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7章 当断即断

陶青听到木义提前面试有了结果,很快抬起头,看了过去。

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也弄不明白自己是想要听到木义通过还是没通过的消息。

木义难得磨蹭,不敢亲自确认。

反而是陶泽义一把抢过了手机,他故意拉长了一张脸。

“是没有过吗?”木义失落,难过地眨了眨眼睛,努力调节着自己的情绪。

“没……”陶泽义拉长了语调,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恭喜你,被录取了。”

木义两眼都是藏不住的开心。

迟睢与陶青对视一眼,贴心地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放心,不用担心我的身份会被暴露。”

听了他的话,陶青才放下了心中的疙瘩,由衷地替木义高兴。

消息提示音又响了起来,木义低头一看,连忙跳了起来。

“我妈催我回去。”她一回国,就在陶青这儿住了几天,再不回去,她妈就要派人来捉她回去了。

陶青起身同她一起进了卧室,帮她收拾好行李,亲自送她下了楼。

两人依依惜别,颇有些生离死别的悲怆。

木义故作豪爽地一挥手,“我们在一个城市,又不是见不到了,有空约。”

两人默契地同时转身,脚上的步子都不由自主地加快,是那样的慌乱。

明明都舍不得,却像是约定好了一样,谁都没有回头。

陶青上了楼,还没进去,就看到陶泽义被丢了出去。

“姐,我这兄弟有异性没人性,你可要管管。”陶泽义死皮赖脸地抱住了陶青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撒手。

木义一走,迟睢就威逼利诱,把他像是垃圾一样丢了出来。

他太难过了,在陶青看过去的时候,他硬是从干涩的眼眶里,挤出了几滴泪水。

陶青瞪了他一眼,“你不是也有自己的房子,赶紧回去吧,我不留你。”

说完,她用指纹开了锁进去,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关上了门。

陶泽义长叹一声气,哀怨地望着紧闭的大门,识相地抱起自己的背包,麻溜地离开了。

而屋内。

陶青刚一进门,就被迟睢按在了墙上。

他满是期待地看着她,“我家里面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给拒绝了。”

他的话,陶青并不意外,像迟家这样的豪门世家,最讲究门当户对,家里面有相看好的世家小姐,再正常不过。

陶青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不少,陶家虽然家底也不差,但在京都却是排不上号的。

他们两家,实力悬殊。若真要谈婚论嫁,可能还会遇上不少阻碍。

她掩饰去眼里的失落,装作无意地推开了迟睢,“拒绝做什么,你家里帮你选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陶青背过身去,艰难地朝着沙发挪动着,她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身子一甩,就嵌进了沙发里。

她蜷起腿,无助地抱着自己的双腿,声音低沉地说:“既然你家里已经在帮你看婚事了,我和你,也就到此为止了。”

看着卧室的方向,陶青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在我这里的东西还不多,自己整理下,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

她决然地闭上眼,不想去看迟睢。

迟睢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他分明已经拒绝了家中婚事,怎么她还要与自己做个了断?

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难以捉摸。

“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人,是你。”迟睢走了过去,把她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陶青却迟迟没有反应。

等待久了,迟睢心里没底,他捧起了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我带你回家,和他们去说清楚我要娶的人是你,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陶青看着他坚定的双眼,明白他是真心想和自己好,但她想到自己与他年龄,以及家世上的差距,退缩了。

“不了,我不想。”陶青摹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跑进了卧室,猛地甩上了门。

她的后背无力地靠在门上,慢慢地滑落在地上,难过不已。

迟睢望着门,许久许久,才怅然若失地离开。

陶青在冰凉的地上坐了很久,才缓缓拖着疲惫的身躯,爬到了床上。

她的午觉睡得并不踏实,噩梦缠身,梦到的都是迟睢在追着她跑,怪她要放弃他。

梦里的场景,太过可怕,吓得她惊醒过来。

一睁眼,却被突然放大的一张脸给吓到了。

等她缓过来,一巴掌往陶泽义脑门上呼去,“你装神弄鬼干什么?”

陶泽义一本正经问她:“姐,你和迟睢吵架了?”

在学校里的迟睢,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平时他最感兴趣的课程,也都没有听。

最关键的是,迟睢还对他爱答不理。

“你们要是吵架了,也别牵连我呀。”陶泽义明显感觉到了,自己是被陶青给连累了。

陶青眼神闪烁,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面对陶泽义,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阿泽,你也知道我和迟睢,无论是年龄还是家世,都是问题,他家里人不会同意的。这一段不可能的恋情,坚持下去与谁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陶青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难过得不行,眼睛更是通红通红的。

陶泽义听了她的话,破口大骂:“你还是我认识的陶青吗?拜托啊姐,你不会是在陈晗那里栽了跟头,就失去了追求真爱的勇气了吧?”

他鼓励她:“姐,你要加油,相信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陶泽义往旁边一让,她才注意到迟睢一直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

“你的使命完成了,可以先回去了。”迟睢看了陶泽义一眼,将他给赶走了。

迟睢这才深情脉脉地看向陶青,“你这样美好的人,我爸妈不会反对,相信自己。”

他亮了亮手中的两张机票,委屈道:“姐姐刚才那样伤我,为了弥补我,必须陪我去看北极光。”

陶青经他们两个轮番轰炸,算是被劝服了。

在他的注视下,她点了点头。

离飞机起飞不剩多少时间,他们两个拎起迟睢趁她熟睡时整理好的行李,火急火燎地赶到机场。

换了登机牌,刚要登机,迟睢就收到了消息。

“我爸叫我现在立即回迟家。”迟睢看着她,很是为难。

陶青担心他爸叫他回去可能是有急事,主动劝他先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