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七章穿越大阮国

这个声音便是那陆压道君,他在宇宙的某个地方一直在关注着飞羽的修行,果然是情关难过啊,这也是修行中最难过的。

好不容易千年才找到这样一个人才,陆压本来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降落凡间来次盼望已久的徒步旅行的,可飞羽却是情欲修行失败,七情之爱没有归于三魂之幽精的神位。

其实陆压道君也是不懂情爱的,他是宇宙孕育而成,自然不知道这个七情之爱如此难修,也没有暗中施手,帮助飞羽增加点神通什么的,虽然那样有违天道,被师尊创世元灵知道会挨骂的,但这样的失败自己损失更大。

当下注目远眺浩瀚之无尽宇宙,长叹一声:“也罢,我陆压的传人要是这么容易就修行成功,我堂堂四大古神之一岂不是很掉价。”

自我安慰一番后,后悔无益,陆压便决定凭自己神通,再开创一个位面,让飞羽穿越其中重修七情之爱,要是让他再去寻找传承之人,那是陆压万万也不愿意去了的,太难找了。

只见陆压道君双手中指与十指虚点,成兰花状,双目微闭,就那样凭空坐在茫茫宇宙中,周身玄清之气缭绕,与宇宙间的茫茫之气竟然不断的融合。

接着,陆压道君的双手便虚空连指,指指点点,做着好多个奇怪的动作,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

忽然,陆压双目忽地睁开,精光四射,照的茫茫宇宙间似乎也亮了几分,然后,见陆压一只手轻轻的逆向划过,宇宙间出现一道裂缝,然后瞬间又合上了。

即便是如陆压道君,也微微吃力,开辟位面不仅要求不影响到宇宙间的运行规律,还要借助宇宙本源的力量与自己融会贯通,然后,顺应着天道而为,才能暂时开辟出一个新的位面。

因为宇宙是在无时无刻变化的,这种由人力开辟出来的位面时间久了就会慢慢消失的,即使是像陆压道君这样的创世先驱也不行。

梦里的情境,是各种各样的,人都会做梦,即使是刚出生的小婴儿也不例外。而梦的内容,更是千奇百怪,有做梦捡钱发财的,有做梦与俊男美女亲热的,也有梦到倒霉走了劫运的,更有思维混乱,不知道自己梦到什么解释不通的,反正是什么样的梦境都有。

而不少人却一定经历过这样的梦境,那就是自己忽然变得能够飞翔了,轻轻的提起一口气,就能飘飘忽忽的,翻山越岭,从奇妙的角度俯视自己曾经生活过的熟悉的环境,真是大为奇妙,还可以梦翱翔于天际之间,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简直是比抽了大烟还要爽。

而飞羽在掉落“勒马绝壁”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飘飘忽忽的,忽然感觉到体态轻盈不已,如飞凫一般,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好像已经忘却了素人氏的叛离,也不曾记得指点江山时的激昂,也想不起来带领兄弟们征战沙场时的热血。

只是觉得周身似卸下了千斤重担,浑身毛孔四散开来,像是漫步云端一样,什么也不用想,天地之间所有的事物都囊括在视听之中,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就想这样永远的处于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中。

在梦里,或者是在梦醒时分,让飞羽自己觉的茫茫然的,在脑海深处好像是有这么一点点的记忆,记得自己是跳下那万丈深渊的,而其他的却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脑子里像是塞满了浆糊,浑浊一片。

而他却不知道这是陆压道君施展的大神通,接引飞羽来到自己新创立的位面,穿越了之前的那个世界,继续让他修行七情之爱。

或许是陆压本身也心生愧疚之感吧,这千年以来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找到这么一个合自己胃口,身体,心性各个方面皆达标的传承之人,却稀里糊涂的含情怨而亡,这种感情的叛离痛苦是不言而喻的,自己也是于心不忍啊。

于是,就施法在穿越的过程中,让飞羽感受一下这奇妙的飞天之旅,算是这小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点小小的福利,希望他在这妙美梦境中穿越时空,再接再厉,再续十世之缘,给自己争点气。

也希望此子能够在这里看破情关,顿悟自己创造的诸般妙法,渡化此子修得大道理,顺利的接引他升上神位,普渡众生,自己也好放心做个逍遥散仙,游记于名山大川之间,也好祭慰尊师的造育之恩。

