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19章 不是能肖想的人

迟睢笑她,帮了她一把。

等匣子一打开,陶青傻眼了。

她看着匣子里的那一只玉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玉镯价值不菲。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陶青小心翼翼关上了木匣子,推回到了迟睢面前。

迟睢摊手,这可是霍缈送出去的东西,他可不敢代收。

“这可是我们迟家只传儿媳的传家之宝。你要退回的话,只能亲自拿给我妈。”迟睢一脸坏笑看着她。

陶青垂眸,耳根子都羞红了,她没想到,迟家居然是不反对的。

她满心欢喜地收下了镯子,妥帖地藏了起来。

迟家的直升机上,还有两个专为他们服务的空姐。

帘子后面。

李娜唯满脸妒意,气愤同陆可心抱怨:“少爷身边的人,并不是京都的世家小姐。就凭她,也想高攀我们少爷。”

“嘘,你小声点。这种话,不要乱说。”陆可心听说过,迟睢最讨厌员工在背后议论他的事,“被听见了,吃不了兜着走。”

李娜唯听不进去,“可心,如果那个人,也配得上少爷的话,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

她家在京都也算是百强企业了,若真要争取一番,说不定还真有机会。

陆可心被她天真荒诞的想法,给震得愣住了。

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见到李娜唯扭着腰,卖弄风骚地掀起了帘子走了出去。

“少爷,请问你想喝什么。”她满脸谄媚的笑,说话语调也格外风骚。

迟睢面色顿变,担忧地看向陶青。

与他的视线对上,陶青清清淡淡一笑,一耸肩,表示她不在意。

李娜唯偏偏不识相,再次往枪口上撞,“少爷,你想要吃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准备。”说话间,她不忘将自己本就已经拉扯得很低的领子,再往下拉了拉。

陶青顿觉尴尬,轻咳了一声。

“你不会是感冒了吧?”李娜唯大惊小怪,“还不坐得离我们少爷远一些,别传给我们少爷了。”

她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的这个话,陶青如果没有误会,李娜唯是把自己当成了迟睢的女朋友。

陶青冷笑一声,她这个正牌女友,还轮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空姐,来指手画脚。

也不等迟睢有所反应,陶青讽刺道:“我搭乘过不少迟家名下的航班,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拉低迟家航空招牌的空姐。”

陶青诋毁人起来,带针见血,“你吧,是有几分姿色,但请你认清自己的段位,别见到个男的,就往上凑,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没人要的吗?”

李娜唯气急败坏,失去了理智,竟然想要动手打陶青。

迟睢目光一沉,陆可心连忙跑上前,连拖带拽地拉着发疯的李娜唯退了回去。

陶青坐在那里,生起了闷气。

方才发生的无厘头的事,换做是谁,都会生气。

迟睢不免懊恼,有时候魅力太强,也不是件好事。

他的嘀咕声,自然是被陶青听到了。

陶青破涕为笑,知道他是在变相逗自己。

她也就气消了,直升机一落地,就来到了酒店。

折腾了这么久,两人都累了,默契地想先洗漱睡上一觉。

迟睢进去洗澡,她接到了木义打来的视频电话。

迟氏要举办盛宴,为迟家少爷接尘洗风。

木义现在就职迟氏底下的分公司,也算是个高管。

她对迟家这个神秘的少爷,很感兴趣。

陶青听她兴致勃勃地与她讨论迟家少爷,她有些内疚。

心里纠结不已,到底要不要告诉木义真相,其实迟家少爷,就是迟睢。

“怎么啦?”木义注意到陶青有些心不在焉,以为她是累到了。

她细心地没有再与她多说,关照她要注意保暖,不要着凉了,主动挂了视频通话。

迟睢洗完,只在关键部位裹了浴巾就出来了。

眼前的一幕,太过撩人。

要是再看下去,陶青简直要怀疑自己,鼻血都要喷涌而出了。

她赶紧站起来,仓促间拿了自己的睡衣,急匆匆地往洗手间冲了进去。

迟睢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偷偷一笑。

他一把掀掉了身上唯一的累赘,调整好姿势,在床上等着她出来。

陶青洗完以后,瞪着一双眼,看着手里的睡衣,犹豫了。

行李并不是自己打包的,所以……

这么性感露骨的睡衣,只能是迟睢特意准备的。

她磨蹭了半天,迟迟没有换上。

迟睢等得都快要失去耐心,他扯了嗓子一喊:“姐姐还没好吗?要不要我来帮你?”

“不……不用了。”陶青心一慌,说话都不利索了。

她眼睛一闭,心一狠,视死如归地穿上了睡衣。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浑身一热,脸上可疑地飞上了两抹红霞。

又耗了很久,她才扭扭捏捏地走了出去。

陶青的身材很火辣,凹凸有致。

这条睡衣,又是迟睢精心挑选的,将她的身材衬托更玲珑有致。

她一出现在他面前,迟睢就不争气地流了鼻血。

而陶青在瞅见迟睢那一身健壮的腹肌时,也不自禁地挂了两串鼻血下来。

两人再按捺不住,陶青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

被子一卷,一人如狼一人似虎,激烈地度过了一晚。

原计划是清早就出门,去欣赏一下北极的好光景。

但陶青浑身痛得像是要散架,无论迟睢怎么叫她,她都赖着不肯起来。

“姐姐,再不起来,就来不及去看了。”迟睢拍了怕她软糯糯的翘臀。

陶青不满道:“还不是你昨晚缠着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迟睢给再次堵上了。

趁换气的光景,迟睢一脸坏笑,“不去也行,那就再来一次。”

陶青欲拒还迎,最后再次沦陷。

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的肚子饿到抗议,饥肠辘辘的她,只好拖着残躯起来。

而酒店房间的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

陶青诧异,“该不会又是你亲手做的吧?”

这一回还真不是,迟睢无奈说道:“是我爸特意派了直升机送过来的。”

陶青面色一红,“所以你爸妈这是担心你追不到我,亲自上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