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小仙医

第一章 苞米地里的嬉闹声!

“秦瞳,姐怕疼,你轻点好不好?”

女人声音颤巍巍的,怕了身后的男人。

“肯定不行啊,力道要掌握好你才能舒服,不然一会儿你肯定腰膝酸软,四肢无力,你爹该怀疑咱们俩了!”

秦瞳撇了撇嘴,语气就好像大人教训小孩。。

“可是我害怕,那么长,那么硬,我这细皮嫩肉的经不住啊!”

尽管是她主动地,但看到尺寸,还是吓了一跳。

“你放心,三年了我还没失过手,只要你身体尽量放松,到时候一点都不痛,就好像蚊虫叮咬一样,你根本感觉不到,而且我保证,刚开始疼,后面会越来越舒服!”

“可我还是……”

女人刚要推辞,却听秦瞳笑道:“已经扎完了,莲花姐你感觉到疼了吗?”

闻言,女人才发现,她的粉背上已经扎满了细针,每一根都精准的落在穴位上,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逸!

“咦?你都扎完了?”

秦瞳擦了擦手,点燃了旁边的香炉,安神的烟雾随即飘出。

“就是你刚才咿呀乱叫的时候,莲花姐,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害怕针灸啊?”

“还不是因为那次,镇上的牛大夫喝醉了酒给我针灸,下手没轻没重的,疼得我三天下不来床,后背火急火燎的!还是你手艺好,又舒服,又治病,我感觉我的腰痛好多了。”

王莲花莺莺燕燕的声音,把秦瞳听得心里直痒痒。

事实上,能刺激到秦瞳的也就只有声音和触感,因为他是一个瞎子。

“我不止针法能让你舒服,我棍法更舒服,改天让你试试!”

秦瞳依稀记得王莲花的模样,八年前那个在小石潭边,看到的那一幕,他始终没忘,那完美的酮体,算是给了青春期的他一个难得的启蒙。

想到这,秦瞳默默地弓了弓腰,有点不好意思。

“棍法?棍……好小子,你还敢调戏莲花姐了,你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你!”

王莲花嫩脸一红,气的都颤音了。

事实上,秦瞳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就在三年前,他还是全村的骄傲,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大家都认为他毕业后能有个好工作,谁知道却得罪了富二代,被人用硫酸滴了眼睛,成了瞎子。

“你年龄也不小了,医术又好,要不要讨个媳妇?”

“嗨,谁家姑娘肯嫁给一个瞎子呢!”

之所以拒绝,不光是因为自己残疾,实际上,他心里还住着一个人,就是师娘秦岚。

他从小被父母抛弃,刚记事起就是师父抚养。

师父名叫赤青子,是个有本事的人,早年从道观里还俗下山,在江湖上也似乎很有名,每年中秋,从村口到国道都会停满豪车,等着师傅医治。

钱不缺,活得逍遥,赤青子最喜欢的就是去戏班子听戏,甚至还娶了花旦做老婆,也就是秦瞳的师娘,只大了秦瞳六岁。

三年前秦瞳被害成了瞎子,赤青子也走了背字,把一身本事传给他之后,采药时竟然失足坠崖,到现在仍是尸骨无存。

从那后,秦岚不离不弃,一直照顾着秦瞳,让他逐渐形成了依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刚割了十块钱的肉,十年给你做红烧肉,小瞳你有口福了!”

正在这时,秦岚回来了。

秦岚曾是城里的戏子,气质的没的说,一件粉裙子被她衬托的惟妙惟肖,尤其是胸口的高嵩雪白,简直完美到了极点,布料半遮半盖刚刚好!

两条青葱玉腿白皙粉嫩,多一分则丰润,少一分则失了美感。

当然,这一幕秦瞳是看不见的,他的脑海里还是秦岚最初的模样。

“师娘,这是今天的诊金,三个按摩,两个针灸,一共一百三,你看对不对?”

秦岚接过诊金,看了一眼说道:“你也累了,先休息下吧!”

“没事,我不累的,那啥,我去送送莲花姐。”

说完,秦瞳便起身对王莲花说道:“莲花姐,我送你。”

“不用了,你的眼睛…”

“不碍事的,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了,但路在我的脑子里。走吧!”

秦瞳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就抚着王莲花出了门。

“记得中午回来吃饭啊!”

后面,传来了秦岚的声音。

“知道了,师娘。”

秦瞳笑着回应,很快他和王莲花就消失在了秦岚的视线中。

“哎!”

秦岚长叹了口气,便进厨房忙活了。

王莲花的家,住在村西头,要路过一片苞米地。

秦瞳扶着王莲花,俩人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秦瞳,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王莲花笑眯眯的看着秦瞳,还伸手在秦瞳脸上摸了一把。

秦瞳脸一红,心狂跳着。

这聊着聊着,咋还动起手了?

“我当然是继续行医问诊了,毕竟我继承了师父的衣钵,肯定要把他老人家交给我的医术绝学发扬光大的。”

秦瞳挠了挠后脑勺,说起师父,他的心都狠狠地颤了一下!

自己从小无父无母,是师父把他抚养长大的。

一直以来,师父都将他视如己出。

从小到大,不管是自己的衣食住行,还是上学所需要用到的各种费用,这些全都是师父给自己出的。

他还想着长大学成后,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呢,可事与愿违。

自己成了瞎子,师父也走了…

想起这些,秦瞳心里就很难受。

“秦瞳,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的,害的你勾起伤感的回忆了。”

王莲花轻拍了拍秦瞳的肩膀,柔声说道。

“没事。”秦瞳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会将师父传给我的本事,发扬光大,那样,师父的在天之灵也就能安息了!”

“我也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就在俩人聊谈时,突然,苞米地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隐约间,还能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和女人轻微的叫声。

“嗯?”

听到声音后,秦瞳耳朵顿时竖了起来:“莲花姐,你听到没?有声音,好像是从你们家的苞米地里传来的。”

“是不是有人在你家地里偷苞米呢?”

“咱们过去看看。”

王莲花紧攥着拳头,一脸恼怒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天杀的,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偷我家地里的东西。”

说着,俩人便搀扶着走了过去。

不过随着他们越走越近,那声音也越来越大。

俩人小心翼翼的朝声音的源头靠近,透过密集的缝隙,王莲花看到地面上,铺着一层凉席,上面一对男女竟然正在…