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3章 被求婚了

忽然伸出胳膊就对迟睢脑门上弹了一下。

陶青破涕为笑:“你说谁老秃驴呢。”

“姐姐,你不用帮他解释,我看他那个样子就是做金融方面的IT男,现在不秃那离秃也不远了,不像我,年轻有活力,头发茂密,还会做饭,不仅不会秃还能让人生发。”

那语气甭提有多骄傲了。

“这倒是真的啊,姐,迟睢在我们那个系的名声还真的挺大的,我们导师因为天天吃他做的营养餐,本来头上没几根毛的,后来长了不少头发,差点兴奋的没发个锦旗给他。”

陶泽义倏地一顿,“等一下,迟睢,你离我姐那么近干嘛?你是不是认识她?”

陶青笑着的脸一僵,一下子从床上立了起来:“不认...认识,这不是你同学嘛。”

不等弟弟再发问,她又道:“行了,你们不是还有事嘛,先出去吧玩吧。”

迟睢的目光却一分不落地在陶青身上:“可姐姐,我们想带你出去散散心。”

游乐园

陶青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自己是入了魔还是怎么的,看着两个弟弟兴冲冲跑到工作人员那边买了三张捷径票,一路过关斩将在众人艳羡又嫉妒的目光下,拉着她破过丛丛关卡走到最近的排队区,把别人生生等了两小时还没坐上的过山车,不到两分钟玩到手。

她想愧疚,可坐上位置的一瞬,却吐口而出:“有钱真好。”

然后见迟睢望着自己,她说:“回头门票钱姐姐报销。”

已然跟对方有了几分熟络。

迟睢说:“与其报销,姐姐回头请我吃饭吧。”

他把安全带帮陶青系上,后者还没反应,就闻到对方身上的淡香白茶味,心里微微一动。

“你怕不是想吃饭,是想跟我多待一会儿。”

不然刚刚上座的时候陶泽义要坐自己旁边,迟睢非得跟她挤一块干嘛。

讲实话,她到现在还恍惚跟对方的关系,明显是没那么容易甩掉。

所以清醒过来,陶青说话的语气也直了几分。

不等迟睢回答,她已经在缓缓启动的过山车中渐渐白了脸色。

她有察觉冲刺的中途迟睢在旁边好像说了些什么,可恐高的她根本听不见,只有耳畔自己与其他人的尖叫灌入耳朵。

然后下去,她看到仪器抓拍乘客惊悚的照片,自己那满脸恨不得把迟睢手死死握住不放开的惊悚模样,她没等弟弟调侃,快步走了出去。

留下迟睢跟陶泽义两人在原地对视一眼,又对着工作人员说:“麻烦把那张照片洗出来。”

三个人约莫到了晚上才往家赶。

本来陶青是想去公司把一些合同处理完的,但是秘书说今天没有必须她签订的合同,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她盯着手机嘲弄地笑了一声。

连个外人都知道她状态不对。

“姐姐,那我睡你旁边的卧室可以吗?”

陶青放下手机,压根没注意到刚刚两弟弟说了什么,等听见的时候,他们已经交流到在家里的哪个房间睡。

她表情顿时犹如吃瘪:“不是,迟睢你不回家睡,你父母不着急?”

后者解释:“他们常年在国外,家里就我一个人。”

然后露出一副可怜无助的模样:“而且一个人睡,其实我还有些怕,所以今天能睡你们家嘛,明天早饭我包了。”

不等陶青拒绝,让他去酒店,陶泽义嘴快道:“真的,那你来吧,反正家里出了保姆也就我跟我姐,我爸妈也在国外的公司,来嘛,欢迎,先跟你说我姐吃东西的口味可挑了,你可得好好表现。”

陶青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弟弟最后那句话的语气里带着的异样。

只见两人话落就往车里钻,不给她拒绝。

让她不由叹了口气,摇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不过她是不会动摇的,毕竟对方还小。

深夜

陶青睡到一半醒了过来。

她看着窗外夜色渐深,心道自己本以为睡着时满脑子会是陈晗,却在梦里看到的都是自己一次次付出真心后,被对方无视的模样,好似她的努力是理所应当。

就像在嘲笑她做那么多,不过是徒劳,前者栽树后者乘凉。

还有迟睢,出现的时机完全填补她心里的一个空缺,哪怕两个人年纪相差有些大,也让她一瞬间觉得,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以后陪在自己身边,会让自己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改变许多。

随即她倒水的时候愣住,看见厨房里有个身影在晃动。

她试探性地喊了句:“迟睢?”

厨房里的男孩立马探出脑袋,问:“姐姐,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是你怎么这么早醒才对,这才五点,你就起来做早餐?”

陶青摇了摇头:“早餐保姆会做的,你先回去睡觉吧。”

完全没把对方昨晚说的话放在心上。

迟睢说:“可我答应你了,而且你昨天也没好好休息,现在身子很疼吧,等会我给你做个海带骨头汤,泽义说你一般早上七八点就去公司了,所以我要是晚点起床,你说不准就吃不到早饭了。”

话落,他又去切菜。

陶青瞄了一眼,那利落下手眼睛不眨一下的样子,确实是个老厨子的做派。

她舔了舔唇,“可我不需要你做这么多,我们...我们根本不可能。”

迟睢满不在乎:“我知道姐姐你不想负责,但是你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可以的话,我是男生,我会更主动一点。”

也不管陶青脸色微变,他眼神专注道:“我还跟家里人说了,以后不准给我安排相亲,等三个月后过年他们从国外回来,我就可以跟你结婚了。”

“你不用把我当小孩,我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

所以...她是突然就被求婚了吗。

陶青有些哭笑不得。

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觉得,对方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没错,可真的就因为睡了一觉而闪婚,决定以后这个人就是她了,这样确保不会出什么问题嘛?

“不是,迟睢,你真的还小,你才刚步入社会,以后会看见的女生会更多,所以——”

“所以又有几个像姐姐这样成功,有颜值有身材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呢?”

陶青说不出话来。

不是因为对方拍马屁。

而是这确实不假,她追求者太多了,几乎每一个基本都是冲着她的脸和家室来的。

所以她是不是也可以把迟睢归为盯着她那些外在条件的一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