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五章英雄末路

而现在却是跨越了好几个层面直接来了个肌肤之亲,而且还亲的受了伤,虽说是无意的,但超级尴尬啊。飞羽的内心的情感步伐明显跟不上这肉体上的速度。

“那个,飞羽大哥,我,我见你身体发抖,自己缩成一团,也不能帮你分担什么军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只想,只想安慰你一下的,等到天亮我就回去,不会让你发现的,可你,可你——”

说道这里,素素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飞羽也苦笑不已,你这安慰的倒是够彻底的啊!

从身旁拽过素素衣物,给她塞到被子里,掉转身去。可心里那个汗啊,难怪啊,是咬到素素的波涛之物,素素吃痛才被惊醒的。

素素赶紧起身穿上衣服,天已经蒙蒙亮,飞羽当然也经此一闹,没有一丁点儿的睡意,于是起身出去查看军营,素素呆在营房,没有跟随飞羽一起出来。

天亮后,飞羽找来军医,吩咐道:“给我找些见效快的创伤药。”

军医还以为是飞羽受伤,大是关怀,硬要亲自给飞羽医治,飞羽千般搪塞过去,如果被兄弟们知道,素素奶子被自己咬伤,那不用去和唐军拼命,自己早已羞愧自刎而去了。

哎,人缘好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目送军医走远,飞羽才定下神来,召集各大将领准备举义事宜。

而从这件事以后,飞羽的情修之路好像是突然间突破了一个瓶颈一样,对待素素也明朗化了,对感情的认识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阴历七月十四日夜,这是民间百姓俗称的“鬼节”。唐寅皇管辖下一个重镇——清州,在这天显得异常的平静。

城内百姓已经早早入睡,就算是没有入睡的,也关门闭户,在这阴森森的夜晚不再出门。城外的丛林中,无数双眼睛闪着异样的光芒,有紧张,有期待,更多的是兴奋,所有人心底都在默默的想,劳资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只见所有人的黑色头巾上都绣着一个鲜红的小小的火焰,这是“水火军”的标记。大家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只带飞羽一声令下,便让唐贼尸横遍野。

空气中也仿佛是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飞羽紧蹙双眉,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城门,只见城墙上不时的有几个巡逻的士兵经过。

这时,旁边猫腰跑来一人,身手矫捷,几下就穿到飞羽身边,俯身于飞羽身旁,悄声对飞羽道:“大哥,还有半刻钟。”

此人便是飞羽亲自挑选出来的大队长之一——莫离,也是飞羽的生死兄弟之一。

飞羽点点头,向身后弟兄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身后所有人顿时卧低半分,身体躬直,随时发力,气氛登时紧张起来。

但见不一会儿,城楼上几个巡逻兵悄无声息的从城墙数十丈的高处掉落下来,紧接着,城门被缓缓打开。

飞羽见状,事不宜迟,握紧的拳头向前一挥,率先冲了出去,身后的所有人像矫健的猎豹一样,同样跟着飞羽冲了出去。

浓浓夜幕掩饰下,一道道黑影快速的接近城门,在城内接应之人的帮助下,很快进入城内。

不多时,城内便传来一阵惊呼,接下来,呼喊声,打杀声,兵器相撞声,痛哭声,便交织在一起,城内火光冲天,原来是某个地方起火了。

飞羽率领部队一路杀到守城将领府邸,守城官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战斗力也不是很强,几个能打的将领,没等飞羽出手,已经被护在自己四周的大队长给解决了。

登上城楼,飞羽隐约觉得事情有蹊跷,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出来,此次举义未免胜利来得太过容易了。也或许是弟兄们心头有口气,一鼓作气吧,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正在揣测间,忽然从城楼望去,不远处火光亮起,密密火把,竟然多的数不清楚,而且从四周围以围攻之势快速的靠拢过来。

莫离很快的跑过来,脸色冷峻,满眼通红沉声说道:“大哥,我们恐怕中计了,守城头领风压渡根本不在城中。”

飞羽一指外面:“是的,我们中计了。”

“怎么会中计,这次进攻是我们昨夜才定下的,难道有叛徒?”莫离大惊。

“不要慌张,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莫离,赶紧带兵冲出城去,我看敌人兵力不下于我们十倍,这次恐怕是铁了心的要我命,城池我们不要了,人先冲出去要紧。”飞羽当机立断下命令。

