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女配只想上位

第十章:秋日宴

白三七回头,看见杜玉笙站在门口,目光带着深意的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用指尖点了点细嫩的花朵,问他:

“它的花语是什么?”

杜玉笙走向前,随意的折了一朵放在鼻尖轻嗅,花香浓郁,悠远。

他将花枝别到她的耳后,轻声说:“我也不知道。”

“无聊。”白三七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伸手拿掉花枝随手插在了花丛里,问道:“你今天去哪了?”

看到花枝被取下,杜玉笙眼神一瞬间像阴冷的黏液一样注视了那朵花一眼,不过瞬时就恢复成了寻常的神色,语气带了几丝不那么明显的阴沉:

“过几日有个秋日宴,皇后拿了个册子让我翻了一天。”

听到秋日宴几个字,白三七心里一喜,假装好奇的问道:“秋日宴是干什么的?”

杜玉笙背着手,随意的在院子里走动,对她的好奇没有任何怀疑,开口回答她:

“赏花吟诗品酒。”

还有一点他没说,大型相亲。

“那是不是有很多人会去,我还没见过宴会是什么样的呢。”她语气带了一点失落,抬脚踢了一颗小石头。

杜玉笙停下,转身看着她,她自顾自的和脚底下的小石头斗智斗勇,似乎真的只是好奇。白三七原本的身世,他派人去查,只查到她家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家里双亲不在,因为战乱一路向北,无奈之下到了青莲阁做了妓.女,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没有问题,只是他觉得其中有些东西,还是有不寻常之处。

比如白三七一身瓷白细腻的皮肤,就是幽都那么多的官家小姐,也没有几个人能和她相比,她跳的舞,他不相信是一个小县城的姑娘能跳出来的。

她有问题毋庸置疑,不过他还是道:“到时候幽都所有适龄小姐公子都会去,场面十分热闹。你要是想见见秋日宴长什么样子,我倒是有办法可以带你去。要是你愿意嫁给我,我甚至可以让你做侧妃,做了我的侧妃,往后你可以参加无数的大型宴会。”

话尾有点循循善诱的意思,不过杜玉笙的话还是让白三七惊了一头,她这种身世,杜玉笙居然还想让她做侧妃?

她不信杜玉笙没有调查过,以他阴狠毒辣的性格,一旦有那么一丝不对劲,肯定会立马扼杀所有危险。

再说,哪有一个青楼出来的姑娘还能当皇子侧妃的,要是被皇帝知道了,恐怕得被气死吧。

她退了几米远,防备的看着他:“你怎么还在有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说过了,我可不会嫁给你。”

杜玉笙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识抬举。”

“不过我想去秋日宴,你能带我去吗?”

既然杜玉笙这么纵容她,她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料定他肯定会答应。

果不其然,杜玉笙虽然神色冷了几秒,一双眼睛露出几分阴沉的气息,但他还是答应了:

“后天你跟着我,我带你进去。”

“好!”

少女今日穿了他准备的衣服,一身薄粉流仙裙,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冰蚕丝纱衣,衬的流光溢彩,好看极了。

后天一大早,杜玉笙就来给她送衣服,送的是一套小厮的衣服。

“你穿这个,穿好之后我们就可以走了。”

“嗯呢,马上!”

白三七蹦蹦跳跳的跑去房里换衣服,杜玉笙给她拿的是红色的衣服,面料摸着挺舒服,奇怪的是还有一顶高高的黑帽。

她没有多想,三下五除二换好之后,麻利的将长发盘起藏在了帽子里。

等他一开门出去,杜玉笙悠闲的站在门外,轻飘飘看了她一眼。

白三七总觉得他眼睛里含了几丝莫名的笑意,虽然有些疑惑,她也冲他灿烂的一笑:“走吧。”

路上白三七疑问道:“你家下人的衣服居然还能配一顶帽子。”

不过,她看了看周围匆匆低头行走的小厮丫鬟,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和她身上的完全不一样。

到了大门口,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杜玉笙拿了太监的衣服给她!

“你倒是挺适合太监的装扮。”杜玉笙低头笑道。

太监就太监吧,也没啥,但白三七忍不了杜玉笙话里的意思。

“你才是太监!”话脱口而出,幸好路上没人。

杜玉笙表情一瞬间阴沉下来,眼神冷冷的看着她。

白三七不怕他,迎着他的目光冷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向大门口。

杜玉笙略有些咬牙切齿,恨不得盯穿她趾高气扬的背影,忍了又忍跟上前。

在她耳边阴阳怪气道:“要不是我,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参加秋日宴,你不感激我带你开眼界就算了,好歹也对我客气友好一点。”

末了,又补充道:“也只有我眼瞎才能相中你了。”

猝不及防的表白像个炸弹丢进了耳朵里,白三七离他远远的,不可思议道:

“你怎么不想想你半夜把我掳走的事?”

