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6章 对他是真心欢喜

陶青面色不悦,实在不想再见到方雪羽。

既然她不想,迟睢也不想她见到不想见到的人,脏了她的眼睛,影响了心情。

“电影才放了三分之一,你先进去吧。”迟睢在她的后背上,轻轻一推,陶青顺势进去了。

只是,坐在那里,总是在发呆,荧幕前放了些什么,她根本没有看进去。

而影厅门口。

方雪羽脸色惨白,一脸颓败地同室友出来,远远地就看见了迟睢朝着她招手。

她心中一喜,紧张地整理下自己的发丝,局促不安地问室友:“我这样还可以吗?”

室友取笑她:“够好看了,快过去吧。不要让你的梦中情人久等了。”

她娇羞一笑,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迎了上去。

迟睢却往后退了一步,与她突然靠近的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他下意识的举动,自然刺痛了方雪羽,可是满心的欢喜与期待,全然盖过了这一时的失落。

她勾起唇角,惊喜问他:“迟睢,你是在等我吗?”

“嗯。”迟睢打断她。

方雪羽脸上笑容不减,甚至越发喜上眉梢,激动不已地说:“我不知道你会等我,如果早知道的话……”她就不继续看电影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再一次被迟睢生硬打断。

他的声音,带有强烈的不满与警告,“你以后离陶青远一点。”

听了他的话,方雪羽心中一震,不敢相信她听到的。

那个老女人,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这么重要了吗?

她的唇角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到底是松垮了笑意,极为自嘲地苦笑,连退了几步。

又不可置信地开口问他:“那个女人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迟睢没有吭声,只冷酷地瞧着她看,浑身又散发着一阵阵的冷意。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缓缓迈开腿,朝着陶青所在的影厅走去。

意料之外的是,方雪羽鼓起了勇气,情难自禁地抓住了迟睢的胳膊,她哆嗦着双唇,大胆告白:“迟睢,第一次见你,我就爱上了你。”

迟睢的脸隐在暗处,看不出神情。

但他很快抽回了自己的手,更是不犹豫地果断拒绝,“你的这种爱意,我承受不起。”

方雪羽整个人僵在了那里,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久久没有落下来。

直到……他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不准再伤害我爱的人。”

再一次的警告,彻底击垮了方雪羽,一向高傲的她,不允许自己的自尊心被这么践踏。

望着迟睢决然离去的背影,她满是恨意地发誓,定要让陶青付出代价。

谁都不许抢走她心爱的人,谁都没有这个资格。

迟睢回来坐在陶青身边很久,陶青都没有察觉到,她的头更是没有侧过来一次。

她一直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电影散场了,她才回过神来,看到了坐在她身侧的迟睢,她有些讶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影厅里,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差点盖过了陶青的声音。

迟睢站了起来,视线低垂,拿起了放在她腿上的外套,细心地替她穿上了。

他忽然凑近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一边说道:“回来很久了,但显然姐姐你心不在焉,全然没有注意到你的小奶狗已经回来了。”

陶青见他这么旁若无人地撩自己,耳根一红,别扭地站了起来。

她想到了他是去找方雪羽的,后知后觉地问他:“你和你们学校的校霸聊得怎么样?”

迟睢定住,细细打量她:“你还知道她是校霸?”

他心里一暖,调侃她道:“原来姐姐这么在意我,还把情敌的背景摸透了。”

“怎么样?姐姐认为与校霸的争夺战中,你的胜算有几成?”

陶青微顿,倒是没想到迟睢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见她迟迟没有做声,迟睢自知说错了话,赶紧解释:“就那方雪羽,我压根没有睁眼瞧过她。她算不上姐姐你的对手。”

两人说着话出来,原本还带有隐隐期待等着迟睢的方雪羽,听到了这最后一句,心瞬间碎成了一片。

她紧咬下唇,带着想要替她打抱不平的室友离开。

迟睢带着陶青,回到了住处。

陶泽义穿着围裙,端了菜出来,“你们回来得刚好,开饭了。”

吃饭时,陶青拿起筷子往一块牛肉伸了过去,与陶泽义的筷子撞在了一起。

她收回了手,让出了牛肉。

陶泽义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突然正色问道:“姐,你确定是要和迟睢在一起吗?不是一时兴起?”

他是她亲弟弟,自然明白这些年她对陈晗的情意是有多深,生怕她这是为了躲避情伤一时糊涂。

情伤,最是伤人,也最难治愈。

一个是她亲姐。一个是她兄弟。

陶泽义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人受伤,所以他要问清楚两人的心意,也好及时止损。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认真,陶青也沉默了许久。

画面仿佛定格在了此刻,不过静止几分钟以后,最后陶青还是开口了。

她特意还清了清嗓子,深情地看了一眼迟睢,“未来是怎样我不确定,但现在的我,心意很明确,我是真心欢喜迟睢的。”

陶泽义沉默了一会儿,他太了解陶青的性子了,如果不是认真的,是不会信口雌黄说大话的。

原以为她对迟睢用了真心,陶泽义会反对,不曾想他居然会支持他们。

“姐,只要你是真心的,我都支持你。”陶泽义冲她一笑,又一掌按在了迟睢的肩膀上。

他冲着迟睢,扬了扬拳头,不忘警告:“和我姐在一起,不许弄哭她,要不然可别怪兄弟我翻脸。”

迟睢问:“什么样的哭,不算?”

陶泽义瞪了他一眼,“霸王条约,只要我姐哭了,就是你的错。”

他的正色谈话,也维持不了多久,看着两人嬉笑打闹,陶青与木义相视一笑。

木义悄悄同她说:“我想我能够明白你为什么会心动了。”

这样朝气蓬勃的男孩,换一人,都会义无反顾地爱上。

更何况,迟睢长得还不赖。

陶青含羞一笑,目不转睛地看着迟睢,“希望未来一切顺心顺遂。”

“会的。”木义的话,极轻极轻,轻到连她自己都没有听清。

木义忽然想起来什么,还有一个好消息没有公布,“对了,我刚刚收到了迟氏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