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情

第十章玄清九签。蛇月。紫煞异象

顿了一顿,老翁又说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乌金城内有‘九彩乌玄石’的存在,掌握了这种神石,便是掌控了战事的走势,最起码仍有反败为胜的余地,所以尔充王平日里就在乌金城内坐镇,指挥战斗。”

飞羽听到老翁介绍,大致明白了这个大阮国的情况,也是个战乱之国。其实,这是陆压道君有意为之的,让飞羽历经和之前的国度的相似经历,也好让他尽快的成长起来,可谓是用心良苦。

但陆压道君纵然是如此大神通之人,也是逆天而为,在宇宙中的某种自然规律被打破了。陆压道君做的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想到故事的结局。某种邪恶的异象也在这个位面诞生了,这是如陆压道君也不可改变的。

“那眼前的这些百姓是干什么啊?”飞羽遥望着火光长龙缓缓前行,问道。

“尔充王归乡复战,手底下早已没有了可战之人,草草积聚了磬德皇掌控的愿意跟随自己杀敌的十余万将士,与筱镇王应战,可哪里敌得过筱镇王的精兵,更何况筱镇王有‘神筱驿’这支神兵。”

“所以说,尔充王几乎是以一人之力震慑筱镇王军队于乌金城外半年有余,已经是传奇般的存在了。而乌金城内所有百姓,以及乌金城向东的镇子,村落的百姓,都感谢尔充王的大德,无以为报,只因这靠山之地有种林木唤作‘黑桦’,坚硬无比,做成箭矢以机括发射能够射穿平常的‘九彩玄乌’战甲,所以所有百姓除了生存必备的农活外,便全民行动起来,做这坚硬的箭矢,运往前线,助尔充王抵御筱镇王的反叛。”

“哎,外敌不敢入侵,内乱却苦了百姓。”老翁一声长叹,饱含了无尽的怜悯。

望着长龙尽去,飞羽也是感慨无限,“首先帮得百姓们制造箭矢吧。”飞羽这般想着。

从第二天起,飞羽白天便下山与小村落的百姓一起制造那‘黑桦’箭矢,晚上便回的小竹楼与老翁喝酒,聊天。

闲暇的时候,也拿出那本艰难枯涩的《玄清九签》来研究。

《玄清九签》共分为九部,分别为引气篇,肝木篇,心火篇,脾土篇,肺金篇,肾水篇,胃雷篇,胆风篇,肠雨篇,这部古书不同于其他秘籍和兵法,它是以玄清之气为根本,以引天地玄清之气为根本,暗合阴阳五行,修炼体内五脏六腑,使其坚毅无比,有如神器,再与身体修行相辅相成,由玄清之气运转大小周天,遍布全身,最终修得金刚不坏真身,练成刀枪不入躯体,是陆压道君自创的秘法,为了帮助飞羽,也随同‘蛇月’一起给了飞羽。

纵使飞羽天资聪慧,但这种修行之法却是闻所未闻,也不多想,首先自行习得那引气篇,即吸纳天气玄清之气入体,使之作为修行五脏六腑的本源动力。

而平日里,老翁也像是颇懂得这五行与人体特性,闲来便与飞羽探讨一二,慢慢的,飞羽对古书中的一些难以理解的东西也明白了,呼吸吐纳间,玄清之气已经可由肉眼看得见的浓度由飞羽的鼻孔吸入,弥漫在体内周身各处。

就这样,飞羽习得的《玄清九签》已经进步了不少,体内五脏六腑虽然没有开始正式修炼,但也已经有玄清之气守护,比的旁人不知强上多少倍。

而飞羽也每日用那“蛇月”宝剑当砍刀使,把“黑桦”木劈的哗啦啦一倒一大片,不知道那陆压道君看到这样的宝物竟然被飞羽这般的使唤,会不会气的把宝物收回。

就这样,飞羽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磬德宝殿上,因为磬德皇已经遭到筱镇王迫害,而现在战事紧迫,尔充王也顾不得太多的世俗礼仪,直接便把磬德宝殿做了议事大厅。

但尔充王还是不坐那金銮宝座的,在宝座旁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青鸾椅,尔充王端坐在上面,只见尔充王这人七十有余,须发皆白,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倒是和三国里面的关二爷有几分相似。

但见他一手撑着膝盖,眉头紧蹙,声若洪钟,问底下一名单膝跪地的将领:“你说此时当真?”

