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

第2章 懵懂少年

茫茫神州洪荒,无际无涯,无人知其边也。天有大道,天地间日月星辰定于天中,日夜不息,春去冬来,寒暑更易,井然有序,山川河水,生机盎然,世间万物,都分明的融入在这天道之下。

洪荒大地,山川起伏,连绵不绝,万丈高的巨大山脉比比皆是。一望无边的山脉里面有奇花异草无数,古树怪藤盘结。更有那飞瀑垂天。

神州北部,有一条不大起眼的山脉,远远望去,如同一颗巨大的神龙头颅,峥嵘险峻,当地人依其形名之为龙首山。

可就是这座在神州上不算大的龙首山,却也绵延不知几千里也,山上葱葱郁郁,长满了参天大树,群山之中,几座险峰高耸入云,高不可测。

巍巍龙首山下,一条名为桑水的大河从山的南麓蜿蜒而过,河面宽约数十里,浩浩汤汤,四季不竭。

桑水两岸,依着大山零星点缀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庄,这些村子几乎与世隔绝,很少会有外人来,村民们也很少有人走出过大山,他们世世代代过着与世无争,自耕自足的田园生活。

深夏,一个上午,太阳一竿子高了,龙首山南麓坡底,桑水北畔,风家庄。

村西,老光棍风老二的破屋前。

“小天,快出来!”

“小天,赶紧出来玩啊!”

“臭小天,出不出来?窝在家里发臭呢?”

一阵孩子们的喧闹声由远而近,目标正是风老二的破屋。

“哎……知道了,就来……”随着一声清脆而又略显稚嫩的答应声,只见风老二破屋那摇摇欲坠的院门“吱扭”一声被推开,一个微胖的少年从门内跑了出来。

只见这少年大约十来岁,个子不高,穿着一身缀满了大大小小补丁的灰布衣服。他胖乎乎的脸上,长着一对调皮的大眼睛,眼帘忽闪忽闪的,那两颗像黑宝石似的大眼珠只要一转,鬼点子就来了。在他那白皙的脸上,不论是那鼓鼓的腮帮,还是那薄薄的嘴唇,或者那微微翘起的小鼻尖,都使你感到滑稽逗人,一看便是一个机灵、淘气的孩子。

“小天,走吧,玩去喽!”五六个小孩子过来拥着小天就要走。

“小家伙们,”门内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别乱跑,切记别上山里的林子里去,也不要到河里玩水。那林子和河里都有妖怪,吃人呢!”

说话的是小天的爷爷风老二。风老二一生没有成家,在桑水边以打渔为生,如今已是花甲之年,十二年前在桑水上打捞回一个顺流而下的篮子,篮子里就是刚出生的小天。风老二就此更绝了成家立室的念头,把小天当作是自己的亲孙子一心一意的抚养至今。每次小天出去玩的的时候总是要不厌其烦的吩咐。

“知道了……风爷爷。”孩子们调皮的拉长声音回答道。

“呵呵,真没创意,每次风爷爷就是这两句!”脸黑黑的,长的精瘦的瘦猴嘟囔道,这小家伙又黑又瘦的小脸上,满是灰尘,头发约有二寸多长,乱蓬蓬的,活像个喜鹊窝。

“别这样说,风爷爷是为了咱们才这样说的。”长着一颗大大的脑袋,脑袋上稀稀疏疏只有几根头发的大头反驳道。

“哎呀,行了,你们俩有完没完啊,还是想想今天咱们去哪儿玩吧。”风小天无奈地看着这两个整日唱反调的“冤家”,赶紧转移话题。

“林子不能去,河边不能去,那只好去村北的大土坑捉迷藏了。”

“那儿不好,我前天在那儿把头碰了老大的一个包,现在还疼呢!”

这群活泼的少年边走边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

“小天哥,”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是年龄最小的妍儿,才七岁,也是这群孩子中间唯一的女孩子,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她最佩服的小天哥,说道,“我们要不去瘦猴家里看看!”

妍儿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有一双水灵灵的眼镜,小辫儿朝天翘着,粉红色的发带在头上一颠一颠的,像两只飞舞的彩蝶。

“看什么呢,妍儿?”看着娇小的妍儿,风小天宠爱的揉了揉妍儿的头发问道。

妍儿的父亲叫风清儒,是村子里面最有学问的人,也是风小天这一伙淘气少年的启蒙先生,也许是因为小天的天资聪明,又爱读书,或者是因为风小天的无父无母,孤苦伶仃,这风清儒对小天一直是另眼相看,特别照顾,常常在教授完后把风小天留在自己家里吃饭,也因为这个原因,风小天和妍儿就特别亲近,一直很是宠着妍儿。

