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四章七情之爱

小山和小林对望了一眼,相互笑笑,我们这个年轻的大哥也有人照顾了啊。

日后,素素便很默契的照顾起了飞羽的饮食起居,白天,素素便像一个婢女一样伴随在飞羽左右。晚上,便悄声睡在飞羽的营帐里。

当然,飞羽也没有再睡门口,见几天之后素素死活不肯睡在自己的床上,无奈,飞羽便在离门口有一段距离,也离自己床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给素素安置了一个床铺。

素素也乖巧的不去说什么,只是飞羽营帐旁边为素素准备的小帐篷一直在晒着,晒着。。。。。。

很快,几个月过去了,飞羽率领义军进行了几次中小规模的战事,几乎都取得了完胜。而唐寅皇好像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几次刺激之下仍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飞羽当初的计划是通过几次战斗吸引唐寅军来到一处他们布置的天险之地,进而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几次进攻下来,在离飞羽义军最近的一座守城甚至被飞羽义军攻占,可唐寅皇帝像是改了脾气,仍不见有什么动作。

这个狗皇帝究竟想干什么,飞羽有些焦急,不是他想着急出战,而是底下弟兄们的后勤保障已经出现了问题。

经过与众将的一再商议后,飞羽决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伐唐,攻陷两座官仓,这样才可以解决战士们的吃饭问题,和老百姓要粮是怎么也不行的。

经过长时间和素素相处下来,就在这种潜移默化之中,飞羽发觉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子。

飞羽知道,素素也恐怕是爱上了自己了,虽然平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素素看飞羽的眼神却是那么的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傻子都能看的出来,更何况飞羽不是傻子。

而底下弟兄们也早已默认了素素是飞羽首领的知己爱人,平日里也对素素十分的敬重。

可就在飞羽准备大战的前几天,也不知道是素素有意还是其他原因,总之,两人竟然做出了过分的举动。

这些天,或许是因为大战前军事繁多,也或许是因为与士兵经常在夜间巡视,也或许是天气白天潮热,晚上阴冷的缘故,飞羽的身体出现了一丝的不适,偶尔感觉到心悸,还伴随着一点恶心。

因为忙于军事部署,飞羽整天东奔西跑,到了傍晚躺下后才觉得疲惫不堪。可他深知自己带领的一群仅仅是为了天道被逼起义的热血百姓,终是不能和唐寅皇的军队相比,除去战斗力,在装备上就和唐寅军差了一大截。

所以,自己必须是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即使是战争,也要把伤亡降到最小。

弟兄们跟着自己敢打敢拼,敢流血牺牲,可自己不能草率做事啊。他们只是为了想得到安逸幸福的生活,并不是想要在这战乱中停止自己年轻的生命。

因此,飞羽必须将他们从这今天看不到明天的战争中活生生的带出去啊,这样才对得起兄弟们对自己如此的信任和器重。

所以在白天里,飞羽仍然是努力让自己神采奕奕,不让底下兄弟们看出一点端倪,免得影响到他们的战前积极性。

而这一切却是被细心的素素看在眼里,她见飞羽和自己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躺下了。飞羽平日里都是大字一摆,四仰八叉的就睡着了。

即便是刚开始时,素素在身边不适应,装纯洁般的侧卧了一下,但第二天早晨也会恢复成一直以来嚣张的睡姿。

更别提和素素熟络以后了,更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想咋睡就咋睡。

而这次只见飞羽将头尽量的往前蜷缩,手还轻轻的顶在心口处,甚至在长时间内偶尔的抽搐一小下。

素素轻轻的走下地,来到飞羽跟前,柔声道:“飞羽大哥,你没事吧?”

飞羽摇摇头:“没事,估计是天气的缘故,有点不适应,素素,你快睡吧,我这身体正是燃烧青春的岁月,壮实的很,倒是你,也要注意啊,军营不比在家里,好多地方照顾不周,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飞羽努力摆出个笑容,反而关心起素素来了。

素素心下大是感动,差点又掉下泪来,你都成这样子了,还管我干什么啊。

其实平日里每到休息的时候,只要看飞羽睡下,素素是万万不敢主动和飞羽说话的,不知道是对飞羽的敬畏,还是怕影响了他休息,还是少女那一丝羞涩的情愫?