杜玉笙被噎了一下,想不到她还记着这一茬。

恰好到门口,皇子府大门前的空地上停了几辆奢华的马车,高高的台阶上站着一个云鬓衣香的美人,身着金秋凤凰花白鸟华服,面容恬静美好,站着宛如一副美丽画卷。

白三七顿了一下,猜到这就是原文中杜玉笙的皇子妃沐念真。

脸如芙蓉,心如蛇蝎。

“殿下。”沐念动作轻柔的向杜玉笙行了一礼。

“嗯。”

杜玉笙不看她一眼,淡淡点了头就上了最前面的马车。

白三七立马站到车外面,跟随大队伍一起走。

没想道,杜玉笙竟然掀开帘子,叫她上去:

“小.三儿,快上来,本殿下要你捏腿。”

白三七一听小.三这名气炸了,但碍于现在的身份不好骂他,只好愤愤然的爬上了马车。

沐念真站在门口,亲眼目睹了一切。

她抬手轻轻的扶了扶头上的步摇,唇角勾着温婉的笑容,莲步轻移由着下人扶到后面一辆马车上。

一大队人马徐徐向皇宫使去,浩浩荡荡,好不威风。

“如烟,她怎么样?”

马车上,沐念真端坐在软垫上,抹着红色蔻丹的手指甲捏着茶杯,杯中是刚烧热的烫水。

她像是没有痛觉一般,面上含着笑,一派温婉相貌。

被叫做如烟的丫鬟跪在马车中间,头贴着兔毛绒毯,正瑟瑟发抖,闻言,她心里猛的跳了一下,小心的回道:

“奴婢看着,那位姑娘确实不一般。”

“哪里不一般?”沐念真继续问道。

“她……她……”如烟额上的冷汗沿着鼻尖流下,瞬间被珍贵的兔毛绒吸收,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吞吞吐吐的半天,只蹦出一个‘她’来。

“如烟,你怕什么,你只管实话实说,我又不会吃了你。”沐念真似乎觉得如烟瑟瑟发抖的样子好笑,语气都带了几分笑意,不过听着冰冷至极。

“她长的很好看,和殿下相处看着也十分自然,殿下看她的眼神……奴婢从未——唔!”

茶杯狠狠的砸到背上,滚烫的水一瞬间接触皮肤,如烟疼的脸色苍白,只觉得背上火烧火燎,像是万蚁啃噬。

她紧紧的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她知道六皇子妃最讨厌大声的叫喊声,若是自己刚刚没忍住叫了出来,不仅会让六皇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而且六皇子妃回来后一定不会放过她。

看着如烟痛苦的样子,沐念真看着自己一片通红的手心,上面已经有了好几个白色的水泡,她笑着拔下头上的发钗,无所谓的用尖利的一端一个一个的戳破。

“你说错话了,如烟。”她用绢布擦拭手心黏腻的液体,声音如叹如笑,像纠正家中不听话的孩子一样,看着她道:“殿下最不喜欢的就是那样的女人,你没见殿下眼里的厌恶吗。也怪我,不应该因为喜欢你就想要永远圈你在身边,我应该让你出去好好跟人打打交道,你才能分辨别人的情绪。”

如烟的嗓子发出悲弱的呜咽,她紧紧低着头,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到了皇宫,宫门口已经停了许多豪华的马车。

白三七掀开车帘,主动扮演起一个奴才的样子,恭敬的道:

“请六殿下下车。”

杜玉笙的眼尾颤了两下,面无表情的下了车。

从一开始青莲阁的相见到现在白三七的变化,他已经麻木了,知道这个女人十分擅长演戏。

秋日宴是皇后慕容氏举办的,这次宴会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一次相亲现场,外加之给皇子们纳妃。

像杜玉笙这样的,娶了一个正妃好几年没有半个子嗣的,也可以考虑纳个侧妃。

大安国的规定是,第一个孩子主要由主母出,若是主母三年内没有动静,就可以娶侧室,由侧妃生的孩子过继到主母名下,而其他填房侍妾之类是不允许在主母和侧室之前生出孩子。

宫门口各家小姐盛装打扮,云鬓峨峨,远远看去,似繁花,似霞云,三五成群的结伴而走,款款笑谈。

另一边,各家公子高雅矜贵,芝兰玉树,也是身着华服,下了马车直奔要好的朋友去,真是好热闹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