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9章 不会是怀孕了吧

他暗自窃喜,声音带了几分颤抖,“不会是怀孕了吧,姐姐!”

声音有些洪亮,引得身侧的一些国人纷纷侧目。

被这么多人注视窃笑,陶青羞臊到恨不得挖个地洞藏起来。

她双颊可疑地飞上了两抹红霞,猛地站了起来,也顾不上身体的不适了。

迟睢见她仓皇逃走,偷笑了一声,满心憧憬地追了上去。

这里很少打车,陶青见车停下来,火急火燎地钻了进去。

可惜迟睢追得紧,根本甩不掉,见他稳稳当当地坐在自己身边,陶青别扭地扭过了头去。

迟睢只当她是害羞了,难得地保持了安静。

他的视线,时不时地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开始规划为孩子所需购置的清单。

两人回到酒店,陶青怕他继续误会,主动解释,她之前只是因为到了热闹的地方,才引起了不舒服。

迟睢愣神,多少有些失望。

“姐姐,没关系,我们可以今晚造一个。”他掩饰去眼里的失落,嬉皮笑脸凑近陶青。

一个轻轻炙热的吻,覆在了她的唇瓣上。

气氛微妙得恰到好处,她没有拒绝,配合地吻着。

迟睢得逞,单手按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熟练地滑进了她的衣服里。

光滑的后背,温热的肌肤。

喉结在灯光下,不由得变得异常诱人。

迟睢的吻,虽带有几分青涩,却又十分火热。

两人亲吻着,朝着床移动着。

“姐姐……”他的声音低沉沙哑,一番云雨之后,陶青枕着他的臂弯,听着他的“睡前故事”渐渐进入睡梦。

这一觉,睡得很是香甜。

日上三竿,陶青才迟迟醒来。

她翻过身,自觉地伸手往旁边靠进去,却发现床上只剩她一人了。

迷糊地睁开眼,陶青才注意到迟睢一脸寻味地看着她。

“姐姐,昨晚真是辛苦你了,为了好好犒劳姐姐,快过来吃美味大餐。”他上前,把她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愣神间,她已经坐到了桌子前,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对面递过来一双筷子,她伸手接过,夹了一块牛腩送入了口中。

熟悉的味道传入口中,咀嚼之后嘴中还回味无穷,很是甜蜜。

她挑眉,有些疑惑,更是惊讶,“这些菜,是你亲手做的吧?”

出国在外,他又是去哪里借了厨房,才能小露身手?

迟睢看出她的疑惑,摊手承认:“这家酒店是我家的产业。”

后知后觉的她,反应过来,愠怒道:“我就说,昨晚入住的时候,那柜台小姐看你的神色中带有深深的敬仰之色……”

“不对,这不是关键,重点是……”偌大一个酒店,怎么可能会只有一间大床房了。

摆明了就是迟睢提前打了招呼,她放下筷子,傲娇生气,“好呀你,居然算计我。”

迟睢讨好一笑,拿起了筷子,塞到她手中。

她却是赌气,怎么都不肯接过。

“姐姐想要我喂你,就直说嘛。”迟睢露出暖暖一笑,宠溺地夹了一块鱼肉,往她的嘴边送过去。

陶青紧闭双唇,硬是不肯张口,只瞪圆了眼睛瞅着他。

不得不承认,她生气的模样,看上去更是诱人可口。

迟睢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摹地将鱼肉塞入自己口中,双手撑着桌子,突然凑近她。

一个吻,落在了陶青湿润的唇瓣上。

她下意识地张嘴,鱼肉成功喂到了她的嘴里。

咽下去以后,她讶异这鱼肉没有鱼刺,味道爽口。

一抬头,她的目光,就对上了迟睢闪亮亮的黑眸。

“姐姐,下次你想要我嘴对嘴喂你,就不必摆样子了,直说,弟弟宠你。”没脸没皮,什么都敢说。

偏偏她还吃这一套,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比她小了这么多岁的迟睢,撩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她情不自禁深陷进去。

迟睢眼带笑意,还有几分……恶狼之色。

他目光炙热地盯紧了她,又夹了一块小青菜放入口中,作势又要用嘴亲口喂她。

她红了脸,连忙摇手,果断拒绝。

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她识相地拿起了筷子,细细品尝起来。

陶青心细,自然注意到了迟睢手指上的刀痕。

这鱼肉,被处理得一根鱼刺都没有,想来他一定倍加用了心。

伤了自己,还一声不吭,不懂得以此来撒个娇卖个萌吗?

为了讨他欢心,她有意与他争抢吃食,好吃的食物,就是要抢着吃才更美味。

用完餐,陶青找到了医药箱,拉着他坐了下来。

迟睢本不以为意,认为小伤而已,不必上药,太小题大做。

但见她神情严肃认真,也就听话安静坐着,由着她去了。

自己的女人,就该这样宠着惯着,宠上天了,就不怕别人来抢了。

“姐姐,出去玩。”他在国外的跑车,很是拉风。

陶青多少还是有些讶异,一向知道迟家家大业大,没想到在国外也这么豪横。

他们去了很多有趣的地方,有些小巷,很是恬静,还有许多好玩的小物件。

她玩得尽兴,也淘到了很多东西。

“你对这里很熟悉,以前经常来玩?”玩累了,两人坐在街边的咖啡馆里,静坐休息。

迟睢灿烂一笑,迎着阳光,侧过了头,“没有,头一次来。”

“那你怎么能这么自如穿梭在这些景点?”陶青诧异万分。

他默默掏出了一本牛皮本,递到了她的面前。

陶青接过,翻看起来,越看越惊奇。

这是一本当地的手绘游玩攻略,她惊讶问他:“你什么时候画的?”

迟睢嘟了嘟嘴,指着自己的两个酷似大熊猫眼的黑眼圈,略带邀宠地说:“昨晚姐姐睡了以后,我可是苦苦做了功课的。”

她面色潮红,被他的精心准备所感动。

尤其是,当侍者送上一把吉他时,她见迟睢接过,安静地弹起了吉他,她眼中满是惊喜。

这是怎样一个宝藏男孩,怎么就被送到她身边了呢?

一曲完毕,迟睢放下吉他,凑近听得入迷的陶青,在她耳边暧昧问道:“姐姐这如狼似虎陶醉的神情,该不是想就地吃了我吧?”

“说什么呢!”她懊恼,他在闹,她眼中带了笑意,难掩心中对他强烈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