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2章 扫地出门的小可怜

陶青被他这么一套一套的甜蜜出击,给彻底虏获了芳心。

本也不是什么别扭的性子,也就慢慢接受了迟睢的这一片热诚的心。

飞机落地时,她刚要起身,就被迟睢给拦住了。

“我们等等要坐摆渡车过去,下了飞机还需要走一段路,你现在不能吹风。”他弯腰,要把她抱在怀里。

她都多大的人了,且说现在也已经退烧了,没必要这么矫情造作。

陶青果断拒绝,迟睢脸色一变,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被他这么生气地看着,她也就缴械投降了。

其实也就一点点的路,他却非要抱着她,还把她藏进了自己的大衣里,裹了个严严实实。

好不容易到了摆渡车上,迟睢还紧紧地搂着她,不肯松手。

他的理由,十分冠冕堂皇,是怕她冷到了。

迟睢到底还是大学生,出来这么多天,已经耽搁了不少课程。

“等下送我回家以后,你直接去学校。”陶青很是认真地说着,迟睢原本还想跟她回去照顾她,但又不想和她为了此事多费口舌,让她平添烦恼。

迟睢同她一起上楼,放好了行李箱,要出门时,又犹豫了,“姐姐,我能不能不走?”

现在的他,睁着一双极为无辜,楚楚可怜的眼,目不转睛地瞧着她。

哪里有人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尤物,陶青差一点点就心软松口了。

“不行,你得修学分完成学业。”尽管再怎么不舍,也必须为他学业着想。

陶青斩钉截铁地说道,还动起手来,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往门口推去。

小奶狗撒了撒娇,赖着她,摇着她的手,就是不肯离开。

春心一萌动,被他这么一撩,陶青哪里还能逼自己忍住,她手指一勾,迟睢就配合地弯下腰来。

她手一把勾过了迟睢的脑袋,捧着他的脑袋,就啃了上去。

良久以后,她还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唇瓣,还有些意犹未尽。

“好了,你该去学校了。”陶青一推他,把他推出了门外,又迅速地关上了门。

被赶出门外的迟睢,好笑地用手指抹了抹自己被她亲过的嘴唇,满意地一笑叫了车,往学校去了。

休息了几个小时,陶青想着放了学,迟睢会回来。

想到他在自己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她还把要送他的特制钢笔弄丢了,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她从床上鲤鱼打挺起来,收拾了下自己,看到镜子里那个精致的自己,这才拎着包,兴冲冲地出门了。

等等在商场,她要精挑细选,为迟睢准备一个小小的惊喜。

AK-M,这个运动品牌,大受年轻人的喜欢。

陶青有注意到,迟睢还有陶泽义的很多鞋,都是这个牌子的。

她一进去,就有柜姐热情迎了上来,细心问她有什么需要。

这个运动品牌,她个人是不太喜欢的,平时也没有过多的研究,索性让柜姐给她介绍了几款时下卖得最畅销火热的。

等看了一圈以后,陶青选中了一双,在付钱的时候,又犹豫了。

说不定这双鞋,迟睢早就已经自己买了,送人礼物,送重了,就有些敷衍了。

柜姐误会,以为她这是买不起,这才迟迟没有从包里面拿出卡来。

“买不起就不要装有钱人。”

就冲柜姐这个态度,陶青本还有些模棱两可的想法,顿时没了,放下鞋,扭头就走。

这些柜姐,明明就是动工赚个辛苦钱,都是寻常人,凭什么看不起别人。

陶青很讨厌这样的人,宁可被瞧不起是没钱花费,也不愿为这样的服务买单。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偏巧的是,刚走出AK-M,就撞上了张雨思。

张雨思和她的闺蜜,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听到也看到了整个过程,她鄙夷一笑,挖苦道:“离开阿晗以后,你过得也太落魄了吧?”

“连一双鞋都买不起?”张雨思故意拔高了声调,尖酸刻薄地说道,“我看你挺可怜的,这双鞋也就两万多吧,我替你买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真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黑卡。

那张黑卡,落在陶青的眼里,分外刺眼。

这是她刚毕业那会儿,决心不进自家公司,出来与陈晗单干的时候,她爸爸给她的保障金。

无论何时需要,遇到了麻烦,就可以动用这张卡来解决。

陶青是真心喜欢陈晗的,自然毫无保留地把黑卡当做礼物送给了陈晗。

那时候,她天真地以为,她和陈晗是要结婚的。

这么久过去了,要不是再看到这张黑卡,她几乎都已经忘记了。

“这张卡,为什么会在你这里?”陶青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就算陈晗和她已经分道扬镳,但这张黑卡,他也不能转赠张雨思。

张雨思眉毛一挑,眼里闪过算计,看穿了她很在乎这张卡,故意添油加醋说道:“阿晗心疼我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让我拿着买些自己想要的。”

没想到,真的是陈晗给她的,陶青之前还有些隐隐的期待,希望事实不是如此。

她气愤之下,一把抢过了黑卡,“这是我的,现在应该物归原主。”

张雨思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陶青已经走远了。

而当她回家以后,就接到了商场经理的电话。

经理先是不断道歉,又声明已经将AK-M店里的员工辞退了,今后将再不录用,同时,也不再让AK-M继续入驻商场。

陶青愣住了,回神过来想说不必如此,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想了很久,都没有想通,直到听到密码锁的声音。

迟睢一进门,她就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商场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他没有承认,只保持了沉默。

“你跟踪我了?”让他去学校,他反而跟着她去了商场。

也不给迟睢解释的机会,陶青气恼地拉着迟睢,把他再次关在了门外。

迟睢望着冷冰冰的门,幽怨地打了视频电话过去。

“姐姐,你误会我了,我是和同学去做社会调查,刚好在商场。”天地良心,他说的都是大实话,绝无一句假话。

早知道会被她误会,当时就应该和她一起回来,也不至于被扫地出门。

陶青还在气头上,根本没有给他机会,让他进门,提醒他先回去好好反省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