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4章 展现的机会到了

故友久别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两人手牵手走在前头,后面还跟着两个跟屁虫。

几人到了目的地,却又没有进去。

木义在国外这些年,厨艺大涨,特别想露一手。

一听到可以吃到木义亲手做的饭菜,陶青激动不已。

几人赶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食材,这才回到家中。

陶青原本还想进厨房打下手,不过被木义给拦住了。

她要是进了厨房,怕是今晚是吃不了饭了。

被众人嫌弃了的陶青,颓败地坐在沙发上,捧着一袋薯片,啃了起来。

一副哀怨的模样,活像是被一个期期艾艾的弃妇。

陶泽义早就化身为狗皮膏药黏着木义,赖在厨房里打下手,怎么都撵不出来。

客厅里,就只剩下吃薯片解气的陶青,和盯着她若有所思的迟睢。

两人静默许久,迟睢冲着她,眨了下眼睛,“姐姐,今晚木义应该不睡在这里吧?”

他还想着要过二人世界呢,多不希望有人插足他们。

可偏偏……

不等陶青说什么,木义就端了一盆菜出来,“我当然是要和我可爱迷人的小青青一起睡啦。”

迟睢的脸一黑,狗腿子地抱住了陶青的胳膊,“姐姐……我是要失宠了吗?”

一见到他使出了杀手锏,陶青就头疼,蹙眉抽回了自己的手。

她朝着厨房看了看,怕自己独自面对迟睢,会缴械投降,只好站起来,朝着厨房跑了过去。

陶青刚煮好一锅滚烫的汤端出来,两人差点撞个满怀,还好反应及时,汤保住了,两人也都没有受伤。

“小青青,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莽撞吗?”木义头疼,也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胳膊腿儿齐全地活着的。

接收到了木义投来的目光,陶青下意识地为自己辩解:“我也只在你面前是这样的。”

木义面色一暗,似乎想到了自己决定出国前的那段时间,她心理建设了许久,才舍得暂时离开陶青,独自出国的。

她放下手里的汤,极为歉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对不起,抛下你这么久,以后我不会离开你。”

她这个人,一向说话算话,陶青感动,眼眶湿润。

其实,她们的性子,都不太适合这么煽情。

很快,四人就围坐在了餐桌前。

木义做了五个菜,一个汤,味道都十分鲜美。

席间,陶泽义声情并茂地夸赞,更是一人扫荡完了剩下的所有菜。

由于吃得过饱,他的胃都被撑得鼓鼓的,瘫在沙发上,有些消化不良。

趁木义照顾陶泽义的时候,迟睢吃味地悄悄问陶青,“你觉得我和木义比起来,谁的厨艺更好?”

陶青一脸诧异,没想过迟睢连木义的醋,都会吃。

“我要去洗碗了。”她一扭身,钻进了厨房。

木义快速跟上,将迟睢关在了外面,根本没给机会。

“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爱慕陈晗吗?我才多久没和你联系,你就和小奶狗好上了?”木义直言不讳。

陈晗的事,到底像是一根拔不掉的刺,每每提及,就让她心口疼得不行。

她的神色已经说明了她和陈晗的关系,木义没有多问,反而是调侃她,“行呀你,迟睢长得不错,看得出来,他很爱你。”

出了厨房,木义强烈要求,去酒吧乐呵一下。

木义才刚回国,陶青也想陪她玩个尽兴,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要赶走迟睢和陶泽义,想要两人独自前往。

“不行,必须带上我们。”陶泽义回头看了迟睢一眼,先发声抗议。

酒吧里很是嘈杂,音乐声震耳欲聋。

陶青今天心情蛮好,略有些不适应,但可能是因为木义他们都在的缘故,她又不想扫兴,深呼吸了几次以后,倒也能慢慢适应热闹了。

他们四人,男的俊朗,女的美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酒喝多了,陶青陪着木义一起去了洗手间,刚洗完手,就被一群红毛绿毛给围堵了。

“两个小美妞,来陪哥几个玩玩。”其中一个红毛,长得歪瓜裂枣的,一开口语气轻浮下贱。

木义性子直爽,瞪了他们一眼,拉着陶青要冲出去。

他们居然放肆起来,要对她们动手动脚,两人哪里招架得住,还好陶泽义及时出现。

陶泽义二话不说,一拳挥了过去,绿毛牙齿都被打飞了。

这群人在这家酒吧不敢砸场子,让他们小心一点,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算了,我们回去吧。”闹了这么一出,也没有什么玩的兴致了。

离开酒吧以后,他们往停车场走去。

还没有找到车,就被刚才那群人给堵住了。

“你小子有种,敢把我兄弟牙齿打飞,给你两条路,要么让这两个美妞给我们玩一晚上,要么你们今天就都别想回去了。”他们眼露凶光,一看就不是善茬。

“选择?无稽之谈。”陶泽义讽刺一笑,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火速出手。

他拳法强劲,又连着几个爆头,那群人分分钟被收拾了。

木义不吝夸赞:“阿泽好帅!”

陶泽义脸一红,耳朵也跟着红了。

“出息。”陶青似乎看穿了什么,悄悄压低了声音问陶泽义,“你是不是暗恋你木义姐?”

他来不及思考,根本没有回答的机会,陶青已经带着他们上了车,扬长而去。

偌大一个停车场,只剩下他一人,和几个躺着奄奄一息的红绿毛。

最后,陶青还是带了木义、迟睢赶到了警局,录了笔录,解释清楚了,才领了陶泽义回家。

折腾了一晚上,次日一早,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陶青睁开了她那双朦胧的眼。

迟睢冲着她呼了一口气,还带有一丝酒气,“姐姐,昨晚的你,很厉害。”

昨晚的意识,慢慢在脑前掠过,陶青面色一红,气恼地拍了拍他的胸膛。

迟睢眼睛一红,忽地低下头,含住了她的嘴。

两人吻得如火如荼,木义敲起了门,“快起床,别亲热了,大清早的。”

好事被打断,迟睢多少有些不满,扑到了陶青身上,压着她不让她动弹。

“今晚,再好好满足你。”木义还在门外,陶泽义留宿在这里了,她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