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大魔王

第2章 伟大的夜魔

魔堡位于南阳国境内,距离东蛮国不到五十里。

由于魔堡内弥漫着浓重的死气,活人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死气,唯有死人才不会觉得有异样。

夜魔,九位领主以及十八位精英等等,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不是活人。

这股死气不断向外扩散,经年累月之后,魔堡的势力范围会不断扩大。

直到有一天,死气彻底笼罩整座大陆。

所以无论如何,人类与魔堡,都会爆发一场无可避免的战争。

“不论我杀不杀你,人类都会征讨魔堡吧?”

夜魔抓着南青竹的天灵盖。

他虽然不了解这个世界,可他能看得出来,南青竹带着三百骑兵进入魔堡地界,无非是探查地形,摸清魔堡的守备情况。

横竖都要开战,那么放与不放,便没有区别。

砰!

就在这个时候,南青竹胸口的玉坠忽然炸开,爆发出一团刺目的白光。

白光化作一道屏障,将南青竹保护在内。

夜魔的手掌触碰到白光后,瞬间被灼伤,血肉消退,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几乎是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南青竹楞了一下,立即抽身倒退,只三个呼吸的时间,便逃出了魔堡范围内。

“看来南阳国内有能与我相抗衡的强者。”

看着南青竹远去的背影,夜魔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手上的血肉,重新生长,愈合如初。

“南阳,北月,东蛮,西灵四国鼎立,那么其余三国必定也拥有不少强者。”

“魔堡聚集了大陆所有妖魔,必然不被人类所容,要想活下去,须得小心行事!”

夜魔神色凝重,一步跨出,身影消失在天空中,下一秒出现在王座之上。

刚一坐下,九位领主纷纷单膝跪地,目光无比炙热崇敬,齐声说道:“恭贺伟大的主人,即将开创万世基业!”

夜魔的眼皮跳了一下,内心一头雾水,脸上却要装出波澜不惊,事事皆以了然于胸的模样,同时接受他们的赞美。

“主人,属下已经吩咐下去,三日内便可集结十万魔军,由我亲自带队,占领南阳国!”

蛇君忽然站起身,看向其余八位领主,“你们可愿意为伟大的主人献出你们的生命?”

“愿意!”

其余八位领主,声音无比洪亮坚定。

“很好!我将集结更多魔军,届时由你们带领,一同占领东蛮,西灵,北月三国!”

蛇君慷慨激昂,踌躇满志。

魔堡已经不为人类所容了,你们还要同时对四国宣战,这不是往人家的枪口撞吗?

夜魔这次真的懵了,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何时说过要开战了?”

“主人虽未言明,但属下们早已猜出。”

蛇君微微一笑,晃悠着手里的白扇,解释道:“南阳公主带领骑兵进入魔堡,主人若无开战之意,又如何会弹指抹杀三百南阳铁骑呢?”

“可我放走了南阳公主。”

“起初我也想不明白,主人为何要放走南阳公主,后来,我终于明白,这才是主人的高明之处。”

蛇君眼含笑意的看了一眼众人,娓娓道来,“南阳公主带人闯入魔堡,已是触犯魔堡,主人便拥有了发兵南阳的理由。”

“放走南阳公主,一来通过南阳公主之口,彰显我魔堡的强大,二来让南阳国国内产生恐慌,无应战之心。”

“第三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屠杀三百骑兵,却放走南阳公主,就是要告诉南阳国,若他们乖乖投降,可换取一线生机!”

其余八位领主深以为然的点头。

他们本来对蛇君最开始的解释,半信半疑,但后来夜魔屠杀三百骑兵,再加上此刻的解释,最终变得确信无疑。

夜魔内心情绪复杂,脸上依旧没有流出半点,只是目光威严的盯着蛇君,半个字都不敢说。

我从来没想这么多啊!

我只是穿越过来,对这个世界不够了解,单纯的想要找个人类,从她嘴里问点有用信息,仅此而已!

至于放走南阳公主,纯粹是因为她在白光的保护下退出了魔堡范围,我才没杀她!

可夜魔不敢否认。

他作为魔堡堡主,九位领主的主人,人类眼中的大魔王,行事风格必然就要符合大魔王的做派。

“说的不错。”

夜魔酝酿良久,承认了蛇君的解释。

蛇君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随后毕恭毕敬的站在了下方,不再言语。

“但是,这并非我的最终目的!”

夜魔以一种低沉浑厚的声音说道:“我已经在南阳公主不知情的情况下施展了搜魂术,已然得知南阳国的所有兵力部署。”

扑通!

话音落下,蛇君又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虔诚,“掌握了南阳兵力部署,那我们就可以轻松占领南阳国,主人智慧超群,富有远见,属下不及主人万分之一。”

“咳咳!”

夜魔咳嗽两声。

我哪里会什么搜魂术,只是穿越前看过几本小说而已,没想到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了。

“伟大的主人,我们何时发兵?”

无面单膝下跪,恭敬的看向夜魔。

无面的身体如同圆球一般,没有五官和头发,面部扁平,然而身上却长出了许多不同的面孔,喜好吃人。

乃是九位领主当中,最嗜杀的一位。

“不急,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准备!”

夜魔昂着头,俯视众人,霸气睥睨,令人心生臣服。

南阳公主此来实为探查魔堡虚实,足以说明南阳国有了发兵之意,只是不知道,另外三国是否会联手南阳国一起发兵。

以魔堡的实力,能挡住四国的联合讨伐吗?

为了保险起见,夜魔决定以防守为主,只要龟缩在魔堡内,人类大军便不可能抵挡魔堡内的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