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

第8章 崖底奇遇(1)

跑到在悬崖边的小天被猛虎扑上去一起翻滚了下去,匆忙中,他探手扯住了老虎的一片皮毛,紧紧抓住,心里黯然想到:“这次是要落个粉身碎骨了,也不知道妍儿他们怎么样了?”正想着,只听耳边“通”的一声巨响,小天便失去了知觉。

时间已近黄昏,禁林深处一个幽深的无名山谷里。

谷底小溪旁,一堆嶙峋突出的乱石上,一只巨大的老虎横卧在上面,头耷拉着,身下是一大滩鲜血,染红了身下的石头,更为诡异的是背上还趴着一个少年的身体,两把手仍紧紧抓着虎背的的皮毛。

虎尸背上,昏迷了大半天的小天悠悠醒转,刚一睁眼,触目处便是斑斓的虎皮,小天大惊失色,便要一跃而起,不料身上一阵剧痛,又跌坐在了虎背上,小天奇怪的发现,那老虎任由自己在它背上折腾,竟然是一动也不动,小天再一细看,虎身下的一大滩鲜血已然干涸,这才明白这老虎已是气绝多时了,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方才放回肚子里去。

小天看着虎尸,心中不免喟叹:这老虎是来吃自己,要自己的命来了,可谁曾料到,竟然和他一起掉落悬崖,更未料到的是,竟然垫在了自己的下面,让自己捡回了一条命,自己还真是命大啊!

坐在虎背上想了片刻,小天忍着剧痛,爬下虎背站起身来,身上的补丁衣衫已是在上午的丛林逃窜中被树枝挂的丝丝缕缕了,露出的肌肤上满是血痕。虽然有虎背垫底,可是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了下来,巨大的冲力还是让小天觉得身体像散了架似地,浑身酸痛,不过看上去倒无大碍。

把身上的破烂衣服稍微整理一下,小天开始察看自己的处境来,此时已近黄昏,再加上半空弥漫的云雾,谷底的光线已经很差了,只是隐隐约约看到四面都是陡峭的山崖,谷底的大树不多,到处是长的茂密的野草,几朵花儿点缀在上面,整个山谷给人一种幽静、神秘的感觉,自己摔落的这头崖下,一条“叮咚”作响的小河绕着崖底从小天身边流过。

一天就吃了半块咸鱼片的小天此刻是又饿又渴,包着咸鱼片的包袱早不知丢哪儿去了,小天挣扎着挪动脚步,走到河边,趴在河沿上“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大口河水,也不知道是小天渴的厉害了,还是这河水真的好喝,小天觉得这是他平生喝过最好喝的水了,清凉甘甜,沁入心脾。

翻身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小天休息了片刻,慢慢地回复了些气力,便站起身来,准备再找些吃的。

“咦?这是什么?”转回身的小天突然看见虎尸下面露出半截鱼叉,“嗯,我的鱼叉怎么会在这儿?奇哉怪哉!”小天使劲抽出插在虎腹上的鱼叉,心里充满了不解,因为他知道自己用鱼叉向着猛虎的一掷,并未打中老虎。

小天并不明白的是,他那鱼叉确实并未打中老虎,只是老虎在向前追小天的时候,不慎踩在鱼叉的柄上,鱼叉弹起,借着老虎的冲劲深深地插在老虎的腹内,这也正是老虎性大发、狂吼不已、死追不放的缘故,当然说不清这意外是小天的不幸抑或幸运!

既然想不通,小天便也就不再钻牛角尖了,便把鱼叉在河水里洗了,准备弄点吃的,可惜小天举着叉盯着河水,等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丁点儿鱼的踪影,否则凭着风老二的传授,小天的捉鱼水平还是不可小觑的。

“还是找点别的吃的吧?”顺着小河,小天一瘸一拐地在河边的草丛里寻觅食物,“咦?紫色茎蔓,卵形叶片,这不是山药吗?茎直而圆,叶若披针,这是黄精吧?呃,这开黄白花的藤是何首乌?”找到了不少药材的小天有些兴奋,这都是年份不短的名贵药材啊,最主要的是都能吃啊!

能识得这些东西便要感谢妍儿的父亲风清儒了,在风清儒的五年不遗余力的指导下,小天几乎读完了风清儒的所有藏书,里面自然有不少医学书籍,所以辨认这些很有名头的药物对于饱读经书的小天还不在话下。

兴奋地小天把这些药材地下的块茎都挖了出来,用溪水洗干净,就狼吞虎咽起来。

吃饱喝足的小天总算恢复了大半的气力,就在河边找了个较平的大石板靠着坐了下来,鱼叉就放在手边,以防不测,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在这黑不隆冬、不明情况的谷底,小天可不敢乱闯,心想着等明天天亮再做打算。

褴褛的衣衫已经完全遮不住小天的身体,靠坐在石板边的小天透过破碎的布条发现自己的小腹又发出了微弱的亮光,“呵呵,不错不错,还有灯呢。”小天自嘲的想。在这充满未知危险地山谷中,这个乐观坚强的少年能够保持有这份心态,实在是难得!

空气中一丝风儿也没有,整个山谷静悄悄的,草丛里连个昆虫的叫声也没有。在这绝对安静的环境下,小天反而睡不着了,不停地环视着周围,此刻他想的最多的倒不是自己的安危,他在想着妍儿他们。

“妍儿,瘦猴,大头,你们在哪儿呢?你们可千万别出事啊!”小天的心中暗暗地祈祷,如果妍儿他们能够脱离危险,安然回到风家庄,自己的付出也算是值了。

沉思间,小天忽然发现前面透射出一丝光亮,他以为是眼花了,闭上眼定了定神,再仔细一看,前方果然有着些许的光亮,小天心里打鼓:“这是前面有人家呢,还是别的什么会发光的东西?是现在就过去看看,还是等到明天天亮了再去?”

“管它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也睡不着,就过去看看吧!”小天拿定了主意,便站起身来,抓起身边的鱼叉,向着亮光的方向摸索着走去。

“哗哗哗!”淌过小河,“刷刷刷!”分开草丛,前面的亮光愈加清晰,小天的心也慢慢地提了起来,他猫着腰,紧握鱼叉轻轻拨开眼前的杂草,向里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