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1章 所以她是发烧了

从陶青的手机里传来迟睢的声音,陈晗的脸瞬间黑了一个度。

“你怎么又和他厮混在一起了?”成天到晚和一个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她也太洁身自好了。

他的话,落在陶青的耳朵里,只觉得很讽刺。

一把从迟睢的手里,将手机抢了回来,陶青带了几丝怒火,“我的事就不需要陈总多加操心了,你的白茶不是吓坏了吗?有这个功夫,还是好好照顾好她吧。”

陶青怒气冲冲挂断了电话,心口压着怒火,很是郁闷,

“姐姐,无关紧要的人,没有必要影响你的心情。”迟睢笑了笑,拉着她,想要带她去外面散散心。

她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这边的事情也处理好了,瞬间不想久留。

无论迟睢怎么劝她,让她再留下来玩几天,都被她给果断拒绝了。

两人收拾好了行李,改签了今天最早的航班,飞往国内。

到了机场,有两个机场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迎来上来。

“你好,这位女士,请把你的行李箱给我,我来为你服务。”陶青诧异,坐了这么多年的飞机,还是头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她家虽然有钱,但也没有尊贵到一到机场,就有人来为她服务。

“弟弟,高调了。”陶青若有所思地看向一旁一脸无辜的迟睢,这些人只能是冲着他来的。

迟睢见被她看穿,无奈耸肩一笑,这也是他们家的航空公司,底下人认出他来,难免服务更到位了。

他也没办法拒绝,只不过他忽然矮身,压低了声音,对陶青说道:“如果姐姐不喜欢的话,我可以让她们先回去。”

人都已经过来了,也没必要赶走,陶青摇了摇头,“顺其自然吧。”

等他们上了飞机,陶青靠在那里,脑袋越来越沉。

她心里懊恼不已,为什么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她的情绪还是这么容易被陈晗所影响。

头等舱里的温度是精心的调试,定的最适合人体的温度。

她的腿上,还盖着一条,迟睢亲自为她盖上的毛毯。

这个舱内,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过来,可陶青却觉得一冷,不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先是手掌心传来一阵阵的冷意,再是脚底也有寒气不断往上冒。

眼皮也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她倦怠地闭上了眼,脑袋摇摇晃晃的,不一会儿,就靠在了迟睢的肩膀上。

迟睢上了飞机以后,就用机舱内自带的WiFi处理着一些重要的文件。

他刚完事,她的脑袋就靠了过来,他心里一暖。

尤其是,他感受到来自于她鼻息处传来的气息,仿佛两人周身,都冒起了一个个的粉色泡泡。

迟睢以为,他这段时间的陪伴,所付出的真心,感动了陶青。

他忽然又开始紧张起来,陶青现在的举动,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

经过复杂的思考,迟睢鼓起勇气,侧过了头,往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这一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她额头的温度,有点高。

空姐恰巧过来,迟睢问她要了体温计,给陶青测量了体温以后,确定了她就是发烧了。

“怎么就突然发烧了呢?”此时,离落地,还需好几个小时。

坐飞机这么长时间,肯定是不舒服的。

迟睢着急起来,空姐细心地找来了药箱,递上了退烧药。

他看了一眼,却没有接过,还是不要随意吃药比较好。

是药三分毒,而且,陶青是否有过敏的药物,他也不清楚。

空姐颔首,已经心领神会。

她赶紧转身,去找来了冰块。

迟睢动手,拿过了冰块,用毛巾包了起来,这才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物理降温,这样的方式,或许比较慢,但多少是有些用的。

“我们少爷也太温柔了。”两个空姐退了出去,窃窃私语。

……

陶青醒过来的时候,迟睢被累得睡了过去。

他的睡眠很浅,她不过是动弹了一下,迟睢也睁开了疲倦的眼睛。

第一时间,他的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

他长舒一口气,“终于退烧了。”

陶青顿悟,难怪她先前会莫名感到身体发冷,后来也昏睡了过去,原来是发烧了。

她盯着迟睢的脸看个不停,他的这张脸,的确是长得公畜无害,性格又这么好,对她百依百顺,还很会撩人。在外人眼里,倒也真像是一个花花公子,没个正行。

也只有和他接触过,被他妥帖照顾过,才会明白,他的温柔,他的耐心,只有面对她时,才会有。

陶青的脸,莫名红了起来。

“怎么了?不会是又发烧了吧?”迟睢被她通红的脸给吓到了。

陶青不好意思地侧过脸,躲开了迟睢再次伸过来的手。

“姐姐,你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我没有看过摸过,扭捏什么。”他着急她身体,冷不丁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个空姐掀开了帘子,一个空姐推了餐车过来,恰巧听到了这句话。

看他两人气氛暧昧尴尬,不由得脑补了一番。

陶青看到空姐眼中的笑意,更是害臊了。

她抬手往迟睢的肩膀上,轻轻地捶着,这力度,就像是在给他挠痒痒。

挠得他的心,直痒痒。

迟睢红了眼,朝两个空姐,挥了挥手,见她们离开以后,他忽然捧住了陶青的脸。

头一低,两人的唇瓣,就碰在了一起。

一个热络缠绵的吻,久久才依依不舍地被结束。

迟睢从餐车上,拿过了一碗热粥,放在了陶青的面前。

“我就喝这个吗?”陶青撅起嘴,她可听说过,这家航空公司的飞机餐很不错。

还以为可以品尝一下,现在失去了这么好的机会,多少有些遗憾。

迟睢宠溺地对她说:“姐姐想要吃,有的是机会。”

他什么意思,陶青自然听懂了,只好拿起了勺子,认命喝粥。

见她喝得这么不情不愿,迟睢不介意让她清淡的粥里,添点糖。

他抢过了勺子,兜了一勺,喂到她嘴边,见她喝下,嘴角上扬,笑着打趣:“这么吃,是不是连空气都是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