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

第六章:遇见晏生

外面的小厮听到杨夭绍的声音,大着胆子冲了进来,不免还是被屋中的景象吓了一跳,看到杨夭绍不顾形象的跪在地上焦急的去拉顾香玉,心中不禁为她的行为升起浓浓的敬佩,称赞杨夭绍孝顺勇敢。

他们前去帮忙,顾香玉现在十分害怕杨夭绍,她心里这些‘人形蜘蛛’认定是杨夭绍搞得鬼,看着她人畜无害的样子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只好狼狈的在一众家丁面前灰头土脸的爬出来。

“二夫人,你没事吧?”

“把她给我抓起来!”一出来,顾香玉就指着杨夭绍尖声叫道,看到没有人动,她歇斯底里的喊道:“这些东西都是这个小畜生弄的,她是个妖女!她要害我!”

杨夭绍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眼中泛起泪花,声音颤抖的道:

“母亲,我没有……”

“小畜生,就是你想害我!”顾香玉恨不得撕碎了她的面具。

“老二媳妇!”杨老夫人重重的喊了一声,神态威严,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喜,道:“你怕是被吓糊涂了!”

杨老夫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屋中,拉住杨夭绍的手,赞赏的道:

“夭绍,从前我觉得你沉闷不爱说话,性子内敛,原来是我看错了,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杨老夫人的话无疑是打了后面一众小辈的脸,其中就有顾香玉的宝贝女儿杨月娥,杨月娥刚刚吓傻了,完全没想过来救自己的母亲,只顾着自己安危。听到老夫人的话,她脸上又青又白,愤恨的看着杨夭绍。

顾香玉渐渐冷静下来,就算她知道是杨夭绍的手笔,说出去对自己也只有害处。

今晚注定不能安稳,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些后怕,杨老夫人便让人连夜收拾行李离开若云寺。

月亮落到山下,青山褪了天空的颜色,太阳在另一头浮沉,泡出半边天的彩色。

杨夭绍依旧在队伍的尾巴,即将离开若云寺,她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碧波影动的竹林,咬紧嘴唇目光又冷又静。

……

白三七撑伞走在青砖石路上,头上插了一直清晨露珠芍药簪,红色的芍药上滴着一滴透明的水珠,看上去娇艳欲滴,身上只是简单的穿了白色的棉麻布裙,整个人行走在深夏的雨水中,简单清纯美好。

她手上拿了一个食盒,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不让雨淋到,即使衣服已经湿了一大半。

雨雾中逐渐显现出一间破败的茅草屋,房屋已经八成坏,看上去是被人遗弃的屋舍,没有人会踏进里面半步。

可是,白三七看到茅草屋后,脸上露出笑容,猫似的眼睛轻轻弯起,脚步越加轻盈,踩着水洼跑了进去。

屋中也已经积聚了大大小小的水坑,房屋露着大片空洞。

地上角落,也是唯一没有雨水侵袭的地方,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

白三七推开形同虚设的木门,小心翼翼的探头往里一看,看到角落的少年,她眼睛一下子瞪圆,跑过去焦急的叫他:

“晏生,晏声,醒醒!”

少年费力的抬起一只眼睛,看见是她,挣扎着翻了一面往外爬去。

白三七焦急的皱眉,对于少年死犟死犟的性格,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不过他的挣扎,半弯着腰将瘦弱的少年扶起来。

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烫的下人!

晏生没遇到杨夭绍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

抛开内心对他强悍体质的敬佩,白三七神色忧愁,看着晏生已经半昏不迷,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咬咬牙,从裙摆撕下一条布条,将伞绑到他身上,使出吃奶的劲将他背在背上,艰难的走出茅草屋。

晏生的两条长腿在地上滑行,他迷迷糊糊间睁开半只眼睛,看到细弱白皙的脖子,眼睫轻轻颤了颤,最终陷入沉沉的睡眠。

雨水哗哗扫在脸上,又冰又凉,身上的大个又沉又重,体温出奇的高,她都担心晏生醒来后傻了!

青砖石道,雨雾纷纷,人影渐行渐远。

……

“谢谢啊,王大娘!”

