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

第3章 奇异兔儿

深夜,皓月当空,给整个天地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月光笼罩下的风家庄神秘朦胧,祥和宁静。

村北风老二破屋的炕上,风小天躺在自己用苇草编织的凉席上,听着耳边风老二的呼噜声,还有院墙外不知名昆虫的鸣叫声,却没有了往日的睡意。看着从窗外洒进屋地的皎洁的月光,一大堆的问题在他的脑海里不住的盘桓:风勇昨天捉回的真是一只兔子吗?那“兔子”为什么是蓝色的眼睛啊?往日在河边的草丛里倒也见过红眼睛的兔子,可从来也没见过这蓝眼睛的啊?还有那神秘的禁林到底是个什么所在?真的有人们所说的那么可怕吗?可是那风勇为什么两次进去都安然无恙呢?还有那傻乎乎的妍儿也太大胆了吧?虽然风大婶即妍儿的母亲、自己的师母也和自己开过类似的玩笑,可自己以后真的会娶她吗?

毕竟还是小孩子,就在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的纠结中,风小天想着想着终究是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天刚蒙蒙亮,东方刚泛起鱼肚白,白风老二的破屋门就被人咚咚敲个不停!

“谁呀?这是拆我老汉的门呢?”风老二苍老的声音。

“二爷爷,是我,妍儿!小天哥,你快出来啊!小兔兔快要死了,你快来看看啊!”屋外传来的是妍儿焦急的叫声。

“哦!妍儿呀!”风老二一天是妍儿的声音,低声嘟囔了一句,便不再言语了。

“嗯?小兔要死了?怎么回事啊?”还沉浸在梦乡中的风小天被吵了醒来,听到妍儿焦急的声音,小天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昨天还活蹦乱跳好好的呀?”疑惑间,风小天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穿好衣服推门走了出去,只见妍儿正抱着那只奇怪的“兔子”站在门前,圆圆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小天哥……你快看看,小兔兔啥也不吃,是不是要饿死了?呜呜……”一看见风小天出来,妍儿本已蓄满双眼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落了下来,抽泣着对风小天说。

“嗯?别着急,我看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风小天拍了拍妍儿的头,安慰着妍儿,并顺手接过了妍儿怀里的“小兔”。

“咳咳,这不是好好的吗?不像是要死的样子啊?”那“小兔”在风小天的怀里不老实地扑腾着,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风小天不禁惊奇地问妍儿。

“可我昨天喂它吃饭,却怎么也不肯吃,今天早晨也是,我怕它要饿死了!”妍儿不放心的说道。

“这样啊,呃,吓了我一大跳。大清早就火烧火燎的把我拽起来就是因为这啊!”风小天长吁了一口气,对妍儿的大惊小怪很是无奈,轻轻地拍了拍妍儿的头说道,“傻丫头,这兔兔呀,是吃草的,不吃咱们人吃的饭!你看!”说着话,风小天蹲了下来,就在路旁拔了一棵绿油油的小草,放在了“小兔”的嘴边。可奇怪的是那“小兔”却一点儿也不买账,眼里还飘过一丝不屑一顾的神色,把头扭向了一旁,闻都不闻那小草一下。

“咦?奇怪了,兔子竟然不吃草?”风小天缓缓站起,看着怀里的小兔惊奇的说。

“小天哥,那该怎么办呢?”看到“小兔”还是不吃东西,妍儿的泪水又开始准备泛滥,连声央求道。

“呃……大概是兔子前些时候吃的太饱,撑着了,现在肚子还不饿吧!”风小天看着泫然欲泣的妍儿,赶忙搜肠刮肚地找着理由。

这两小孩正说着话的时候,天渐渐大亮了,太阳终于从东边的山头冒出了头,只见那“小兔”在太阳出来的那一瞬间趁风小天不备,突然挣脱他的胳膊,一下子蹦到了地上,朝着东边的草地跑了几步,倏地停住,昂起头,两只长耳笔直竖起,微微张开三瓣嘴,朝着初生的太阳,长长地吸气。只见那初升太阳还不太强烈的光芒中蓦然出现了不少肉眼可见的紫色粒子,这些粒子像流水一般汇聚在一起,统统涌向那“小兔”的嘴里。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两个小孩一下子被惊呆了。

“不……不……不是吧?这……这‘小兔’竟……竟然吃……吃阳光?”风小天惊愕得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不一会,在风小天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那些在阳光中浮现出的紫色粒子就全部被“小兔”吸进了嘴里,吸完紫色粒子之后,那“小兔”缓缓地掉转头,还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隔,眼里的蓝光突地亮了一下,便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到妍儿跟前,一下子蹦到了妍儿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卧姿,眯着眼趴下了。

“这……这……这还是兔子吗?”风小天的认知里显然还是不能接受兔子不吃草反而吃阳光的状况,使劲瞪着那双不大的眼睛看着“小兔”结结巴巴地问。

“咯咯,管它吃什么呢,我的小兔兔不会饿死就行了!”无知者无畏,年幼的妍儿倒是不会多想,她见小兔子没事,便咧开嘴高兴地笑了起来。妍儿怀里的“小兔”很明显也听懂了小天的问话,看了看小天,眼神分明有着一丝不屑,摆了摆那长长的耳朵,抬头看了看一脸灿烂的妍儿,眼睛里似乎有丝丝笑意。

“咯咯,小兔兔没事就好啦!”心情大好的妍儿根本没有注意到因吃惊而如泥塑一般的小天,“对了,小天哥,我妈让我告你一声,她做了好吃的,让你晌午去我家吃饭呢。呵呵,兔兔,咱们回家咯!”说完妍儿便抱着“小兔”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太奇怪,吃阳光的兔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风小天愣在当地,百思不得其解,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这也确实超过了一般人的认知,难怪风小天不明白。当然,如果有一个修真者在场的话,这个就不难理解了,那只“兔子”分明是在吸取太阳的精华。

毕竟是这少年心性,这古怪兔子,在这风小天心中也仅仅是稍微有一点神奇而已,若是能让那妍儿开心,便是再古怪一点,那也无妨。风小天微微一想,挠了挠头,转身便回了那破屋。

这日上午时分,风小天倒是遵守那诺言,从家里那鱼缸之中偷偷捞上两条上好鲤鱼送至那风勇家中。然后随即与那瘦猴、大头二人去了那村北大坑之地玩那捉迷藏去也,此处按下不表。

中午,风老二破屋里。

“爷爷,我去去小妍儿家中,”风小天嘟囔着说,这风大婶烧菜的手艺可比小天爷爷那手艺好多了况且能与那妍儿同桌吃饭,仅此一点便让这风小天非去不可。

“你小子,去去去……”风老二没好气的吼了一句,都说这生女外向,怎的这带大的小子也向外,“等下,将这两尾鱼给你风大叔两口子送去,你小子天天倒是去混吃混喝的,也不怕人家瞧低了你。”说着,风老二那布满皱纹涂满风霜的脸颊之上,宠溺的笑容微微一露。

风老二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儿,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长年累月的打渔生活在他那古铜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两只小蒲扇似的大手,长满了老茧。虽然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却特别精神,尤其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

打心底说,这风老二倒是疼极了这风小天,从小祖孙二人便是那相依为命,因此对于那颇为照顾风小天的风清儒夫妇二人,也是暗生感激。

“呵呵,爷爷再见!”风小天像只快乐的鸟儿,飞向妍儿的家!

这正是:蓝瞳妖兔现山村,少年情怀心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