“大哥,你呢?”莫离着急的问道。

“我先看看情况,你赶紧去。”莫离迅速转身离去。

城门打开,义军刚刚冲到门外,便被远远的一轮箭雨生生的挡住,义军被迫又退入城中,有几个弟兄躲闪不及,中箭倒地。

飞羽在城楼上看了个清楚,隐约听见“诛杀贼首,赏金百万”的喊声,也明白了唐军这次是有备而来,准备灭了自己。

当下低头沉思,见莫离跑过来,不等他说话,便道:“我带十几壮骑先冲出去,待敌人追将我的时候,你再率领兄弟们从南面走,记住,要绕道‘九沟十八绕’。”

莫离摇头,“大哥,那样你太危险了,不行,我不同意。”

“他们这次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我出去肯定会先行追赶我,即使留有兵力,你们也有机会从险地避其锋芒。”

“还是不行,那大哥,让我跟着你,让启乌带兵撤离。”莫离说道。

“你觉得启乌有能力把弟兄们活生生带出去吗?”飞羽反问道。

莫离沉默不语,确实,伦战力,莫离甚至是在飞羽之上。

“放心,你哥我哪能被这帮软蛋兵擒获,快去。要把弟兄们一个不剩的带出去。”飞羽眼看敌军逼近,催促道。

莫离一咬牙,“大哥,你死了,兄弟就去陪你!”转身离去。

飞羽无暇其他,叫上十几个亲卫,打开城门,手抗“飞羽”大旗,冲了出去。因为目标小,即使一轮箭雨,也被“叮叮当当”挡了下去。

唐军首领眼看飞羽逃离,那个“飞羽”大旗在夜色里异常的显眼,顾不得其他,唐寅皇可是下了死命令,诛杀飞羽的。

于是,大喊一声“别让贼首飞羽跑了,”就挥令让大军追随过来。

莫离见状,即可率领部队从相反方向出城。

飞羽见唐军追随过来,心下稍微觉得安慰,便马不停蹄的飞奔而去。

足足跑了一夜,敌军仍然紧紧的跟随在后面,而飞羽这十几人却是人困马乏,身体,精神各个方面都到了极限。

天已大亮,飞羽喘着粗气,抬头一望,山路险峻崎岖,马已经不能再前行了。“把旗给我。”飞羽对身边的亲卫说道。

亲卫把旗交到飞羽手中,抬头看着飞羽,同样的气喘吁吁。

“这样,你们骑马朝那边去,我徒步朝上面马不能前行的地方去,他们很可能就被甩下了。”飞羽说道。

亲卫点点头,也没有想太多,赶紧纵马掉头跑去。

飞羽笑笑,他知道唐军是不会去追这几个无关大局的小卒子的,可他们是自己的兄弟,冲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摆摆手:“兄弟们,一路平安。”

看着山下大军仍在不紧不慢的攀援而上,飞羽大旗一挥,向山顶爬去。汗水浸透了他的黑色劲装,但飞羽心里却没有太大的紧迫感,从追击自己军队的数量上来看,莫离那边应该不难回到驻地,到了驻地,便是自己的地盘了,唐军万万不敢深入陌生之地。

而且驻地地势险要,还有上次自己安置的天险,如果唐军敢追击,相信莫离会带领弟兄们打一次大胜仗的。

而自己这次要是能够脱困的话,那一定会让唐寅付出代价的。飞羽这般想着,手脚却不停,手脚并用的爬上那陡峭的山坡。

道路越来越难行,因为体力的消耗,也因为还要扛着大旗,飞羽的手指已经被沙砾磨出了血痕,又渗出了血珠,刺眼夺目。

“我一定要活着出去,素素还在家里等着我呢。”在这一瞬间,飞羽想到了那个可人儿,不知何故,凭地增添了很多力量,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的力量吗?

终于,飞羽爬上了山顶,向下一看,心却顿时跌倒了谷底。这山的另一侧却是一处绝壁,嶙峋高耸,垂直而下,深不见底。

原来此处名为“勒马绝壁”,意思是到了这顶峰,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再前行的。“难道苍天不佑,这个狗皇帝气数未尽,老天也要绝我吗?”飞羽望着山下蚂蚁一样蜿蜒而上的唐兵,内心一股悲壮之气涌起,憋得自己难以喘过气来。

“好,我这就与你们这些奴才决一死战。”飞羽把自己的大旗往地上狠狠的一插,旗帜随风飘荡。

忍痛把四周的石块都搬了过来,堆到自己的身边,又从衣角撕下一块布条儿,缠住自己受伤的双手,怒视着已经快到山顶的唐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