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悲喜赢你一回眸

第11章 一盏清灯

“昌黎,你要做什么?!”淮舜沉着眸喝声问道。

昌黎冷哼一声,清灯隐没,手中仙力化出一柄长剑,直指淮舜眉心。

“你杀妻灭子,网顾天道,今日,我便要你付出代价!”

话落,他便飞身朝着淮舜冲了过去。

淮舜见状,脸色也是难看的紧,身子一侧,避开昌黎的攻击。

而后手中长剑乍现,同回身而来的昌黎碰撞在一起,发出铿鸣之声。

四目相对,淮舜寒声道:“昌黎,本帝是君,你是臣。”

“你这般的君,反了也罢!”昌黎二话不说,化剑为掌,带着仙力重重拍向淮舜。

淮舜只能后退避让。

他翩然悬立于半空,拧眉望着昌黎:“看在过往数万年的情意上,你现在退兵回守东天之尽,本帝就不与你计较今日之事。”

“不可能!”

“你要为了娆鸢,将这东天搅得不得安宁?!”淮舜声色冷凝,看向昌黎的眼中漫布杀意,“既如此,就别怪本帝不念旧情!”

话音落下,淮舜浑身仙力翻涌,白衣长袍幻化成铠甲覆在身上,长剑退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战矛!

昌黎见状没有丝毫惧意,反倒是再次冲了上去。

两人战在一处,打的天翻地覆,波云翻涌。

不知过了多少招,又是一记对掌,两人各自退开身子。

“噗——!”

昌黎单膝跪在地上,一口血从口中喷洒在地上,眼中战意却是凛然。

再观淮舜,脸色微白,抬手在嘴角摸了一下。

看着指间的血迹,他眯了眯眼再度看向昌黎。

“为了一个女子,昌黎,你真是有出息!”

“你不也是一样?”昌黎冷呵一声,站起身道:“那个花璃有什么好,竟是叫你心盲至此,为了她,不惜害了丫头和灏灏的命!”

“他们灵气化形而生,如此结局是命数。”淮舜冷声说着,忽的想到了什么,继续道,“将清灯给本帝,璃儿身子不好,需要灵气将养!”

昌黎闻言一口气窒在心口,既为淮舜的无情感到寒心,更为娆鸢对他的痴情感到可悲。

“这是丫头最后一抹生机,你还不愿放过?!”

“她心神已碎,便是活了也不是那个她。倒不如炼成灵器给璃儿温养身子,也算功德一件。”淮舜冷声说着,伸出手来,“给我!”

手中长剑紧了紧,昌黎沉声道:“不可能!我永远也不会再将她交给你!”

淮舜闻言眉头再次紧皱,心中浮涌着怒火,不知是因为昌黎的拒绝,还是因为拿不回娆鸢的烦躁。

“你不是本帝的对手,何必自寻死路?!”

“便是死,我也不会再让你碰丫头半分!”昌黎怒声说着,手中长剑直指苍穹,“众仙将听令,踏平东天,斩杀暴君,重择明帝!”

随着他一声令下,他身后屹立的仙将高声和应,杀气冲天!

“杀!杀!杀!”

震彻天际的脚步声响在耳畔,淮舜的神情愈发冰冷。

他与昌黎隔着云海遥遥相对,毫不退让。

“淮舜,总有一日,你会后悔!”昌黎冷声说到。

淮舜神情冷硬,寒声道:“本帝等着那一日,只可惜,你看不到了!”

话落,手中战矛横扫,仙力化刃飞了出去,眨眼间掳去一片生命。

而随着他这一击,驻守在东天的守军也匆匆赶了过来,同昌黎带来的仙将赫然对立。

昌黎看着这一幕,心中思虑良多。

为娆鸢报仇是真,可若是今日继续缠斗下去,不仅误了复生她的时间,能否杀了淮舜结果也未定。

无边的静默环绕在洗心泉之上。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声,引得昌黎和淮舜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