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5章 情敌之间的较量

客厅里。

四人正经端坐着,陶青紧张万分,目光流转,偷偷瞧着迟睢。

迟睢坐定,神色坚定,不为所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木义与陶泽义交换了眼神。

这件事,总要有人先开口,木义瞪了迟睢一眼,逼问陶青:“坦诚相告,不许说谎。”

“第一个问题,你们怎么好上的?”问题犀利,陶青被木义紧盯着,眼神闪烁。

陶青想了想,还是不打算隐瞒,如实相告。

“我向陈晗告白被拒绝,伤心喝酒,见色起意睡了迟睢。”

木义没有反应过来,正要说话,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她的眼神,来回地在陶青和迟睢两人身上游走,最后只能感慨一句:“天定的缘分。”

陶泽义面色顿变,没想过陶青会去酒店买醉,甚至还与迟睢发生关系。

“姐,你长能耐了。”要是这件事被爸妈知道了,她肯定要被狠狠修理。

当然,陶泽义看了一眼木义以后,打消了要告状的念头。

同时他还接收到了迟睢投来的威胁警告的眼神。

事情起因经过,木义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她忽地一拍茶几,气愤不已。

周围的人都看得出来陶青喜欢陈晗,这些年,陶青陪着陈晗一起创业,他们的公司虽小,规模却不小。

明明是众人都祝福肯定的一对,偏偏被半路杀出来的张雨思给截胡了。

“别让我碰到这对狗男女。”木义咬牙切齿,眼里冒着怒火。

陶青看了她一眼,有那么一瞬的感动,或许这就是铁打的闺蜜,无论何时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这边。

午饭后,迟睢帮着陶青进了厨房收拾餐具。

他颇有些吃味:“你那闺蜜要住在这里多久?”

陶青见他连木义的醋都吃,忍不住窃笑,故意说道:“可能要一直住这里了。”

话音刚落,迟睢面色一黑,放下碗筷,生着闷气出去了。

不过一会儿,他又进来了,冲着陶青灿烂一笑,“姐姐,为了我们的二人世界,你赶紧把她赶走。”

陶青竖起中指,朝着他摇了摇,“绝无可能。”

他们收拾好出去,木义低头看了下时间,跳了起来:“我都差点忘了我下午还要去迟氏应聘,我先出门了。”

不待木义关上门,陶泽义从沙发上也一跃而起,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出去了,陶青不由得担忧起来,“木义去了迟氏,万一在那撞破了你身份……”

迟睢似笑非笑地调侃,还不忘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放心,我很少去迟氏分公司,不会遇见。”

再说了,木义是她的铁闺蜜,即便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会到处乱说,会替他们保密的。

与他笑骂打闹,陶青也暂时忘了刚刚的一丝担忧,跟着迟睢出门去看了电影。

迟睢给她买了大杯的可乐,电影还没开始多久,她就内急想上厕所。

“要不要我陪你去?”迟睢低声问,眼角噙着坏笑。

她羞恼,抬手轻轻捶了他一下,弯下腰去了洗手间。

隔间门一拉开,陶青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方雪羽见她装作不认识自己,极为讽刺地一笑。

她压低了声音,讽了一句:“我是方雪羽,我们在学校见过。”

显然是讽刺带有敌意的口吻,听她这么一说,陶青微微蹙了蹙眉头,自然明白了她是来找茬的。

电影还没有结束,她懒得跟她纠缠,侧过身,走了出去。

不过一瞬,方雪羽反应过来,追了上去,挡在了她面前。

她的视线,略有几分警告之色,定定地瞧着陶青,“我有话要和你说。”

陶青被她拦下,想要脱身是不可能了,索性停住了脚步,听听她到底有什么要说。

两人之间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方雪羽故弄玄虚,许久没有开口。

陶青看了看时间,出来时间太久了,她神色不耐烦地推了推方雪羽,“让让。”

被她这么一推,定在原地的方雪羽,心底冒出了狠毒的念头。

她朝着陶青走了几步,一把扯住了头发,往下用力拽着。

正在她越发使劲的时候,陶青回击了,脚一抬,高跟鞋尖锐的鞋跟,狠狠地踩在了她的脚背上。

强烈的疼痛感袭来,方雪羽一时松手,被陶青给躲开了。

陶青倒退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她目光清冷地扫了一眼方雪羽。

明明面相不刻薄,做出来的事情,却桩桩件件毁坏自己的脸。

她面色如常,不着痕迹地重新扎了自己的头发,提醒方雪羽:“喜欢一个人,可以大胆追求,而不是你这样子背后用阴招去折腾无辜的人。”

“你无辜吗?”方雪羽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放肆地嘲笑起来。

她怒指陶青,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道:“就你这样的老女人,肯定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才哄得迟睢一时鬼迷心窍了。”

方雪羽又补刀,恶毒道:“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就你,还想老牛吃嫩草,够格吗?”

被她连怼两句,陶青僵了一下,不辨喜怒道:“我和陶青之间如何,都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在她要抬脚离开之际,又掉转了头,再次警告方雪羽:“你到底还是一个大学生,你的涵养应当配得上你的身份。”

方雪羽面色顿变,被她这么一羞辱,气得又再次动手。

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陶青,就被轻轻巧巧地躲开了。

而她,则是狼狈不堪地摔倒在了地上。

过往的路人,纷纷打量她一眼,还交头接耳。

方雪羽气愤,从地上爬了起来,怨恨地瞪了陶青一眼,急冲冲地跑开了。

陶青只觉得莫名其妙,耸了耸肩,很是无奈。

头皮上还传来阵阵的痛意,她忍痛揉了揉,又照了照镜子。

回过头的时候,迟睢若有所思地站在她身后,“怎么上个厕所用了这么长时间?”

多种解释在脑海里百转千回,陶青犹豫着开口:“肚子有点不舒服。”

然而,迟睢的眼里却闪过了一丝怒气,他分明是看见了方雪羽。

他几步上前,将她逼到了墙上,双手撑着,困住了她,“姐姐,你撒谎的时候,眼睛会出卖你。”

见也瞒他不住,陶青很是无奈地说清了原委。

迟睢神色一变,就带着陶青,堵在门口,等方雪羽从影厅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