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天师赘婿

第1章 百人阵

镇元山,白雾飞腾,位列九山之尊。

半山腰上,百人行走在林间,抬着贵重的名物,陶瓷古董朝着山巅而去。

山外四面环水,风景夺目。

可这山内却瘴气弥漫,阴风阵阵。

犹如现实版的人间地狱!恐怖骇然!

“王总,这种鬼地方,真的会有高人?”一名女秘书脸上带着恐惧,全身没来由的一阵颤抖,提防的看向四周。

“当然有,并且还是一位风水界的绝顶,此前我多次前来请他,他也未曾下山,只不过这次不一样,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也要请倒这位老先生下山!”一名身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回到。

名器,陶瓷!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过百万!

秘书内心震惊,这山上的到底是个什么大师,才能让这位在江城独占半个房地产市场的大佬这般相邀!

而与此同时,山巅之上。

戚木烟跪在一巨大山洞前方,九拜九叩。

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字条,以及一张十年之约的婚书。

而这些,都是师傅羽化前交给自己的……

微风拂过,一滴热泪便顺着眼角湿润了他的眼眶……

另一边,王总王允,带着队伍从瘴气之中走了出来。

可出来之后,眼前怪石嶙峋,目之所及一片荒芜。

眼前只有一处孤零零的巨大山洞,屹立在王允的眼前。

洞口前方,还有一名穿着道袍的年轻人,正在拿扫帚在洞口扫来扫去。

“我等王氏家族之人,特来请老天师下山,望老天师成全!”王允声若洪钟,压根没有在意山洞前方的年轻人。

这等年龄,或许又是哪家的豪门贵族将其送上山,想要拜老天师为师的!

这种人比比皆是,王允也就没管。

声音落下,身后百人其其半跪下蹲!

肩上扛着的礼品放置身边!

只等天师出山!

可良久,四周并没有任何动静,只有依稀的寒流吹过。

“我师傅已经羽化仙逝了,可以的话,麻烦小声点。”戚木烟一边扫,一边开口说话,似乎根本对他们不感兴趣。

“师傅!仙逝?这位小兄弟,你?”王允惊讶的站起身来,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高人,仙逝了?!

“对,他的的徒弟。”戚木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身看向了身后的王允。

一转身,所有人都被惊讶到了!

面前这名年轻人身穿黑袍,面若观玉,眉清目秀,身上还透着一股令人透不过气的压力!

“那你又如何证明,你就是老天师的徒弟呢?!”王允身边的小秘书忽然问向戚木烟,显然表示不信。

同样,王允在乎的也是这点。

闻言,戚木烟眼皮都没抬便说到。

“你名为王允,房地产公司老板,面容枯瘦泛黄,眉间藏有死气,保有家宅不安之乱。”

一句话!!

只是一句话!!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王允都愣在了原地!

“胡说!我们王总家里好的很,还真就是一个骗子,什么人都敢骗?你知道你眼前这位是谁吗?”

女秘书捂着嘴巴一阵好笑,身后的保镖也被眼前这青年逗笑了。

眼前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

什么死气!什么家宅不安!

在他们员工的眼里,王总的家里好的很,又哪里来的什么家宅不安!

很明显,面前这年轻人只是在猪鼻子插大葱,装相而已!

可就在女秘书以为她识破了戚木烟的身份的时候,王允忽然暴跳如雷道!

“住口!通通给我住口!小师傅,不!大师,您师傅……真的仙逝了吗?!”

大师!?

王总竟然叫面前这小孩大师!

没听错吧!

众人四目对视,互相看向彼此,已经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嘶,难道王总的家里真的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女秘书也自知失言,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在看向王允了。

“嗯,没错。”说完,戚木烟拿出了一包清香,自己在洞口放了三炷香之后,便一甩袖袍朝着王允来时的森林走去。

“大师您……”王允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怕眼前的戚木烟心情不顺,而迟迟没有开口讲出。

“你想要我师傅帮你除邪已然不可能,我正好要下山,相逢即是有缘,况且我方才给你开了一卦,已然沾染了你家的一些因果。”

戚木烟忽然停下步子,慢条斯理的道。

“那!您的意思!”王允以知请天师无望,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之前他没能说出口的话,便是想要请眼前这绝顶天师的徒弟下山帮忙!

“帮你顺手解决了这点小麻烦,顺便把你带来的东西拿走,我师傅需要休息。”戚木烟说完,一甩袖袍,镇元山上的所有瘴气忽然消散一空。

好!好神奇!

在场的人连连惊呼,瞠目结舌!

随即,戚木烟在前,王允等人跟在后头。

等他们下了山,这镇元山上的黑色瘴气又重新恢复。

“委屈您了大师,因山路崎岖,所以我们也只能用这种车上山……”王允坐在悍马的后座上,对着戚木烟尴尬的说着。

“无妨。”戚木烟不苟言笑,只是简单的回复了王允两个字。

见此,王允只觉得高兴,并没有觉着戚木烟的性格有哪里不好。

毕竟高人的性格总是古怪的,这点在江城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他,深深知晓。

两个小时的路程,弹指一挥间。

再下车,已然进入了一片别墅区。

刚一下车,戚木烟便皱了皱眉头。

紧接着,没用王允带路,便直直的走向了一栋靠东南角的豪华别墅。

王允没敢说话,只是小心的跟在身后。

“大师,您看出点什么了吗?”跟着戚木烟来到院子,王允也很是震惊。

毕竟戚木烟竟然没用自己的带领,就自己就找到别墅群中自己的家了。

“问题不在这,这里也只是虚位而已,你家具体的问题可以和我说说了。”戚木烟的眼神冰冷,随即看向了王允,似乎感觉到了王允在隐瞒一些事情。

“这……好吧,其实,我建筑工地那边三天前死了一个人……不过,我报警了,我这边也给了对方家属三百万作为赔偿的!”王允带着些负罪感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