是暂时同意让这个素素姑娘留在这里,可这也不能让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住在自己的军帐里啊,诸多不便。

“来人。”飞羽喊道。门口守卫进来:“大哥,有什么吩咐?”

“小山,找两个兄弟给这位姑娘搭建一个帐篷,做临时歇息之用。”飞羽吩咐道。

“是,大哥。”这个叫小山的守卫回命,转身要去办。

“对了,顺便找些日常行李和梳洗用具。”飞羽补充说。

“知道了,大哥,我这就去办,今晚就可弄好。”转身离去,在离开时看了楚楚站在那里的素素一眼,脸上笑意甚浓,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飞羽搔搔头,瞪了小山一眼,说道:“素素姑娘,这里条件却也艰苦,而且都是男丁,你只好先委屈下自己了。”

素素脸上露出慌张之色,连忙摆手摇头“不不不,飞羽大哥,承蒙你收留,我已经感恩戴德,再也不敢奢求什么,你心系黎明百姓,还是以大局为重,不要为这等小事而分心。

飞羽心下觉得欣慰,这素素姑娘很识大体,也难得是个温婉聪慧的女子。想到这,只好顺其自然,让守卫带素素去找些可以充饥的食物,自己回到座前,重新坐下思考战事。

也不知道是否是小山有意而为之,不到傍晚,在飞羽大帐旁边,一个小型的军帐便搭了起来,里面配上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远远看去,竟然像是飞羽军帐的一个小的分账。

这样也好,毕竟是在军营,战乱纷争,离自己近些也好有个照应。

可第一天就出了岔子,因为素素的帐篷是新搭建而成的,里面潮气浓重,有不少的蚊虫蛾蚁,把素素小脸吓得煞白。

不得已和飞羽说明了缘由,飞羽也暗怪自己粗心,没有想到这一点,可天色已晚,这一个娇美的少女,总不能和一帮男丁挤在军帐里吧,更不能让她睡在外头啊,这次洪涝灾害使这里地表潮湿异常,在外露宿连精壮男丁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娇滴滴的柔弱少女,一个不小心就会生唠病的。

见飞羽眉头微蹙,素素便知飞羽为难,当下便说道:“飞羽大哥,我没关系的,这样,我睡在你的帐篷门口就成。”

说完这话,竟然就那么自顾自的在飞羽的营帐门口蹲下,双手抱住膝盖,将头深深埋在膝盖之间,那种楚楚动人的小模样让人看了要多心疼有多心疼。

飞羽心下也大是怜爱,初经此事,觉得也对不住素素,不过素素也提点了飞羽,“这样,素素姑娘,你睡到我的床铺上面,我睡到门前。”

“万万使不得啊,飞羽大哥,你可不是一个人的身体,休息不好怎么带领大家打仗啊?”素素说什么也不同意。

飞羽过去拉起素素,不由她分说,就把她拉到自己的床前,又把她按到自己的床铺上,说道:“你这第一天就不听飞羽大哥的话了,没事的,我睡哪里也一样,门口也很干燥,而且过两天你的帐篷也能住人了。”

素素还想说什么,但飞羽说道:“不要再说了,多大点事啊,在推迟我可要生气了。”素素这才小心翼翼的躺下,也不说话,乖得像一只小猫一样。

飞羽找出些衣服被褥,往地上一铺,也躺了下来。毕竟自己的床上睡了一个如此俏丽的女子,飞羽尽量转过身不去看那边,但黑暗中,那轻柔的呼吸声仍微微可辨。

于是,飞羽就这样一个纯情少年在惴惴不安中渐渐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飞羽过得相当的快活,因为,飞羽在十八年来竟然头一次做了一个春梦。

第二天飞羽醒来时,素素已经起床不见了踪影,飞羽见自己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而自己身上的被子也盖得严严实实的,明显是有人帮自己盖过了。

起身打开营帐帘,两个守卫小山和另一组轮岗的小林站的笔挺。“昨天那位素素姑娘呢?”飞羽问道。

“呶,那儿呢。”小山一咧嘴,指示飞羽看那个方向。

飞羽一眼瞧去,见素素正在一个树杈做成的支架上晾晒自己前天脏了的青衫,那认真的样子连飞羽出了营帐也不曾发觉。

飞羽心里涌起了一阵感动,内心中第一次有种柔软的东西被触动了。当下,沉声道:“小山,召集各队将领和中队长到我账里来,我们定夺一下下步打算。”然后,转身回到帐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