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段位绿茶小奶狗的攻略手册

第20章 被困风雪中

迟睢点头默认,趁着这个机会,他忐忑不安地提起了迟氏为他准备的接风宴。

他希望陶青能够陪着他一起出席,以他女友的身份。

陶青见他神情认真,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拒绝。

愣了许久以后,她才犹豫地说道:“你容我再考虑考虑。”

她的回答,迟睢听了,多少有些失落。

还以为她会斩钉截铁同意的,不过还有一段日子,他想,能够做好她的心理工作。

他们在这里待了两天,去看了北极光,也看到了很多有趣的景色。

陶青拍了很多照片,迟睢拍照的技术,不得不夸他几句。

“你是不是经常给女生拍照,要不然怎么会拍得这么好?”陶青翻看着手机中的相片,选了几张,发到了自己哪里。

然后,她把手机递回给了迟睢。

迟睢拿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瞪着那几张照片。

他拍照选的角度,的确十分到位,但归根结底,还是陶青底子好。

谁都喜欢听到被夸好看,陶青听了,嘴角不免微微上扬。

“起床了,你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吃完早饭,我们要赶往机场。”来的时候,是坐了直升机。

但回去,不能再继续这么高调了。

陶青看了看时间,拉过了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实在是起不来,支支吾吾地问:“我可不可以不吃?”

早饭和睡觉,两相对比,她更想选择睡觉。

“不行!”迟睢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异常地严肃强硬,“你再不起来,我就把你的丑照发在朋友圈了。”

这话一出,被窝里没有撒娇声了,静默了一会儿后,陶青一把拉下了被子,露出了自己的脑袋。

她一脸哀怨地瞪着他:“我想赖一会儿床,就这么难吗?”

迟睢没有给她机会,态度坚决,更是动手把她从温暖的被窝里,给生拉硬拽了下来。

可怜的陶青,她睡眼朦胧,脚步虚浮,要不是有迟睢托着她,她就要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了。

她这个样子?难道是这几天,两人太过激烈了?

迟睢若有所思地瞧着她看个不停,眼里还隐隐藏着一丝坏笑。

再被他看下去,陶青就要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

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突然浑身充满了力气,猛地打开他的手,朝着洗手间飞奔而去。

等她坐回餐桌上的时候,不免拧了拧眉,只觉得心里不断涌上来深深的内疚与自责。

这一桌子丰盛的早饭,肯定是迟睢起了个大早,去精心准备的。

幸好他把自己给叫起来了,要不然他的这一番用心,就要被辜负了。

她也没有多话,更没有煽情。

而是一脸认真地拿起了勺子和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仿佛几百年没有吃过一顿好的。

陶青一时没注意,不小心呛到了。

她的后背上,多了一只厚实的手,轻轻柔柔地帮她顺着背。

“迟睢,谢谢你。”陶青红了眼眶,再次被他感动。

迟睢没有说话,只冲着他灿烂一笑。

有些话,不需要多说,一个眼神,就能够互相体会。

两人席卷完丰盛的早餐,提上了行李,开了越野车,往机场赶去。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将他们眼前的路,给堵住了。

越野车又很不巧的,在这个时候,突然坏了。

迟睢下了车,检查完车子,又回到了车上,“暂时是走不了了。我下去修车,外面冷,你别下来。”

他这么和她说,陶青听话地坐在车里。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以后,迟睢都没有回到车里,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明知道下车是添乱,她还是打开了车门。

“不是让你待在车里吗?”外面风雪依然很大,刮在身上,刺骨地冷。

陶青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也还是被冻到了。

她固执地要陪着他,不肯上车,又帮不上什么忙,在冷风中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迟睢手上动作不免有些慌乱,他想要快点修好车,这样两人都能回到车上。

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错。

眼瞅着快要修好了,总是会因出点小差错,又要重头再来一次,浪费了不少时间。

陶青冻得满脸通红,手也快冻僵了。

她看着迟睢的神情,已经变得极为不耐。

“我去车上等你。”即便再不忍心看他一人在风雪中修车,她也不得不逼着自己回到车里。

比起陪伴,有时候,让他心安,才是更好的选择。

她上车没过一会儿,迟睢也完事了。

“前面积雪太厚,我们的车,开不了多远。”为了不做一些徒劳的事情,迟睢提议,暂时停在这里,等着雪停。

这场大雪,谁都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才会停,他们也不敢开暖气。

车里的温度骤降,他们坐在车里,又没有动,两人越来越冷。

陶青的脸,越来越热,脑袋也变得越来越沉重。

“不许睡,你打起精神来。”迟睢担忧不已,轻轻拍打着她的脸,让她不要睡过去。

陶青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她勉强自己撑开了一点眼皮,艰难地开口:“我真的好冷好困。”

这么耗下去,陶青可能会熬不过去。

迟睢心一狠,一脚踩下了油门,冒着车子会再次坏掉的风险,往前开去。

开了一段路以后,他们发现了一个木屋。

“前面有个木屋,我们去那里睡。”迟睢的话,让陶青有了期待,她迫使自己睁开眼睛,坐得笔直。

车子在木屋前停下,迟睢立即下车小跑到副驾驶,把她抱了下来。

木屋里面,虽然没有人居住,但留有柴火。

两人都没有细想,从车里抱了厚重的被子,烧起了柴火,身上才慢慢地暖活起来。

外面似乎有什么动物到处跑过的声音,迟睢不顾阻拦,抱着被子,就靠坐在门边。

“你睡吧,睡醒了,雪也该停了。”陶青原本想陪着他的,但终究是睡了过去。

她再醒来的时候,是在飞机上。

“我们现在在去京城的航班上。”迟睢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再烧起来。”

“京城?”陶青讶异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