“是的,尔充王,据探子来报,数日之间,在筱镇驻扎总部附近的荒漠中,忽然夜晚狂风大作,形成一股黑色风暴,最终风暴直冲天际,像是一条连接天地的通道,风暴散去之时,从天空滑落一颗耀眼紫星,降落在筱镇总部,而从那日起,筱镇部队实力猛地大增,之前我们已经是苦苦支撑,而现在来时更加凶猛,筱镇军队好像魔神附体一般,不怕疼痛,拼死进攻,在‘九彩乌玄’的帮助下,我部损失惨重,已经被迫退后十余里,现在退居乌金城外重镇——永昌。”

这名将领一口气将前线战况以及前日里发生的怪事统统禀报给了这位他们心目中天神一般的存在,等待尔充王的决策,看接下来是如何应对。

“告诉守城将士勿慌,那筱镇老贼手下‘九彩乌玄’套装有限,我们在此据守脉矿,占据有利。还有,你说那敌军魔化,除了勇猛无畏,不惧疼痛外,还有什么其他方面的不同?”

将领想了想道:“从被我们杀死的敌军尸体上看,好像灵活度不似从前了,而且皮肤发青,整个人的智商好像也降低了,只知道猛冲猛杀,但领头将领仍然是有一定的头脑。”

尔充王点点头:“哼,邪魔歪道,大可不去理会,待老夫去把那攻城将领斩杀于马下,解将士们燃眉之急。”

将领一听大喜,有尔充王出手,那敌将必然溃败。

只见尔充王起身,吩咐左右拿来自己铠甲和武器。八名随从立即从侧殿抬出一套套装。用抬这个字眼,是因为尔充王的这套战甲太重了,足足过了万斤,而那八名随从,能跟在尔充王左右的,哪个不是以一当百之人。

只见尔充王穿上这件重铠之后,这件铠甲顿时散发出九彩之色,光彩夺目,眉心中的梭形印记也同样散发着九彩光芒,尔充王犹如天神下凡,威武无比。

而那尔充王的武器是一柄龙枪,在尔充王握在手中的那一刹那,龙枪发出一阵低低的龙吟之声,好像在应和着主人什么,也散发出九彩神光,这套套装从穿到尔充王身上的一刹那间,尔充王身上的气势便以几何倍数增长,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和浓浓的战意,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蓬发而出。

尔充王的这身铠甲名为“极致套装”,那杆龙枪名为“伏矢神枪”,是伴随尔充王征战多年的套装,也是尔充王偶然间奇遇得到,自从发现乌金城内的“九彩乌玄石”后,尔充王便将“九彩乌玄石”加于武器和铠甲之中。

因为尔充王天生神力,有万夫不当之勇,而这神枪和铠甲伴随尔充王多年,沾染鲜血无数,竟好像有了丝丝灵性,于是两者条件具备,尔充王的伏矢神枪和极致套装便成了极致的存在。

因为“九彩乌玄石”还有一个特性,依据可接受之人的强弱,散发出不同数量的颜色,一般之人,将“九彩乌玄石”融入后,只可散发出一到两种颜色。

所以说是尔充王的伏矢神枪和极致套装成了极致的存在,而尔充王本身,也已经成为了神一般的存在。

不多久,尔充王便从前线回来了,有了他的帮助,前线的局势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大殿之上,尔充王仍然是威仪有加,可内心却是翻江倒海,刚才在斩杀攻城的敌将之时,尔充王用了一分的力道才将其击毙。

尔充王口中的一分力道可是不简单的,每一下出击都重逾四千多斤。这已经是一个让人惊叹的战斗力了。

而且尔充王心里明白,前来攻城的仅是筱镇军队的普通将领,越接近他的老巢,守城将领越是厉害,他的“神筱驿”十六人小组并没有一人前来,如果说是这魔化的军队如此厉害,那之前就已经是人中翘楚的“神筱驿”,现在不知道厉害成了什么样子了。

本来筱镇王军队数量众多,已经占据了豫川、葛庆、明远、川南、闽洲、中凉、项水、徐延、离荆、衍西等二十六座大城,但尔充王却仍然想着等给自己时间做一段调整,让手下这些将士们多多历练一下,再帮助他们的装备中多融入些“九彩乌玄石”,在自己的带领下发起反攻,逐步的收复失地。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现在守城尚且困难,更别说是反攻了,从刚才一战自己部队的损失就能看出这一点。

天降异象,必生祸端啊,尔充王深知这一点,但自己必须得打败筱镇,守得“九彩乌玄”矿,否则,天道何在,正义何在?

事已至此,尔充王便做了个决定,要从百姓中招募新兵,从中挖掘人才,如果能组建一支像筱镇那样的“神筱驿”,那局势也未尝不可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