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大魔王

第6章 大结界术

谈不拢,只能开战。

夜魔缓缓起身,王座消失,破魔刀凭空出现在手中,一股魔神般睥睨天下的强盛气势弥漫开来。

原本蔚蓝的天空都在这股气势内,变成了灰黑之色。

犹如末日降临,令人心旌神摇,忐忑不安。

蛇君见况,目露精光,当即双手掐诀,大喝一声,“九阶魔法!大结界术!”

轰!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如同巨大的漩涡,疯狂吞噬方圆数百里的魔力,连人类体内的血液都感受到了拉扯感。

一些修为较弱,体质较差的人类士兵,直接爆体而亡。

“不愧是领主之首,竟然能施展出无限接近超阶魔法的大结界术!”

夜魔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脸上却要表现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情绪。

无限接近超阶魔法,那便证明,蛇君已经触碰到了超阶的门槛,踏入超阶只是时间问题。

而夜魔目前只有八阶修为。

若这场与人类联军的战争全面爆发,夜魔就必须独自对抗人类的九阶魔法师,修为必然暴露!

必须停止战争!

夜魔绞尽脑汁,也思考不出何种不违魔堡之主身份和行事风格的停战理由。

“凝!”

随着蛇君一声大喝,天空中出现了一团黑光。

黑光凝结成面,不断延伸,遮住了天上的云朵,阳光,足足延伸了数百里。

将整个魔堡和人类联军都笼罩在内!

没有声音,没有光线,四周压抑的令人发疯。

抬头看去,头顶是一块巨大的黑幕,一眼看不到尽头。

渐渐地,绝望在人类联军的内心中逐渐萌芽。

还未开战,但魔堡所表现出的实力,已完全碾压人类联军。

“主人,属下已封住人类联军所有退路,杀光他们,南阳国便是掌中之物!”

蛇君挥舞着白扇,面带微笑。

“做的好。”

夜魔毫不吝惜的夸赞道。

“众领主听令!”

蛇君扇子一挥,其余八位领主纷纷上前,已经做好了屠杀的准备。

关键时刻,夜魔扬起手,阻止了他们,不动声色的说道:“我已经好久没活动活动了,这场战争,你们谁也不许插手!”

“是!主人!”

蛇君微微颔首,带着八位领主退到了后方。

方圆数百里都被困在结界之内,人类无处可退。

他们现在就像是羊圈里的羊,而魔堡众人就是围在羊圈外的狼,生死都掌握在魔堡手中。

“若能赢我,则放你们一条生路。”

夜魔此话一出,蛇君等人皆咧嘴轻笑。

“主人魔战双修,拥有超阶以上的修为,就算是人类联军一起上,也不可能是主人的对手!”

“主人在戏耍他们,可笑的是,他们居然以为还有一线生机!”

“好不容易有了大开杀戒的机会,却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主人也太……”

啪!

听到这里,蛇君猛然一巴掌抽在无面的脸上。

扑通!

无面倒飞出去一百多米,落地时在地上砸出一个半径五米的大坑。

其余领主神色一凝,寒蝉若禁。

无面急忙爬起来,跑着跪在了蛇君面前。

“以下议上,乃是死罪,若被主人知晓,就不只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蛇君阴沉着脸教训道。

“是!谨遵教诲!”

无面是九位领主当中,最为嗜杀的一个。

蛇君知道他并没有不尊敬夜魔的意思,所以才稍加训诫。

“我今日告诉你们,魔堡伟大的主人,拥有无穷的智慧,无尽的实力,我们穷尽一生,也难望其项背!”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服从伟大主人所做的任何决定。”

“若主人做的决定,与我们预期不符,那一定是我们没能理解主人做这个决定更深层次的意义!”

蛇君一本正经,谆谆教诲。

“是!谨遵教诲!”

其余八位领主和十八位精英纷纷点头。

在他们的心中,本就无比尊敬夜魔,从来不敢有半点逾越。

只是,蛇君几乎将夜魔当成了神,当成了自己的信仰,他眼睛里容不下任何不利于夜魔的事情。

越是如此,当他发现夜魔不再是曾经强大的夜魔后,就会越加疯狂!

“人类繁衍生息几千年,就没人能与我一较高下吗?”

夜魔凌空站立,俯视着南天星等人,口出狂言,胸生豪气。

南天星握着王剑的手青筋暴起。

堂堂一国之主,就算是南阳国师,九阶魔法师见了,也要跪地行礼,何时受过这般屈辱?

“一起上,我也不惧!”

夜魔接着挑衅道,内心却很明白。

魔堡如此强大的实力摆在眼前,若爆发群战,只能是徒增人类联军的伤亡。

只要南天星不是昏君,就一定会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

“陛下!让我上吧!”

周玄姬拦住了南天星,眼神暗示,说道:“我与东蛮国八阶魔法师联手,应该能拖住夜魔一时片刻。”

“我们被困于结界之中,拖住又能如何?”

“陛下,切勿丧失战心,师傅方才千里传音,告知我她已经领悟超阶魔法出关,正往这边赶来!”

“当真?”

“当真!”

“很好!”

南天星再次充满战意和信心,叮嘱道:“别忘了你还有一张九阶魔法卷轴,若你能给我创造机会,我必然使用卷轴,轰杀魔堡之主!”

周玄姬微微颔首,挥舞着手中魔杖,与东蛮国的八阶魔法师飞到了空中,与夜魔目光对峙。

“南阳国师首席大弟子!周玄姬!”

“东蛮国三圣崖!诸葛礼!”

夜魔扬起破魔刀,眼中带着笑意。

同样都是八阶修为,但他们是魔法师,而夜魔魔战双修。

凭借破魔刀,能压制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诸葛礼,你负责防御和限制他的移动,我来攻击!”

“明白!”

诸葛礼微微颔首。

从东蛮国出发前,他接到的命令是,装装样子,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退,反正损失的是南阳国。

可现在方圆数百里都被大结界术困住,他与东蛮国众人无路可退,只能联手南阳国殊死相搏。

“三阶魔法!荆棘囚笼!”

“五阶魔法!大地囚笼!”

“六阶魔法!禁锢!”

诸葛礼一口气施展三个魔法,中间没有任何间隔。

只可惜,如此低阶的魔法,怎么可能困得住夜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