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章 她睡了弟弟的朋友

总统套房内,还散发着意犹未尽般的奢靡暧昧气氛。

陶青低头看了眼赤身裸体的自己,在看看身侧明显不过二十岁出头,还一副青涩散发朝阳气息的帅气脸蛋。

脑子一下进入死机状态,她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场景。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表白,却被拒绝,转头一股脑钻到酒吧喝闷酒,然后被一个看不清容貌但是声音好听的男生搭讪,她也不知道是出于报复还是发泄。

在对方俯身再次询问她的时候,她把人顺势吻住。

然后......陶青捂着脸,她根本记不得后面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酒店。

只有不适且酸痛的身体和床单那一抹猩红告诉她,两个人确确实实发生了关系。

而且,对方看起来还比她小那么多。

瞬间陶青就觉得无论怎样,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一种愧疚感在她心里荡开。

手机上还有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便有自己的竹马陈晗。

她头一次没有理会,晕妆却丝毫不影响美感的脸上挂满了烦躁,她揉了揉脑袋想着下一步到底是穿上裤子翻脸不认人,还是跟这个男孩说只是个意外,用钱收买一下?

旁边的人就已经醒了,用一双水汪汪的黑眸看着她,然后坦露胸膛坐了起来,笑眯眯地说:“姐姐,早上好。”

......

兴许是陈晗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俊脸让她看久了,有些审美疲劳,眼前男孩笑的一瞬,竟然让陶青有些迷住愣神,嗯了一声。

下一秒才犹如当头一棒,神色带着几分尴尬地说:“那什么,我昨天......”

“我昨天没有弄疼姐姐吧。”

亲切的关心,话又说的那么暧昧。

陶青想说其实她记不得是什么感觉了,只剩初次的后遗症让她难受不已。

她说:“没有,但是我们......”

“姐姐饿了没,你昨天说自己一晚上没吃,然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先去给你拿早饭吧。”

男孩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穿上浴袍向外走去。

陶青顺势看了一眼,啧,八块腹肌,是她的菜。

可...拿?

“你早就醒了。”

她微拧着眉,看他从门口似乎等候多时的服务员手里接过一大堆饭菜,问了一句。

男孩弯着眉眼说:“中间醒了一下,想着你早上醒的时候会饿,就安排了一下客房服务,喏,给你,我点了粥和小笼包,要是不喜欢还有一些炒菜,吃不掉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

语气亲昵地真是一点也没拿陶青当外人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

陶青有些不适,她不是没被“舔狗”这样对待过,只是这人......发生了关系,真的就很尴尬。

还自来熟,分明是她最不擅长对付的那款类型。

见对方迟迟不动筷,长得像精灵似的男孩歪了歪脑袋:“是不是想喝点东西,那个我也有订,我拿——”

他话没说完,陶青便一句“你别这样,我们不熟。”

让他的动作蓦然停下。

“不过就是睡了一觉,你要多少钱我转给你,只要你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

虽然她也注意到对方包下的是总统套房,穿的衣服也价值不菲,可陶青自认为他们家的家产在京城里也算有头有脸,出得起睡觉的价格。

所以这种事情尽早解决越好,她回头还得等人走后找找这房间里有没有装摄像头,以免被人下套。

哪曾想自己刚穿完衣服,半晌没听对方响动,还以为他是在思考要多少钱合适,一转头,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幅美人落泪的画面。

瞬间那愧疚感愈发的强烈,她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你别哭啊,我也是第一次,吃亏的又不是你一个,看你样子二十来岁了,总不能也是第一次吧!”

下一秒却被对方一句:“姐姐你不想负责,我才上大学。”

给陶青话堵得严严实实。

“那我......那姐姐是成年人了,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忍,我不可能跟你就发生了些事情就结婚吧,我比你大不少呢。”

见对方要张嘴说话,她连忙摆手:“好了,你别说了,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这样,我把名片丢给你,你明天等有空再来找我可以嘛?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

也顾及不到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

陶青只在心里一个劲地骂自己丧德,竟然对个才上大学的男生下手。

几乎在门关上的一瞬,那汹涌似的尴尬、窘迫、暧昧感才离自己远去。

她从门口的车童手里接过钥匙,直接开车回家。

见沙发上弟弟陶泽义还在打电动,莫名感到一股烦躁,张嘴就道:“你都多大人了,还整天打游戏,什么时候去公司实习?以后家里的公司还得你去继承。”

陶泽义诧异地歪着脖子瞪眼:“姐?你吃炸药了?”

随即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我知道了,是陈晗哥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他跟他们公司里那个实习生谈恋爱你去表白被拒了,哎呀,你不要担心,我见过那个女的,长得是好看。”

见陶青脸色难看,他立马道:“但是没你好看,我说真的!是个男人都知道选谁,我觉得陈晗哥不是个傻子。”

但是他就是把自己给拒绝了,还说从来都没喜欢过她,只把她当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生活上的一个能说上话的朋友。

陶青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见自家姐姐露出神伤之色,陶泽义也意识到自己不该提这事,想着转移话题。

“哎对了,姐,待会儿我同学应该会过来,我要去出门提新买的车,你先帮我接待一下啊。”

一个翻身就跃过了沙发,也不等陶青答应,他拿过衣架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前者还在叹气,耳后就响起一声:“咦,迟睢你这么快就到了,那你等我一会儿,我拿完车咱们就出发,我姐正好在家,你们先待一会儿。”

陶青几乎下意识看去,是哪个傻蛋跟自己的弟弟混在一块。

下一秒却美眸瞪得宛如铜铃。

对方竟然是才跟她分别不到半小时的男孩。

且迟睢还一副完全不惊讶地样子跟她点了点头,用温柔的嗓音喊了句:“姐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