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

第6章 禁林逢险(2)

“小天哥,救命!”这次的声音清晰地多了。

“是妍儿!”小天马上反应过来,立刻拨开草丛,极力向声音的方向跑去,跑出几十步,小天看见一棵古树巨大的根部上,蜷缩着一个正簌簌发抖的蓝色身影。

“妍儿!别怕,我来了!”小天不敢迟疑,奋不顾身地向妍儿跑去!

“小天哥!”看见小天出现,妍儿身上不知哪来的力气,站起来猛地扑向了小天的怀里,还伴随着“哇”的一声大哭。

“傻丫头,你怎么在这儿?”搂着浑身战栗的妍儿,小天又是心疼又是责备。

“我……我想跟着你嘛!”妍儿说着,突然又想起什么似地,立起身来指着一个方向说,“小天哥,你看,那是什么?”

“啊?那是什么怪物?”小天顺着妍儿指的方向看去,不禁也大吃了一惊。只见前方有一只奇特的野兽,形状像羊,比正常的羊略小,身后长着九条尾巴,头上没有眼睛却长了四只耳朵,而一双眼睛竟然长在了背上,正盯着小天他们看,连跟着跑过来的瘦猴和大头也没顾得问妍儿,便被那怪兽唬了一跳!

“喝!喝!”妍儿就在身后,小天也顾不得害怕,壮着胆子举起鱼叉向着那怪物挥舞着呼喝!瘦猴和大头也各自掣着自己的武器镰刀和砍柴刀,跟着小天呼喝着。

“咩……”那怪物只是发出和羊一样的叫声,便掉头撒开四蹄跑进了禁林深处。

“吁……”小天看那怪物跑远了,方才放下了鱼叉,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

“妍儿?你怎么在这儿?”瘦猴这才看着脸色恢复正常的妍儿问道。

“我……我……”妍儿看着脸沉下来的小天,不知该怎么解释。

“你……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这里有多危险啊?你实在是……”小天心里那个气啊,自己怎么危险到不在乎,可是妍儿他不能不在意,当下气的是语无伦次,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小天哥,既然已经进来了,说这些也没用了,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吧。”看着妍儿因小天的责问眼圈一红又要落泪,大头忙出来打圆场,转移话题。

“怎么办?能怎么办?回呗!”小天没好气的说,他可不能容忍置妍儿一个女孩子于险地!

“嗯!好吧!”瘦猴和大头都表示同意,一则是妍儿的缘故,再则就是他们两个人这阵子也是被吓得够呛!

问题很快出现了,这几个少年迷路了,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路,刚才走过的痕迹也在一阵冷风吹过不见了。

“怎么办?该朝哪儿走呢”四个少年坐在一个巨大的树根上,愁眉苦脸地想着办法。

“啊?”伴随着瘦猴的一声尖叫,变故突生,只见瘦猴身下的枯叶里突然窜出一根碧绿的藤条,迅速在瘦猴身上缠了好几圈,朝着外面拖去!

“小天,救我!快!”瘦猴吓得连忙大声求救,两只脚在地上乱踢,两只手拼命地在地上抓着,地上的枯叶拖出了几道沟痕!

不同于大头的张皇失措,也不同于妍儿的目瞪口呆,小天当机立断,抓起大头放在一旁的镰刀,迅速扑了上去,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左手手抓住瘦猴胡乱扑腾的右手,右手挥舞镰刀闪电一般“唰”地斩向绿藤,只听“扑哧”一声,刀落藤断,那绿藤的断口像喷泉一样喷射出鲜红的血液,喷了小天一头一身,而缠在瘦猴身上的那段断藤也迅速枯萎落在了地上。

“这什么藤啊?成了精了?”看着地上那鲜红的血迹,站起身的瘦猴心有余悸。

“赶紧离开这儿,危险!”小天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原本清秀的脸庞看上去有些可怖!

瘦猴三人不敢怠慢,朝着绿藤退去的反方向跑去,小天持着镰刀断后,只见地面的枯叶纷纷被顶起,像被犁犁过一般,地下新鲜的泥土也被翻了出来,那绿藤竟然穷追不舍,小天跑了几步,脚便被追上的藤缠住,绊倒在地,小天眼疾手快,迅速挥舞镰刀,又是刀落藤断,鲜血迸溅。瘦猴和大头回身拉起小天继续狂奔,却没见那绿藤再次追上,估计是怕了小天手上的镰刀了吧。

四个少年像没头的苍蝇在林子里乱跑乱撞,一直跑到被前面一条小溪拦住了去路才气喘吁吁的停下。这儿地势相对开阔些,树木不像刚才那儿那么的密了,抬起头还可以看见树叶缝隙间的蓝天。

“妈呀,吓死我了,累死我了!”瘦猴一屁股坐在溪边的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那绿藤是成了精吧?好恐怖,还流了那么的血!”一头栽在枯叶堆上的大头接着说道。

“小天哥真厉害!”到后来几乎是被小天拖着跑的妍儿蓝裙子上沾满了树枝草根之类的东西,她在溪边用水洗了下脸也跟着说,看着小天的眼睛里写满了崇拜。

小天则没顾得搭茬,他提着镰刀谨慎地巡视了一下四周,才一屁股坐在溪边的石头上开始洗脸喝水!刚才紧张没顾得,现在才感到那浓浓的疲惫感袭上身来。洗去脸上的血迹之后,小天取下并解开背上的青布包袱,取出里面的咸鱼片分给其他三人,自己也拿了一片,边吃边说:“这林子太诡异了,先是看见有九个尾巴的羊,刚才又是能缠人会流血的藤,难怪村里的人没人敢进来。”

“是啊,这林子实在是太可怕了!”大头一边吃着咸鱼片,一边把溪水当镜子梳理着刚才张皇逃跑时弄乱了的发型。

“小天哥,我怕!”被惊吓的妍儿可没什么食欲,她靠坐在小天的旁边,紧紧抱着小天的胳膊。

“这里好像还不错,我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咱们就在这儿多休息会怎么样?”瘦猴摆成个“大”字平躺在溪边的草地上,因嘴里叼着咸鱼片而含糊不清地说。

“不行!我见这溪边有着不少动物的脚印,有的脚印还不小,恐怕会有猛兽来这儿喝水,这里也不很安全,咱们稍事休息就离开这儿,天黑前尽量想办法走出禁林!”小天一边用手拍着妍儿的头以示安慰,一边严肃地说。

“嗯,是吗?会有猛兽?”一听见有猛兽,屡受惊吓的瘦猴立马躺不住了,翻身坐了起来,三口两口把嘴里的咸鱼干吞进了肚子,“我看咱们还是这就走吧!”

“哈哈,瘦猴,你这胆子也忒小了吧?吓成这样,小天说的是可能会有猛兽,又不是真的就来了。”看到瘦猴的失态,大头那会放过这个笑话他的机会,出言讥讽道。

正说着,变故又生!

“呼……—”从林间刮出一阵腥风,吹得地上的枯叶都翻卷飞起,紧接着一声猛兽的咆哮声犹如九天惊雷响彻林间,惊得大头手中的咸鱼片“啪”地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