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悲喜赢你一回眸

第2章 雷劫

璃儿?!

名唤花璃,东天的桃花仙,也是淮舜的新欢。

可淮舜取她的眼又关花璃何事?!

娆鸢不解,忍着眼睫处的疼痛问道:“什么叫替她拿了?!”

“前些日她伤了眼,医仙说只有你的眼能换给她。”淮舜说着,眼中闪过抹歉疚。

可是娆鸢已经瞧不见了。

“所以你便来取我的眼?”心尖泛起密密麻麻的痛处,她空洞着一双眼,泣声诘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也是唯一能救灏灏的法子!”

“那又如何!”淮舜蹙眉睨着娆鸢此刻这幅尖酸的模样,声色冷凝。

“灏灏是你的亲骨肉,难道在你心中,他还比不上花璃么?!”

“谁也不能同璃儿相比。”

淮舜一句话,打散了娆鸢所有的希冀,她跌坐在地,满心寒凉。

脚步声渐远,娆鸢枯坐在地,久久无法回神。

许久后……

“见过花璃姑娘。”

殿门处传来仙婢恭敬的声音,娆鸢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满目黑暗。

是啊,她的眼已经被淮舜拿走了!

心中刺痛,与之相伴的是愈加近距的脚步声。

“娆鸢,你……可还好?”花璃的声音中满是关切。

“若被挖眼的人是你,你可会好?”娆鸢的语气满是怨怼,话出口的那一刻,便是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头。

花璃沉寂了一瞬,忽的笑出了声。

娆鸢闻声一愣:“你笑什么?!”

“亲耳听道你说不好,我心中欢喜。”

“你——!”娆鸢面露惊愕,不知花璃为何会说出这般的话。

她们二人远日无冤,近日无仇,这上千年见面之数更是寥寥!

花璃瞧着她满脸的血污,脸上的笑愈加的深切。

她抬手拂过娆鸢的脸,柔声道:“其实我的眼从未伤过,取你的眼不过是想断了你同帝子的希望罢了!”

一句话,惊的娆鸢满心震颤!

“你说什么?!你这般做,就不怕淮舜知晓?!”

“知晓又如何?帝君信我,听闻眼疾之事他未曾查探,便叫人寻了医仙问询治疗之法。娆鸢,便是你将我所言同帝君说了,他也不会信你!”

娆鸢听着花璃的话,只觉得心中惊骇与伤痛。

可下一瞬,她便想到,既然花璃的眼睛未曾伤过,那她是不是可以将眼睛拿回来?

是不是可以换给灏灏?!

娆鸢摸瞎般胡乱一抓,竟是抓住了花璃的裙摆,她哑声喊道:“将眼睛还给我!”

花璃厌恶的蹙了蹙眉,一脚将人踹开,冷笑了声:“你的眼睛被我丢进了弱水,寻不回来了。”

“你怎么可以?!就算你恨我,可灏灏是无辜的,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这般狠毒,断了他的希望?!”

“有何不可?若不是你,千年前嫁与帝君的该是我!?只要我在一日,你的孩子就永远别想健全的活着!”听着娆鸢的控诉,花璃脸上的笑愈发的灿烂。

“你……什么意思?”娆鸢听着她的话,心中不安感更甚。

“还记得五百年前你生产时恰遇雷劫,引得帝子先天不足,双目失明。其实那不是你的错。”

花璃语气悠然,却听的娆鸢背后生凉。

因自身雷劫提前到来之故,累的灏灏生带眼疾,是娆鸢难以自谅的过错。

“你做了什么?!”

花璃看着双眼空洞的娆鸢,俯身凑近她的耳畔,低声笑语:“那日,是我引你入的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