白三七提着一排新鲜的的肋骨肉,笑着跟门外系着围裙的王大娘道谢。

集市上想要买一块好的猪肋排太难了,还好王大娘跟她关系好,每次都能留一坨最好的肉给她。

白三七美滋滋的进了厨房,处理好辅料,点燃起小炉子熬汤。

天空几净清明,阳光大大的挂在天上,屋内屋外一片暖洋洋。

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挑开淡紫色的镂空帘子,帘子下面挂着彩色的石头,因为他的动作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晏生揉了揉头,脑中闪过一截细弱白皙的脖颈。

身上清爽干净,早先破烂脏臭的衣服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鼻尖还能味道好闻的花香。

晏生垂下眼眸,缓缓的下了床。

小院温馨可爱,空气清新好闻,天空上白云慢悠悠的飘。

白三七出来倒水,咋一看见院子中间站了一个人吓了一跳,看见是晏生,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后,趁他不注意拍了他一下。

“嘿!”

可哪想,晏生早就知道她过来了,耳边清晰的听见她一步一步的绕到他身后,甚至能想象出她的动作和表情,似乎是大雨过后新获得的能力。

没吓到人,白三七撇撇嘴,正打算回厨房继续煮饭,面前的人突然动了,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三七无辜的瞪着眼,抬头小心翼翼的瞅着他,生怕惹得这位大哥不高兴。

“你给我换的衣服?”晏生平静的问道。

“还给你洗了澡。”白三七脱口而出,看见晏生的脸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她反应过来,急忙说道:

“不是我给你洗的,我叫隔壁李大爷帮你洗的澡!”

晏生听到之后,冷哼一声,脸色变好,不过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啊,”白三七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连忙跑去厨房,“我的汤!”

她着急忙慌的样子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好笑,晏生轻微的勾了一下嘴角。

营养又好吃的四菜一汤抬到桌上,白三七一边拿碗拿筷叫晏生:

“你整整睡了三天两夜,现在肯定饿坏了吧,快来吃饭吧,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但你现在是病人,还是吃清淡一些好。”

晏生站在屋檐下看着天空,闻言走到桌边坐下,也不客气的抬起添置好饭的碗开始了吃饭。

他好久没吃过热乎的饭菜了。

白三七去小炉子上将汤抬上桌,仔细的去掉浮油,舀了一碗山药排骨汤放到晏生旁边,坐下开心的指着桌上的菜说道:

“这些都是我这几天学会的。”

没听见对面人有反应,白三七习以为常,手杵在桌上看着他吃饭。

不愧是皇子,即使当了大半年乞丐,饥一顿饱一顿的,现在吃饭依然看着教养极好,吃饭的速度挺快,但看着有种莫名的矜贵感。

一个月前。

白三七从若云寺下来后,用燕妈妈给的钱在远离幽都热闹中心的一处街道买了一处院子。原文里王栀去死后没多久杨夭绍就捡了一个少年回去,后来这个少年变成了她最有力的也最不受控的箭。

这个少年就是西平国落难的皇子——晏无机。

西平国内斗严重,九个皇子有九个半都想争皇位,整个皇室从古至今都有点疯疯癫癫。

西平国比起大安国来说,兵力财力都不及一半,地点遥远,属于西平比较荒凉的地区。一条扶光山脉自南向北刚好围在了西平国的边境处,后面是寒冷的雪山连连,这样天然的保护盾牌,足以让很多想挑起战火的国家打消念头。

晏生是被遗弃的皇子,他身上流着一半西平人不耻的巫族血脉。

母亲是青冥部落的圣女,家族庞大神秘,自从西平国大肆屠杀巫族后,他们便从江湖上消失了。

至于他母亲为何会和西平皇帝在一起,她有点记不清了,似乎书中也没写过。

只说皇后尤娜拉非常讨厌巫族,想方设法的给西平国皇帝吹枕边风,发现晏生有巫族血脉的也是她,最后更是用计驱除了晏生,实则后面一直派人追杀。

晏生后期的成长的非常快,几乎是把屠刀举向了整个西平皇室。

她不确定杨夭绍捡到他的具体时间,只能来守株待兔了。

闲暇之余,白三七去布庄采购了一批颜色花纹各异,各种类型都有的布料,动手制作了很多漂亮的布玫瑰,拿到集市上去买,非常受欢迎。

她知道这一带的人,很少有家里买花装饰房子的,但大多姑娘都十分喜欢漂亮的东西,白三七的布玫瑰价格实惠,又可以放很多年,自然受到大家的追捧。

某一日花买完,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倾盆大雨,白三七跑进了最近的一间很久没人住的房子里躲雨。

进屋之后,才发现屋顶根本不能挡雨,她有些丧气的擦着额头上的水珠,抬头间,不经意就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狐狸眼。

少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脏污不堪,与衣服不反差极大的是他的脸上手上十分干净,看着瘦弱苍白。

此时少年冷冷的看着她,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满脸写着‘给爷滚’的字眼。

白三七睁着一双无辜可爱的猫眼,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