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战神

第1章 回家了

中元节,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幽州陵园,一身白衣,身材魁梧的男人,立在一座坟墓前。

一名身材挺拔的英飒女子,白皙的手掌撑着一把伞,尽量前倾,而却任凭自己在雨水中淋湿。

两边站着一排排魁梧的汉子,一身肃杀之气,让人胆寒。

看着墓碑上微笑着的汉子,久经沙场,流血不流泪的叶辰,眼角却是流出了一丝泪水。

以往的一幕幕,仿佛近在咫尺。

叶辰很小的时候就是孤儿,辛被养父收养,大哥从不把他当外人看,只要有人欺负他,就会立刻替他出头。

两兄弟发愤图强,将本就是三流家族的叶家,经营成了一流大家。

结果就在两兄弟事业的巅峰,大哥却突然暴毙,一切证据都指向叶辰,认为是他想要霸占叶家的财富,下毒谋害了自己的哥哥。

叶辰不仅被捕入狱,还背上了弑兄夺财的罪名,在幽州臭名昭著。

“海棠,查到杀我哥的凶手了吗?”

叶辰的声音沙哑,让原本挺拔的身躯,增了一丝萧瑟。

此时的海棠衣服已经淋透了,露出玲珑曲-线,多了一番少女的无媚。

听到声音,恭恭敬敬道:“南帝,已经查到了,只是

说到这里,海棠的脸色顿时有些为难。

“只是什么,说。”叶辰的声音不容拒绝。

海棠心头一凛,连忙道:“据手下报告,杀害叶天的凶手,是唐家的唐芸,叶家的大部分财产,也被唐芸通过非正常手段挪移到了唐家,现在唐家才是幽州的第一家族。”

“唐芸!”

叶辰声音冷厉,声音低沉。

唐芸是叶辰的大嫂,和大哥是大学同学,两人感情深厚,为叶家的晋升做了付出了很大的功劳。

结婚的时候,叶辰还羡慕自己大哥娶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媳妇。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不过都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罢了。

他们兄弟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基业,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真是可笑。

海棠冷声道:“南帝,区区一个唐家而已,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定要它灰飞烟灭。”

南帝,南部战神,十战十胜。

可以说,南帝就是军中的神话,迄今为止,没人能打破这个神话。

别说一个一流家族而已,就算是覆灭整个幽州,也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不必了,这是我的家事,我自己能够处理。”叶辰声音发冷。

叶辰站了起来,然后钻进了一辆军野车,海棠也跟着上了驾驶座。

“南帝,我们去哪?”海棠问。

“北海区,叶家。”

叶辰说着,又把目光看向身后的几十辆豪车,“海棠,让他们离开吧,我不喜欢这么大的排场。”

车子,渐渐驶向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小院子,阔别三年,叶辰忽然有种近乡情怯之感。

“就在这里停下,我自己进去。”

“是!”

海棠停下了车,叶辰从车里走下,缓缓的向叶家走去。

熟悉的兽首大门,以及已经生锈的铁栅栏,一切都在告诉着叶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了。

叶辰驻足!

叶家,对他恩重如山。

尤其是他的养父叶朝南,更是待他视如己出。

即使他早已经有了一对儿女,对他的爱,也是丝毫不少。

养父叶朝南甚至放言,等叶辰大哥结婚以后,就安排他和嫣儿的婚事。

肥水不流外人田。

叶嫣儿也很喜欢叶辰,从小就把叶辰当成自己的榜样,对于这桩婚事,自然是十分赞成。

如果当初他没有含冤入狱,说不定现在已经和嫣儿结婚了吧?

想到这里,叶辰露出了一丝苦笑。

此时的他,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嫣儿如何愿意和他为伍?

长叹一声,叶辰将这些思绪抛之脑后,然后推开铁门,进入小区!

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养父50岁生日。

即使过了三年,对于叶家的道路,叶辰还是这么轻车熟路。

三年的军中生涯,已经让叶辰养成了不言苟笑的习惯。

推开铁门,叶辰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然后敲了敲面前的木门。

“谁啊?”

没多久,大门就被打开了,来开门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中年人。

“爸!”

叶辰看着眼前已经满面风霜的养父,顿时眼眶红-润了。

“你

是辰儿?”叶朝南看着面前英武帅气的叶辰,他顿时恍若梦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盼了三年的辰儿居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爸,是我,我回来了。”叶辰点点头,声音有些哽咽。

叶朝南这才相信,自己的辰儿真的回来了,这让他有些激动,抓着叶辰的手,颤颤巍巍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朝南,谁来了?”

这时候,屋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一名胖妇人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妈,是我。”看到胖妇人,叶辰尊敬的叫了一声。

“是你!”

夏秀云看着眼前的叶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随即变成厌恶很憎恨,大声道:“谁是你妈,你这个弑兄夺财的逆子,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妈,你听我解释。”叶辰说道。

“我不想听你解释!”夏秀云怒火冲天,眼睛死死的瞪着叶辰,道:“就是你这个贱种杀了我儿子,谋夺我们叶家的家产。”

“你给我滚,我们叶家不欢迎你!”

说着,夏秀云抓起扫帚就要赶叶辰,却被叶朝南阻止。

“秀云,我相信辰儿不是这种人,辰儿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们自己还不清楚吗?”对于叶辰是杀人犯这种件事,叶朝南始终不信,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兄弟二人的感情。

“辰儿,你别生气,既然回来了,咱们去店里喝两杯。”叶朝南不顾夏秀云的冷眼,拉着叶辰往外面去。

这让叶辰有些起疑,不是应该让他先去屋里坐坐吗?

想了想,叶辰道:“爸,喝酒的事情明天再说,我想进去看看嫣儿。”

“嫣儿?”

提到嫣儿,叶朝南的眼神有些飘忽,又有些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