当下素素不再说话了,给飞羽拉了拉褥角,悄然躺下,望着飞羽蜷缩的身躯,这是我们百姓的希望啊。

黑暗中,素素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羽睡得很沉,睡梦中,他梦到自己带领着苦难兄弟们取得了战斗的胜利,终于推翻了唐寅皇的统治,那些个粮食堆得看也看不到边,百姓们吃一辈子也吃不完,金黄的稻谷,白生生的大米,仿佛成了一个个香甜的馒头。

街道上,百姓们欢呼雀跃,大喊着“愿南王”的名字,自己看着百姓们高兴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周身一股股暖流流过。

自己坐在宽敞的大房子里,待在一个木材噼啪作响,火苗燃烧的炉火旁,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而自己过着土豪般的生活,一手拿着一个大白馒头,狠狠的在其中一个上咬了一口,又香又软,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啊,馒头真好吃。

而就在这时,“嗯哼,啊——”一个让飞羽听了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拨弄心弦的,让自己心神荡漾的女声把自己从睡梦中惊醒。

首先飞羽感受到的是一个带有体温的软滑的躯体缠绕在自己身上,其次是满鼻子的幽香充斥着自己的嗅觉神经,再次是自己一只手里握着这怀中人儿的一个高耸的山峰,温软入手。

霎时间,飞羽的心里如同遭到电击一般,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心神也瞬间从迷茫转到异常的清醒。

素素?素素!

素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啊——”飞羽长大了嘴巴,从口型上看这绝对是一次歇斯底里的吼叫。

还没来得及发出声来,飞羽的嘴巴就被一个柔软的小手死死的捂住,素素又惊又羞涩,满脸通红,却强忍着从贝齿挤出几个字:“飞羽大哥,不能叫啊!”

因为紧张,素素的手按的飞羽异常的紧,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突发情况下,人就会发挥出超出本身的潜能来。

这也是,如果飞羽就这么一嗓子,那他手底下的那帮死忠兄弟不冲进来一千,也冲进来八百,没准就把帐篷挤塌了,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那简直,简直。。。。。。素素也不敢想下去。飞羽被素素的手捂得快要窒息了,脸已领憋成了猪肝色,手不停的四下乱挥。眼看飞羽快要翻起白眼了,素素心下一惊,慌忙把手缩了回去,“飞羽大哥,你别叫,别叫啊!”素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怕飞羽再次叫出声来。

飞羽喘着粗气,惊魂未定,何时遭遇过这等情况啊,但飞羽毕竟不是一般凡人,虽神经粗狂,但也强忍自己不去喊出声来。

但就这么魂归故里的一刹那,飞羽又一次险些叫出声来,而且伴随着这次的心弦拔到了顶峰,鼻血也差点喷射出来。

因为之前素素惊慌起身,一手慌乱中捂住飞羽嘴巴,一手撑起整个身子,自己也没有心思顾及其他。

而现在因为斜撑着身子,被褥从肩头滑落,几乎露出了半个身子的春色。更要命的是,素素那诱人的风光也就这样的展现在飞羽眼前,大片的雪白。

而且,而且,在其中的一座上,有一个不深不浅的鲜红的牙印。。。。。。

飞羽本能般的猛地把被子一捂,把素素想扣蟋蟀一样扣在被子里,严严实实的。怎么会这样啊,暖暖的炉火,温暖的娇躯,好吃的大馒头,那啥上的咬痕,无数的零星的碎片桥段从飞羽脑海中闪过,渐渐的飞羽明白了,素素半夜钻到自己的被窝。

而自己,而自己做梦伤了素素,伤了素素的??!!

飞羽瞬间满脸红的像能滴出血来,而素素也钻到飞羽被窝里不敢再出来。

身体感觉到怀中那个散发着高度热量和无限魅惑的能量体,飞羽动也不敢动,饶是如此,刚才那一副满园春色关不住的画面也是在飞羽脑海中挥之不去,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如临大敌。

半晌,素素才把被褥拉开一条小的缝隙,露出一丁点儿眼睛,从缝隙中观察着飞羽。

飞羽努力的想着寒冷的冬天,想着一些大义凌然的事情,想着几天之后的浴血奋战,这才将心中的一腔热火渐渐湮灭下去。

“素素,你怎么,你怎么跑到我的被窝里来了?”虽说是双方都喜欢着对方,而且彼此心思也是心知肚明的,本来飞羽也想着等战乱结束了,也希望和这位漂亮的女子厮守一生的。但想归想,飞羽的情商还没有高到某种高度,只是单纯的喜欢和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