“瘦猴说,他哥哥风勇昨天下午从北边的林子里带回一只特别好看的兔子,很可爱,我想去看看。”妍儿拽着小天的胳膊兴奋地说道。

“禁林?瘦猴,风勇哥又去禁林了?”风小天大吃一惊,连忙拉住风勇的弟弟瘦猴问道。

禁林就是风家庄北边山坡上的树林,站在山下看,那漫山遍野的一片苍翠,村里面视力最好的人都看不到哪里是尽头,林子里到处是参天古树,光线昏暗,由于终年不见阳光,那片林子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村里面故老相传,这林子里曾有妖魔鬼怪出没,所以村里很少有人敢进去,传说以前曾有不少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可是成群结伙的去了,却没有一个回来过,所以那片阴暗的林子就成了村子人们口中的禁林。而这个风勇,二十刚出头,是瘦猴的亲哥哥,他身材魁梧,孔武有力,是方圆几个村子里力气最大的后生,这家伙曾于去年不顾家人的劝阻,冒险偷偷进了禁林,出人意料的是竟然全身而出,这一举动使风勇成了这一片村里不少年轻人的偶像级人物。其实据风勇自己说,他也就是在禁林边上绕了几圈,没敢深入,没想到这次风勇第二次进了禁林,难怪小天如此吃惊。

“是啊,我哥昨天上午去的,说是和邻村的人打赌,下午出来的时候还逮住了一只兔子。”瘦猴自豪地说。

“风勇哥真厉害!”孩子里面最为健壮的虎子两个眼睛冒出了崇拜的小星星。

“走,咱们一起去看兔子喽!”风小天一挥手,一伙少年嘻嘻哈哈地笑着,一窝蜂地向村东瘦猴家跑去。

“小天哥,等等我嘛!”这是妍儿银铃一般稚嫩清脆的嗓音。

“妍儿,快点,你追不上我,哈哈哈哈!”风小天得意的笑声。

村东,瘦猴家院子里石磨旁。

“呀,真可爱的小兔兔!”看着眼前趴在石磨上的小动物,摸着那小动物身上洁白的绒毛,妍儿不由地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这是兔子吗?”风小天有些疑惑。

只见这只被放在石磨上的所谓“小兔”,身体洁白,两耳长长,身体大小与平常小兔亦是相仿,只是这“小兔”四只脚为纯黑色,眼睛为蓝色,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看到这么多人的注视,却也不惧,旁若无人的东张西望,眼睛里透射出妖异的蓝光。看到妍儿摸它,边向后缩了缩,好像不乐意似的。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兔子,算了,不如宰了它吧,还能吃顿肉!”高大的风勇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石磨前,接着小天的话茬说道。

“不要啊!”妍儿一天就急了,忙挡在了“小兔“的前面。谁也没有看到的是,那只奇怪的“小兔”的蓝色眼睛竟然像人一样透露出嘲弄的神色。

“小屁孩懂什么啊?一边玩去!”风勇一把推开妍儿,就要抓起“小兔”,不料被推开的妍儿“哇”的一声哭了,径直跑到小天面前,拉着小天的胳膊央求道:“小天哥,救救小兔兔吧!求你了!”

看着满脸是泪的妍儿,风小天不忍心了,天性善良的他也不希望这长相可爱的小动物就这样被吃进了肚子,便上前一步对风勇说:“风勇哥,这么个小东西,也没多少肉,不如就给了我吧!我完了给你两条鱼怎么样?”

“嘿嘿,行,两条鱼,说好了,可不能反悔!”很明显,对于风勇来说,这鱼的诱惑远远超过了这未知味道的“小兔”,在这个小村庄里,唯一敢下河打鱼的只有小天的爷爷风老二了,说来也怪,别人下河怎么也打不着鱼,还经常会碰上大风大浪,风老二却次次能打得着,虽然不多,却也足够风老二用来向村民们换些粮食和生活用品,来维持他和风小天的生活。

“那这个小家伙就是你的了。”风勇一把抓过“小兔”塞进了风小天的怀里,动作很是粗鲁,看得妍儿心里又是一紧。抓着小兔的手放开的时候,风勇好像看见那“小兔”的眼睛向风勇一瞥的时候,分明闪过一道凌厉的目光。

“嗯?怎么回事?”风勇朝着“小兔”的眼睛再一细端详,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咳,大概是眼花了吧?”风勇心中暗想,便也不再在意。“小天啊,记住,两条鱼!”说完便回到了屋里。

“呵呵,两条鱼就两条鱼。”小天小心翼翼地把“小兔”递给了已然是破涕为笑的妍儿,看着那泪痕未干的笑脸,小天觉得这两条鱼太值得了。

“谢谢小天哥哥!”妍儿仰起头看着小天说道,含着泪的眼睛满是甜甜的笑意。

“傻丫头,跟哥还谢什么?”小天照例拍了拍妍儿的头。

“呵呵,不用谢了,等你长大了,就给小天哥当媳妇儿得了!”这阴阳怪气的声音,自然是瘦猴那家伙。

“当就当,我愿意!哼,臭猴子!我长大就是要给小天哥当媳妇儿。我妈就是这样说的,是吧,小天哥?”懵懂的妍儿昂着头,理所当然的说道。说完,也不等小天的回答,抱着“小兔”,喜滋滋地向家里跑去。

“啊?”略懂人事的风小天一阵错愕,白皙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哈哈哈哈哈……”那群少年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这傻丫头,什么话也敢说啊?”脸红的少年暗自想道,在伙伴们的哄笑声中,少年讪讪地向家里走去!

这正是:两小无猜言无忌,青梅竹马情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