于是,陆压就用用梦游大法,人们常言说得好,醉生梦死嘛,也让飞羽享受了这样的妙美情境。

“呼呼呼呼”不知就这样过了多久,飞羽终于觉的体内不再有那股轻盈之气,再也控制不住身体前行,忽忽悠悠便降落了下来。

睁眼一瞧,落脚之处是一片荒林,没有一丝人迹,但看这个地方风景却极其秀美,山潺流水,惠风和煦,碧草蓝天,白云几朵。

但不同之处却是没有一点生气,连昆虫也不见丝毫踪影,更别说是什么飞禽小兽之类的了。

飞羽脑袋嗡嗡作响,神色仍在恍惚之中,自顾自的抱着头轻轻揉捏太阳穴,过了一会儿,才定下心神来。但见自身周遭完好无损,身穿一身黑色劲装,腰间多了一把曲里拐弯,样子极其怪异的宝剑。

这把刀就想蛇弯曲蜿蜒而行,忽然时间静止时的样子,他却可能是不知道,这是陆压道君暗中送给飞羽的宝剑,名字叫做“蛇月”,端得是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比他在前世用的精钢刀不知好了多少倍。

而且,飞羽一摸胸口,还平白无故的多了一本书。这是一本古书,书本泛黄,书面上用古朴繁体子书写的《玄清九签》四个苍穹大字。

陆压道君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本来是打算等到飞羽修行成功,荣登神位之后,才要他学习自己这由师尊创世元灵传授给自己的无上道法的,可为了避免这次飞羽再失败,就提前给他了。

要是他再修行不过,那陆压道君可真的要气的吐血了。

但有一点飞羽却是灵台异常的空明,看着周围这景色秀美的地方,却是异常的安静,不禁皱了皱眉头,将腰间这把成弯月形,剑身上刻有古怪图案的宝剑就地一摔,如飞羽这样七情过六之人也霎时间大为恼火,禁不住脱口而出,“劳资这是穿越了啊!丫丫奶奶的!”

纵使心智再坚毅之人,对陌生环境也会心生恐惧的感觉,飞羽也不例外,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像是一个迷了路,找不见妈妈的小孩子一样,样子那是相当的可怜啊,天大地大,却是自己孑然一身。

但飞羽终究是天生豁达,性情开朗的人,约摸在原地打转打了三十多圈的时候,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嘴里抱怨了一句:“劳资真是悲催到了极点了啊。丫丫奶奶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到了这个世界后,“丫丫奶奶的”就成了飞羽的口头禅,但这个丫丫的奶奶究竟是何方神圣,估计连路压道君都不知道,更别说是飞羽本人了。

当下拍拍屁股,也罢,首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吧。就这样,飞羽定下心来,伸手遮阴眺望着远方。

因为刚才初到此地,并没有留意,现在才远远望见,在西方密林之外,隐约有一个小村庄,袅袅炊烟。

既来之则安之,飞羽拾起“蛇月”宝剑往肩上一扛,边欣赏周遭的风景,边向远处小村落走去。

渐渐地,飞羽可以在路上偶尔遇到一两个行人,但大多是老弱妇孺,身上的服饰与自己也相差的不是很远,只是飞羽发现这里的人,大小人眉心间都有一个梭形的印记,平故增添了些许的神气。

“看来我穿越的还不是很远么!”飞羽盯着路人服饰自己安慰自己的说道。但这些路人大多却是面有痛苦之色,眉头紧蹙,面露沧桑。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飞羽心下好奇,拦住一个砍柴的老人,问道,“老人家,我这一路走来,见大多数人都是面露苦色,这里是不是遭遇了什么?”

老者颤颤巍巍的放下柴担,四下里看了看,见飞羽天庭饱满,五官俊朗,一看就不是什么平凡人。

其实飞羽在前十世当中,第一世修七情之喜,相由心生,修得圆满后,这童帽也已经属于上上之选了,如果遇到个外贸协会的女人,那光凭这小模样,就可以把妹无数了,当然,陆压是不能让飞羽这么做的。

老者见飞羽不像是坏人,就告诉飞羽,“筱镇王率领二十万筱骑精兵,连带“神筱驿”兵变策反,驻扎在西北荒漠‘噬生隘’,凭借此处天险,并且以此为营,步步逼近,攻城陷池,现在已经打到大阮乌金城外的塘堰重镇,尔充王率兵拼死抵抗,据守乌金城已经有半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